我們的特里朋友說:對文卡的姨父母最不利的條件就是他們倆是特里和斯瓦瑪的結合;這對調查人員來說省事不少,可以大大縮小搜尋範圍。他們先在戶籍檔案裡篩選出所有特里與斯瓦瑪通婚的夫妻資料,然後深入調查;如果把寫太空飛船作品的小姑娘與這類夫妻的數據相互比對,那就不妙了。幸好,潛入到秘密警察內部的朋友透過一些專業人士的協助,已經先把文卡姨父母的資料從戶籍檔案上刪除,等到調查結束以後再復原。

 

惡夢結束了,大家都非常高興。只見戈羅和克羅卡不知不覺又睡著了。這時,揚聲器裡傳來特里朋友的聲音:「離開這個基地以後,我們再叫醒這對夫妻。」

 

兩位特里朋友走進房間,把那對夫妻抬放到擔架車上,然後運送上飛船,安置在指揮艙的沙發上。我們與特里朋友道別,再三感謝他們的幫助,目送他們走下飛船,接著動身向文卡家出發。飛船輕鬆穿越大山的岩層,彷彿在煙雲之間穿梭。

 

我們剛剛離開沙亞撒林。文卡的姨父母就被喚醒了。阿米沒有給這對夫妻什麼解釋,他們也沒有提出疑問。突然置身在太空飛船上這件事本身就很有說服力。

 

第一次坐飛船旅行讓克羅卡十分興奮,她一刻也不離開舷窗。但戈羅卻說,這跟坐飛機沒什麼兩樣,他對窗外的景致不屑一顧。這傢伙的童心已經完全泯滅,毫無情趣可言,白白錯過了阿米精心安排的穿山越嶺以及潛入深海的奇妙體驗。

 

「你們別再浪費時間了,我想早點到家。」這是戈羅看到一群可愛的海豚在舷窗外戲水時唯一的評論。

不一會兒,我們六個人:阿米、文卡、克羅卡、戈羅、克拉托和我,已經舒適地坐在文卡姨父母的客廳裡談話了;而飛船則隱蔽在房子上空。

 

戈羅和克羅卡聽了我和文卡在阿米身邊經歷的許多故事,以及多麼希望能一起到地球生活。可是死腦筋就是死腦筋,無論怎麼說,戈羅都不為所動。

 

「好吧,好吧,我接受你們讓我看到的某些事物:比如,高科技的飛船;我也贊成你們的看法;契阿當局不信任民眾,只對發展軍備、增強國力感興趣。但是,所謂愛情,還有其它事情,還得再商量。不過,好吧,我努力把這杯苦酒吞下去就是了,因為似乎連克羅卡都不站在我這邊…我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個孩子不能再等幾年呢?等到長大成人不行嗎?雖說兩人是什麼『知已』『知音』…」他以諷刺的口吻強調;

 

「假如那荒唐可笑的事情是事實的話…」

 

「您願意一年裡只有一天能見到克羅卡姨媽嗎?」文卡問姨父。

 

「這…這…當然不行。但是情況不同,我們都是成年人啦。好吧,我能容忍的最大限度-這可是大大破壞了我的原則!-就是這個弱不禁風的小娃娃(又在挖苦我)放假期間可以來我家住,但是要給他做個手術,讓他變成特里或者斯瓦瑪人。你們不是說已經研發出改造外表的高級技術嗎?想必不難在他那可笑的圓耳朵、黑眼睛和黑頭髮上動手腳。如果他來我家,我會在院子後面那間工作室裡放一張床,不會讓他們倆單獨在一起。我是講道德、守規矩的人。」

 

他對我如此不放心,真令我不舒服。

 

阿米插話說:「遺憾的是,我們的寶貴時間和高科技並不是為了奉獻給太空旅遊或者戀愛。每回銀河系當局同意我與他們接觸,都是基於教育的目的,一切都是在計劃規定之內。制定計劃的兄長比我的水平要高出許多:所有的接觸都與促進星球進化有關係,而與個人感情問題無關。就算我願意,銀河系當局也不允許我牽線搭橋,帶著一對戀人漫天亂飛啊。」

 

這番話讓我領悟到,我和文卡的感情將不會得到「高層」的協助。我心裡想,

 

「高層」只關心星球上全體人民的生活。

 

阿米說:「我沒有時間讓你們瞭解這個計劃的詳細內容,我們得先討論一下如何解決他們倆分隔兩地的問題。但是這件事不屬於宇宙計劃的範圍,是私人問題。」

 

文卡面帶懷疑、驚訝和嘲諷的神情間道:「難道制定這個計劃的銀河系當局就不在乎我們倆的痛苦嗎?當局讓我們相識、相愛、寫書,然後就把我們倆拋在一邊,對我們倆破碎的心無動於衷?

 

「事情是這樣的:銀河系當局知道你們倆注定會相遇,無論在今世還是來世。對於高層來說,他們生活在非常接近永恆的層面上,所以我們所謂的一輩子對他們來說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那麼短暫。」阿米十分平靜地說。

 

「當然啦,既然他們那麼高尚,應該設身處地想想我們的程度,尊重我們的時間觀念…」我諷刺道。

 

「他們知道依戀和急躁是違背理智的,也是不尊重別人的。」阿米非常嚴肅地注視著我。這讓我感到不快。

 

「好吧,我請求原諒。」

 

阿米接著說道:「像你們這種為宇宙效力的人員,按道理說,應該對永恆層面有較高的覺悟,應該比較淡泊有耐心。問題是你們年紀太小,還不會與自己的內心世界溝通。但是,將來你們會看到內心真正的本質是講求耐性、充滿智慧、善解人意,是富含感情的。那種高尚的感情使你能夠跟自己的知已保持心靈的接觸,即使遠隔千山萬水和遙遠的時空,但是,對你們倆來說,光是這些還不夠…」

 

「當然不夠、阿米,因為我現在還沒有到達那個境界。」我懊惱地說道:「所以我需要文卡在身邊。」

 

「我也需要彼德羅!」她支持我的要求。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努力要讓妳姨父的心腸軟下來。」

 

大家都看著戈羅,希望他改變立場。可是,他卻採取防守的架勢。

 

「你們不如打消這個念頭!我絕對不會同意文卡沒有我的監視,一個人跑到別的星球上去。只要她還沒有長大成人,你們就別打這個算盤吧!沒什麼可說的了。「我答應讓這個孩子來這裡度假就已經做了許多讓步,要是他來不了,那不是我的事情。我已經盡己所能,其它的我就放手不管了。現在我想好好休息一下,這兩天是我這一生中最糟糕的日子。天已經晚了。文卡,回房間睡覺去吧!你們已經破壞我跟政府當局之間的關係,我可不想冒著生命危險在我家接待外星團體的來訪。晚安,先生們。很榮幸認識你們!希望永遠別再見到你們了,」

 

如此粗暴無禮的一番話讓我感到憤怒而失望。阿米也生氣了,儘管他極力保持友善可親的態度。

 

「戈羅,請等一下。暫時不談感情問題,不過我得帶文卡和彼德羅去看幾個地方,好把這些題材寫進書中。我明天一早來接文卡,可以嗎?天黑以前會把她送回來。」

 

「我說過:這件事到此為止,到此為止!永別了!文卡,睡覺去!」

 

文卡絕望地看我一眼。戈羅強迫她向臥室走去。我感到心都碎了。阿米要我保持冷靜,他說回到飛船上想辦法去。他輕輕推著我們向黃色光柱走去。這道光柱剛剛就投射在客廳中央,我們就是順著這道光柱從飛船上下來的。現在,我們穿過屋頂回到隱蔽在屋子上空的飛船上。

 

「這傢伙真沒禮貌,也不請我們喝一杯,連一片小餅乾都不拿出來。」克拉托抱怨道。「彼德羅、你奶奶的點心放在什麼地方?!在這裡…真香真好吃,總算還有點心塞塞牙縫。哎呀,幾口就吃完了。肚子好餓啊!」

 

「現在怎麼辦?」我的語氣充滿抱怨。阿米的神情看起來已經不那麼樂觀了。

 

「我們去我的茅屋喝酒吃好菜,心裡就舒坦了。」克拉托舔舔嘴唇說道。

 

「阿米,現在怎麼辦?」我固執地追問道。

 

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看過阿米這麼不開心、這麼絕望,就像我們平常人一樣。我幾乎有些後悔,不該對他施加壓力;但是,我深愛文卡,我害怕這一生永遠失去她,這樣的擔心超過了我對可憐的阿米的敬重。

 

「怎麼辦啊?阿米!

 

「我不知道!!!」他失控地怒吼,坐在沙發上望著地板。

 

他的吼叫讓我渾身發涼。我明白阿米不是神。我記得他說過,他們有時也發生事故,也會有人犧牲生命;有時事情進展也不順利。看來今天就是其中一個不順利的日子。有什麼解決辦法嗎?沒有。戈羅固執、嚴厲、毫無商量的餘地。阿米早就提醒過我們,而且他的電腦早就作過分析了。

 

這時。克拉托突然冒出一個點子來。他說:「殺掉戈羅怎麼樣?你肯定有致命的射線。我們把他碾成粉末,那就皆大歡喜了。」

 

阿米狠狠地瞅了克拉托一眼,不發一語。但是這就是夠了。克拉托瑟縮成一圃,好像只有一隻螞蟻那麼大。但是,過了一會兒,阿米似乎有靈感了。他掩不住興奮的神情:「我真是忙糊塗了,竟然忘記了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唉,我真笨…可能是進化水平不夠高…」

 

「阿米,我們應該做什麼?」我們滿懷好奇與期盼地注視著他。

 

「當然是請求神幫助我們啦!」阿米的語氣十分激動。但是,這句話並沒有打動我和克拉托。阿米明白我們的信仰還沒有達到他的層次。

 

「唉…」我們倆無可奈何地歎息一聲,彷彿不認為遠水救得了近火。

 

「嗨,」阿米見我們意興闌珊,洩氣地說:「在你們的星球上,一定要藉由恐怖手段的刺激才能讓你們相信神真的存在,還真有道理。」

 

「你說什麼?

 

這時,飛船開始劇烈地晃動起來。

 

「機械故障了!我們要墜機了!」阿米喊道。

 

我在驚慌中大聲吼道:「阿米,我們怎麼辦哪?」我牢牢抓住座椅,害怕自己撞上旁邊的儀器。

 

阿米面帶恐懼地說:「沒辦法!完全束手無策!

 

我明白我的生命就要結束了;因為我們距離地面只有幾百公尺的高度。從舷窗可以看到烏雲正在飛快地上升,表示飛船正在急速下降。外星飛船空難就要發生了…我閉上眼睛,開始祈求神讓我最後的時光不要太痛苦;祈求神照顧奶奶和文卡;並讓我們倆來世仍然生活在一起。

 

克拉托也在大聲地禱告:「懇求您照顧特拉斯克,並請您派人照顧我的果園…」

 

這時,我聽到一陣嘻嘻的笑聲,接著飛船似乎停止下墜了。我睜開眼睛,看到阿米滿面笑容地望著我們。

 

「原來你們只有在死亡的危險逼近時才想起神啊!

 

這時我們才明白根本沒有什麼空難,不過是阿米的一場惡作劇。

 

「你們只有遇到恐怖危險的事才會向神求助,風平浪靜的時候就完全忘了他。」

 

我們不敢反駁,因為阿米說的都是實情。

 

「好啦,雖然已經脫離死亡的危險,也不要遠離神。懇求神幫助我們吧!

 

阿米領著我們走向位於後艙的靜修室,裡面只亮著一盞小燈。

 

我和克拉托跪在地上,阿米則站在一旁,神情十分專注。

 

我開始向神祈求。這時,胸口突然一陣劇痛:是文卡在哭泣!我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她的身影。我看到她趴在床上嚎啕大哭,戈羅和克羅卡在旁邊極力安慰她。我急忙站起身。

 

「阿米,文卡在嚎啕大哭!我看見她了!我看見她了!

 

「有可能是真的。我們從監視器裡看看。」

 

我們離開靜修室,向指揮艙跑去。阿米開啟屏幕。果然,文卡哭得聲嘶力竭。幾乎要昏厥過去。克羅卡也在哭泣,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樣。戈羅的表情完全變了,顯得十分害怕。我可以猜出,他的思想在左右拉鋸;既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又不願外甥女過於傷心或作出傻事。

 

「這樣也未嘗不好,」阿米的眼神之中有一線希望之光。「說不定可以藉此打破戈羅的鐵石心腸。」

 

「可是文卡會過度傷心啊!」我絕望地喊道。

 

「她不會有危險的。現在讓戈羅承受這種心理壓力未嘗沒有好處。」

 

「文卡,好啦!不要再鬧了!」戈羅不耐煩地吼道。文卡扭過頭看著戈羅,銳利的眼神有如錐子一般。

空氣中似乎出現一個巨大的問號,這個問號即將帶來的是希望還是失望呢?

 

「好啦,親愛的文卡…」

 

「我可以去地球了嗎?

 

「別傻了!

 

「哇-!」

 

「別哭了!妳要一去不回頭,我是不允許的。但是可以跟阿米去看看他要展示給你們看的東西,然後就乖乖回來。」這番話讓我們吃了一驚。雖然戈羅還沒有完全首肯,但是總算做了讓步。

 

「看見沒有?神幫助我們了。每次都很靈驗。」

 

克拉托高興地喊道:「這給我們提供了時間。」

 

「當然啦!」我附和道。

 

「提供時間幹什麼?」克拉托問道,彷彿剛剛那句話不是他自己說的。

 

「為了…為了能多花一點時間跟她在一起…也為了…也為了看看事情會不會有轉機。哎喲,我哪知道是什麼!」我說。

 

「為了我們可以去應該去的地方:也為了幸運的話可以說服戈羅。」阿米說道,他的神情很興奮。克羅卡笑了;並不是因為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而是因為至少小姑娘不再哭鬧了。

 

「姨父,您答應啦?」文卡的唇邊露出了微笑。

 

「是的。不過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

 

「這…不要跟那個地球小孩幹不道德的事情…」

 

文卡笑了起來,我在屏幕前也跟著笑了。我們還沒有打算做那件事。但是,我想過應該等到時機成熟-像是結婚以後-再好好考慮這件事。我認為這對她來說也是非常重要和值得遵守的規矩。俊來證實她的想法和我一樣-當然,我們是知己嘛。

 

「我答應。」她走到姨父跟前,在他的面頰上親吻了一下。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飛船上和文卡家裡同時傳出笑聲。

 

「謝謝您,戈羅。文卡,明天我在老地方等妳。晚安。」阿米通過麥克風說道。

 

我有時不免會想:一個地球男孩和一個契阿女孩能不能發生親密關係呢?或許契阿星球人的生殖器官和我們不一樣,有可能連位置也不同…誰知道呢!最近關於這個問題,我已經有了一些知識。不只是從課堂上學到的,朋友之間也不時傳閱一些雜誌,或是講一些相關的笑話和故事。我已經不再像從前那麼單純了,但是,我面對這件事情的態度仍然十分慎重。我決定小聲問問阿米,因為怕克拉托取笑我。但是阿米早就察覺我的念頭了。

 

「可以結婚,但是你們兩個人的遺傳基因得重新適應過,所以無法孕育下一代。」

 

「阿米,誰不能生育?」克拉托問道。

 

我們倆都沒有理睬他。我在心裡繼續問阿米:「你能幫助我們解決這個基因適應的問題嗎?

 

「你想要生小孩?

 

「我?呵呵呵。要兒子,必須先有老婆。呵呵呵。」

 

「當然啦。我將來想要和文卡生小孩。」

 

「那得看戈羅的決定。」

 

「什麼?戈羅那傢伙有什麼資格干涉我的私事?」克拉托以為阿米在跟他說話呢。

 

「如果她姨父同意了,你可以替我們解決那個遺傳基因問題嗎?

 

「傳播愛的使者工作很繁重,沒有什麼時間照顧小孩。」

 

「我是使者?啊,沒錯,你這個小孩講話總是愛做比喻。」

 

「阿米。我明白。可是和心愛的人擁有愛的結晶,不是很美好的事情嗎?

 

「如果世界上沒有一個孩子會飽受飢餓之苦,那就更美好了,世界上需要更多的愛;為此,需要愛使者加倍地奉獻。」

 

「阿米,你說得對。既然我已經加入這個任務,就有責任。要是我發現自己在這項任務中能有哪些貢獻的話,我一定會去做的,說著說著就餓了。我們能上我家去嗎?

 

「還是去地球吧!我剛剛收到一個訊息:彼德羅的奶奶為我們準備了晚餐。」

 

「呵呵呵。那一定有好吃的東西啦!真是個可愛的老太婆,太空娃娃,我們快去吧,呵呵呵。」克拉托興奮得摩拳擦掌。我不禁感到嫉妒起來。我意識到這種情緒,便告訴自己不該干涉奶奶的感情生活。於是我的心情平靜下來了。

 

「好啊,彼德羅!做得好!」阿米高興地說道。

 

「謝謝你,阿米。我只希望奶奶別激動得亂灑調味料…」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