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我突然想起在靜修室裡看到文卡哭泣的情景。於是我問阿米:為什麼我在心裡能看到文卡?

 

「因為愛把你們倆連接在一起了。面對如此強烈的感情羈絆,當情況危急的時候,我從前告訴過你們的那種情感就會活躍起來。你們看,我們到了。」

 

飛船隱身在我家海濱小屋的上空。太陽剛剛下山,時間還早。

 

我們三人降落在花園前庭的暗處。敲門之後,奶奶來應門,先是看到我一個人。

 

我給老人家戴上了翻譯通耳機,讓她能聽懂克拉托的話。她跟阿米談話用不著翻譯,因為阿米能說西班牙語-雖然腔調有些怪異。接著,我給阿米和克拉托打了手勢,他們倆才從隱藏的地方走出來。於是,奶奶看到了三張笑逐顏開的面孔。

 

克拉托真是個莽撞的傢伙,他手裡拿著一朵紅玫瑰-看來他是趁我們不注意時從花園裡摘下的-走到我奶奶身邊,大聲說出肉麻兮兮的開場白:「我穿越宇宙,來尋找我一生的愛情!」說著,他為奶奶獻上鮮花,笑得露出了牙齒。奶奶並沒有被這魯莽的舉動嚇壞;她神情愉快地望著克拉托,收下紅玫瑰說道:「多謝,您太客氣了。請進,請進!我現在明白神是地球人的神,也是外星人的神…」

 

「當然啦,奶奶。」阿米說道:「神是整個宇宙萬物的創造者。」

 

「因此神才會實現我這個願望。」

 

我們一面走進客廳,我一面問道:「奶奶,您說的是什麼願望?

「我盼望你們能來和我共進晚餐。假如神祇是地球的神,那麼只有彼德羅有可能回來,因為神管不著阿米和克拉托先生…可是文卡沒有來,是家裡不讓她出來嗎?當然,她還是個小姑娘呢。」

 

說著,她望著天空低聲禱告:「聖西裡羅啊,你答應滿是我的願望還缺少一部分,你應該兌現啊!你從來說話都是算數的,不知道這一次是怎麼了…」

 

「奶奶,這事不是跟神有關係嗎?

 

「對啊。可是聖西裡羅就如同我跟神談話用的電話機。他說話可靈呢…。」

 

「奶奶,您為什麼不直接跟神交流呢?

 

「不行啊,神很忙的,不能麻煩他為一個老太婆的區區小事接電話。聖西裡羅住在神身邊,他知道什麼時候去找神才不會打攪他,然後把我的願望講給神聽。」

 

阿米說:「好吧。每個人都有他認為比較恰當的規矩,但是,我告訴您,親愛的夫人,神有一台電話總機,可以直接且同時接收宇宙間每個靈魂的呼喚。」

 

「阿米,這我知道。但是,也應該給聖徒和天使一些工作,不是嗎?要是我們不給他們工作,可憐的聖徒和天使會覺得自己派不上用場…」

 

阿米聽了哈哈大笑起來。克拉托點點頭似乎頗為認同奶奶的話。

 

「親愛的,您說得完全正確。美麗的夫人,您尊姓大名?

 

「里拉,但是,朋友們都叫我里里。」

 

「里里!多美的名字啊!可愛的里里,您沒有什麼可以提神的東西嗎?

 

「哦,有的。您要《聖經》?

 

我和阿米笑得要命。我告訴搞不清楚我們在笑什麼的奶奶:克拉托指的是飲料。

 

「哦,有,當然有!我給克拉托先生準備了葡萄酒,還有…」

 

「里里,您就叫我克拉托好啦。如果不麻煩的話,那就給我…」

 

「好的,克拉托。你們倆要蘋果汁吧!馬上就來。」

 

奶奶端著托盤回來,上面放著兩個普通的杯子,斟滿了果汁;另一個非常精美的酒杯裡裝著紅葡萄酒。

 

「克拉托,希望您會喜歡這一款酒。」

 

「噢,當然。只要是您挑選的我就喜歡。多神奇的顏色!我來嘗嘗地球上的酒味道怎麼樣…」

 

他端起酒杯聞一聞,很開心地說道:「喔,這酒真好,味道非常香醇。要是有『卡拉波羅』肉可以下酒就更完美了。這是用水果釀的吧?

 

「是的,克拉托。但是現在你的星際酗酒之旅已經結束了。」

 

但是奶奶慫恿克拉托:「再來一小杯雪利酒當開胃酒吧。」

 

「不,奶奶,他現在喝的就是開胃酒啦。」

 

「好吧,吃完飯之後,再來一小杯薄荷酒幫助消化。」

 

「她讓一個沒牙的可憐特里老頭感到幸福…漂亮的夫人,您打算再婚嗎?」克拉托顯得神采奕奕。

 

「如果有合適的對象,可以考慮。」奶奶說著眨眨眼睛。

 

他們兩個人都一大把年紀了,卻還像年輕人似的互通款曲,讓我覺得很滑稽…

 

「奶奶,您都這麼老了…」

 

阿米插話道:「彼德羅,你覺得他們很老,那是因為你還太小。其實奶奶還很年輕呢。」

 

「奶奶,您多大年紀?

 

「這…就要五十啦。」

 

克拉托吃驚地喊道:「我將近五百歲啦!

 

阿米連忙向兩位老人解釋地球和契阿之間的時間換算關係。換算後得到的結果是:克拉托將近六十歲了,我奶奶則是五十歲。

 

「克拉托,我原來估計您至少有七十歲。」我感到很驚訝。

 

「你太天真了,彼德羅,你多大了?

 

「十二歲。」

 

「有這麼大!我以為你最多八歲…」這句話讓我氣不過,我斜斜睨了克拉托一眼。

 

「大家到餐廳去吧!」奶奶來打圓場了。

 

走進餐廳,我以為走錯了地方呢。一桌豐盛的宴席出現在眼前:雪白的花邊桌布、精緻的酒杯、繡花餐巾、蠟燭、鮮花。一整套各種顏色的大盤小碟。我不得不佩服奶奶強烈的信念;雖然她不確定今天晚上除了我之外會有多少人來,還是很有把握地準備了滿桌子豐盛的菜餚…而她的祈禱也真的靈驗了!

 

「親愛的里里,這裡擺設得多美啊!

 

「謝謝,克拉托。理當如此。不是什麼人都有機會接待外星客人的。嗯,烤雞應該出爐了!

 

「烤雞!」阿米驚呼道:「奶奶,您總不會要我野蠻地吃肉吧?

 

「阿米,我給你準備了生菜沙拉。」

 

「謝謝您。可是我同樣得忍受這個殘忍的場面…你們願意看著自己的同胞被刀叉切割嗎?

 

「阿米,烤雞不是同胞!

 

「但是,對我來說,雞是我們的同類,而我面前的烤雞就是一具屍體。你們就是吃屍體的人們。好啦,我不應該讓你們掃興。但是,如果我沒胃口,你們也別怪我。」

 

「太空娃娃,就像你經常說的,不用擔心!這些小動物非常善良、非常樂意奉獻。讓我們吃掉,它們會感到很榮幸。呵呵呵。」

 

「如果要割下你身上的肉給某個神仙吃,你會高興嗎?

 

「當然高興!給神仙吃掉總比被蟲子吃了好吧!那可是一件很幸福,很光榮的事呢!」克拉托嘿嘿地笑了。

 

大家落座以後,克拉托剛拿起烤雞腿,阿米說道:「如果我們不希望以後沒有食物吃,應該先感謝神!

 

「主啊,感謝您賜給我們食物,阿門!」克拉托急急忙忙說了一句,立刻對準雞腿咬了一大口…只聽到「喀崩」一聲,接著是一聲「哎喲」的慘叫。

 

「這裡面有石頭!我的一顆牙折斷了!

 

「這是你沒好好感謝神的緣故。」阿米調侃他。

 

「克拉托。那是骨頭。我們只吃外面的肉。」

 

「不!」阿米扭過頭去:「別說那些細節了!

 

這頓晚餐讓我有一種神聖的感覺,因為好多事情都是第一次發生;像是阿米第一次在我家吃晚飯;另外一位外星人-雖然進化水平不高-也是第一次來我家;我奶奶第一次全面進行「星際接觸」。而且看來充滿浪漫色彩。這是一個愉快的慶祝晚會。可惜文卡不在場…為此,我心裡有些倜悵。不僅如此,由於戈羅的態度十分冷漠,使我們的未來充滿變數…

 

阿米知道了我這時的想法,他把事情的原委講給奶奶聽。

 

「你們要有信心,一切部會順利解決的。這樣吧,明天我就在那個空房間裡給文卡安排床鋪。」

 

聽了奶奶這番話,想到可以和心愛的人一起生活,我不禁產生各種甜蜜的幻想。

 

但是,由於幻滅與失望更令人痛苦,我寧可少作一點夢。

 

「奶奶,您別抱那麼大的希望。您不瞭解戈羅…」

 

「我不瞭解他。但是,我瞭解神。我知道神安排了這些障礙,要考驗你們的信心和毅力,這對你們是個磨練和考驗。我知道一切都會解決的。他沒有那麼殘忍,他現在不讓你們在一起,是為了以後更長久的相聚。當神讓人感到口渴的時候,必定會在他的附近安排一處水源…」

 

這時,阿米腰上掛著的一個儀器「嗶嗶」地響了起來,打斷了奶奶的話。

 

「緊急情況!」阿米驚慌地說道,一邊回答:「請說!什麼引?!…什麼時候?!我們馬上過去!

 

「發生什麼事情?」大家都很緊張。

 

「上飛船吧!

 

「發生什麼事情了?

 

「秘密警察到文卡家裡,把三個人都帶到一棟鉛板大樓裡了。」

 

「哎呀!

 

「我的天啊!」我想我要是歲數大一些,肯定會嚇出心臟病。

 

「怎麼可能呢?如果沒有人知道他們已經回到家的話…」

 

「事情很不湊巧,」阿米一邊解釋一邊啟動遙控器,黃色光柱隨即出現。「昨天,到心理醫生診所去逮捕文卡姨父母的警察當中,有一個就住在戈羅工作的藥房附近,當他回想起曾經在什麼地方見過戈羅之後,便帶人去藥房進行調查,然後趁著三個人還在睡夢中就把他們逮捕了。不過,不必太難過!我們有辦法營救他們。」

 

「確…確定嗎?

 

「絕對確定。不必擔心!相信我吧。我們進入光柱!

 

「阿米,我呢?我也想幫忙…」奶奶說道。

 

「用不著。您放心待在家裡吧!

 

「我留下來陪她吧。」克拉托趁機提議道。

 

阿米想了一下說:「好吧。可是不確定我們會耽擱多少時間。」

 

現在我知道阿米不是萬能的超人,我明白永遠回不來的可能也是有的…

 

阿米繼續說:「我不希望這裡有人發現你的尖耳朵,然後去報告警察。這種意外絕對不能發生!你到飛船上來一下,我替你改造改造。」

 

「好哇!」克拉托很高興,可是我心裡卻擔憂著文卡的命運。好在我對阿米非常信任,讓我不至於絕望到底。我也很想看看那位契阿老人會被改造成什麼模樣。

 

阿米對奶奶說,我們十分鐘以後回來。隨後我們三人就上了飛船,阿米打開電腦,克拉托的面孔出現在一個三度空間的屏幕上,

 

「嘿,那傢伙長得很像我,不過比我老多了。」

 

「克拉托,這就是你。你看起來就這麼老。」我提醒他。

 

「噢,太空娃娃,趕快換掉我這張衰老的臉皮吧!

 

阿米開始對著電腦下達口令。

 

「套上地球白種人的模型!」阿米一聲令下,屏幕上的面孔立刻具備了地球白種人常見的外貌特徵,這張臉仍然是克拉托的。但是被「地球化」了。

 

「克拉托,你喜歡這張臉嗎?

 

「喔,再年輕一些行嗎?

 

「我不能擅自決定。讓我請示一下宇宙當局。」

 

阿米按動幾個鍵鈕,屏幕上出現一些符號。

 

「得到批准了。」

 

「太好了!

 

「我想當局是因為同情…」

 

「同情我?

 

「不是,是同情彼德羅的奶奶,一個醜老頭恐怕配不上她。哈哈哈,」

 

「真有意思。好吧,把我這張漂亮面孔上的皺紋拉平吧!太空娃娃。」

 

「去掉皺紋!」阿米下令道。屏幕上的臉孔明顯變得光滑了。

 

「對,對,請繼續…」

 

「只能這樣了,克拉托。」

 

「真樞門!再把我的白頭髮染上顏色吧!」

 

「你的意思是黑色吧?

 

「是啊!不過,在這台機器上看起來卻像別的顏色。」

 

阿米下令:「把頭髮變成黑色二度!」白頭髮微微變成灰黑色了。

 

「你就不能染成五百度嗎?」克拉托並不滿意。

 

「這樣就夠啦。現在讓你的眼珠變成天藍色…停!好極了。就這樣吧。」克拉托轉眼之間就成了螢幕上的模樣-看起來像個保養得宜的五十歲老先生。

 

「阿米,這個手術不會讓我感到疼痛吧?

 

「克拉托,你已經改造完成啦。照照鏡子吧!

 

「哇!呵呵呵。可是看起來不可笑嗎?

 

「不可笑。克拉托,看起來很不錯。」我安慰他說。

 

「以後我給你找一些地球人穿的衣服。」阿米對他說,我們三人回到屋裡。

 

奶奶很喜歡克拉托改造的成果。「克拉托,你變得年輕又帥氣啊!

 

「呵呵呵!他們把能改的都改了!親愛的里里。」

 

「現在,我和彼德羅要出發了。」

 

「喂,阿米,到了契阿時順便看看特拉斯克,它一整天沒吃東西了。」

 

「好吧。不過我們說不准什麼時候會回來…」

 

「我知道你們能把文卡帶來的,而且就在今天晚上。聖西裡羅對我說話從來算數。所以,孩子們,要有信心!我等著你們帶文卡回來吃晚飯!

 

阿米很感動,可是他不想讓奶奶失望。

 

「奶奶,您說得對。不過,假若我們耽擱了一、兩天,或者更多的時間,您也不要擔心。神與我們同在,祂會保佑我們的。即使多耽擱了一會兒,我們一樣會回來的;帶著文卡平安地回來。」

 

「我一點也不懷疑。但是…我希望你們今天晚上就回來!

 

「奶奶,一定!」我們裝出自信和樂觀的樣子,因為我們都清楚實際情況恰好相反。這一趟途中可能充滿危險,但是誰也不願增加傷感的氣氛。

 

彼此擁抱道別時,大家都流下了眼淚。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