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返回契阿途中,阿米不斷與潛入秘密警察局的朋友們聯繫,最後告訴我:目前沒有人能暗中幫助我們:因為心理醫生的案件發生後,秘密警察採取了最嚴密的防範措施。所有警察都必須嚴守自己的崗位。

 

「彼德羅,這件事只能靠我們自己努力了。」

 

「好呀,兩個小孩子要對付契阿星球上最陰森恐怖的秘密警察部門…」

 

「但是,我們一定要成功!是不是?彼德羅。」

 

「沒錯!你有什麼計劃呢?

 

「我潛入秘密警察總部的地窖裡去,把文卡和她的姨父母救出來。你留在這裡駕駛飛船。」

 

我覺得他好像在說夢話。「對不起,阿米,你別異想天開了,進入地窖後根本不可能活著出來;更何況你還得帶著文卡、戈羅和克羅卡。」

 

他並不回答,開始教我一些操控飛船的技巧:比如,使飛船現身或隱形、前進後退、上升下降、投射黃色光柱、啟動監視器觀察阿米的動靜、操作定向麥克風以及其它各種設備。因此我敢說,地球上一般飛行員開的飛機,簡直像是小孩子的玩具。

 

阿米看到我學得很快,十分滿意。

 

「好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就可以自己駕駛飛船了。不過,彼德羅,我希望你耐心地等待,必要時啟動黃色光柱。如果一切都能按照計劃順利進行,只要等一個多小時就行了。」

 

這時,我心中掠過一絲陰影:「阿米,萬一你回不來呢?我怎麼回地球去呀?

 

「哈哈,不必擔心!不會發生這種事的。」他極力顯示出充滿信心的樣子,但是沒能說服我。我知道發生悲劇的可能性是有的;雖然我明白最好保持高昂的鬥志和積極樂觀的精神,不要認為一定會碰到壞事情,但我還是知道有可能會發生不幸。

 

我們到達了秘密警察總部。飛船就隱蔽在關押文卡和她姨父母的那棟房子上空。

 

「彼德羅,這棟建築物是用鉛打造的,我們的振波無法穿透這麼厚的金屬,因此也就無法用監視器觀察文卡他們,更不要說用電子運輸法把他們三個營救出來了。」

 

「這樣一來,我就看不見你在下面工作的情況了…」

 

「是的。但是我有這個東西。」儀表板上鑲嵌著好幾個鍵盤,他說著便把其中一個掀起來。下面有個抽屜,裡面放著一根外表像自動鉛筆的細圓棒。他取出圓棒,放在手掌上,用大拇指輕按一下頂端。於是,金屬棒變成一個發光體,好像一輪金光四射的小太陽。

 

「好漂亮啊!阿米,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一種武器。」

 

「武器?你們竟然使用武器!

 

「當然。我們有時也需要自衛啊!我們常常來不及使用催眠術,尤其是一群野蠻瘋狂的人突然蜂擁而上的時候。」阿米露出頑皮的微笑。

 

「這就是你到了地窖以後可能會碰上的情況…」

 

他沒有說話。而是把金屬棒對準了我。金屬棒尖端射出一道金光,觸碰到我的胸膛。我感到有股暖流通過全身,然後心中便充滿一種平靜的幸福之感:此外還覺得生命無限美好,沒有恐懼也不須爭奪。

 

我看著阿米,深深覺得他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人。我可以運用比平常更敏銳的方式來思考,並且瞭解到自己正面對著一個高度進化的靈魂,我很重視這件事,也為了自己能擁有這樣的運氣而激動了起來。

可是,阿米卻在一旁笑著。他的歡笑令人感到愉快,富有感染力。我也笑了,像他一樣地開心。雖然並不明白是什麼原因。

 

片刻後,他再次把金屬棒指向我。這一次射出的不是金光,而是明亮的綠光。於是,我的心靈回歸正常。我猜想,被金屬棒發出的光束照射太久會把人變笨。

 

「彼德羅,其實剛好相反。金屬棒會觸碰到你心裡最高尚的部分,並且不讓最原始和最世俗的一面跑出來。不過,如果跟非高度進化的現實世界脫節太久的話,就會連帶失去在那裡正常生活的能力。要是不解除光束的效力,以地球上的時間來算,效果可以持續十多個小時之久,所以必須重新把金屬棒對準被光束照過的人;但是要使用綠光才能達到解除的功效。」

 

「阿米,這支小棒子太神奇了。可是,如果一群人攻擊你,來不及二瞄準他們每個人,那可怎麼辦?

 

「假如一群特里人撲上來,我就這麼辦。你看!

 

他用金屬棒瞄準艙壁,這一次射出的是強烈的藍光。如同火苗一樣。藍光碰撞到艙壁時發出「辟辟啪啪」的聲音,進發出成千上萬個金色小火星。隨即飛快地射向飛船內部的四面八方。有幾個金星射到我身上;我又一次感覺到能活著真是太神奇了…

 

「哈哈哈!看到了嗎?這是一種『集中發射』的方式,發射出去的眾多光點不僅不會傷害被擊中的人,還會讓他們的心靈得到『啟發』,不必修練就能獲得心靈上的平靜。而且光點不會對掌握金屬棒的人造成任何影響。」說著他向我發射了一顆綠色「子彈」。我便恢復了正常狀態。

 

「阿米,這東西真不錯!

 

「你們地球上那些所謂的『天才』發明了不少破壞性的武器,和它們比較起來,金屬棒才沒有那麼原始呢!而且它非常符合因果循環的道理:因為它的出發點是為了讓人們獲得心靈上的啟發,所以在使用時,不管是拿著它的人,還是被射擊到的人,都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好啦,現在我得準備一下,好扮成秘密警察總部部長通克先生。」

 

「扮成那個可惡的魔鬼?你是個小孩,而他是個肥胖的巨人…」

 

「彼德羅,你忘記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的面貌啊!

 

「沒錯,就跟替克拉托變臉一樣。可是身高怎麼辦呢?難道也能改變?

 

「當然可以。」

 

「動外科手術嗎?

 

「不用。只要重新設定這台儀器所發射的振波幅度就可以了。」他又笑了。

 

「啊,當然了,我真傻!可是,你怎麼增加體重呢?要增加好多啊!

 

「增加體重?不需要。只要讓人覺得我是大人就夠了。我們的儀器很容易辦到:用不了一秒鐘,它就能讓你變成任何你想要的樣子。你已經看見克拉托的變化了,要恢復原狀也同樣地容易。這台電腦裡儲存了要把外表變得跟通克先生一模一樣所需要的能量。這樣就是夠了。」

 

阿米操作指揮儀器:屏幕上出現了通克那可憎的影像。

 

「你一按下這個鍵鈕,『碰』的一聲,我就會變成秘密警察首領的複製品。雖然我跟他一模一樣,可是不會像他那樣散發臭味。哈哈哈。」

 

「太妙了!

 

「兩小時後,通克要參加一個冗長的首長會議。我要利用這段時間偽裝成他,試著接近我們被捕的朋友們,領著他們走到你啟動的黃色光柱之中,平安回到這裡。」

 

「啊!這太容易啦!

 

「彼德羅,一切會順利得令人不敢相信。你睜大眼睛等著看吧。現在,你按下這個鍵鈕。看到我的新面貌別害怕!我還是我。即使聲音變了,那也是我。來吧。」

 

我按下了鍵鈕。阿米變成了那個可怕的特里人,眼睛注視著我。那目光一點也不像阿米的神情。他用低沉有力的聲音說道:「彼德羅,你害怕嗎?

 

「啊!這…你是阿米?

 

「當然是啦。別害怕!現在,我需要黃色光柱,請馬上開啟!

 

按照他事先教我的指令,我點亮了黃色光柱。阿米一面走向光柱,一面說道:

 

「我從光柱上下去,穿過兩層樓到達文卡的房間。然後,再看看下一步怎麼做。」

 

想像著眼前充滿未知的危險,讓我不禁打起寒顫…

 

「你怎麼知道自己不會降落在一個特里人面前呢?

 

「為了以防萬一,我已經預先估算好了,所以我等一下會出現在空無一人的房間裡。祝我好運吧!我到下面以後,你就熄滅光柱。再見!

 

我從監視器上密切觀察阿米的動向。他已經順利進入那棟房子,到達一間小小的醫護室。那裡果然沒有其它人,我熄滅了光柱。從監視器的揚聲器裡傳來了他低沉的聲音:「我進入地窖以後,你就看不見我了。你可千萬保持耐性,對我要有信心!

 

只要阿米一出錯,或發生任何意外事故,一切就玩完了!我就得在這個充滿危險的世界裡流浪,駕駛著一艘我不知如何才能返回地球的飛船。假如我誤打誤撞到達克拉托的小茅屋,也只能在特拉斯克的陪伴下度過此生。而且,如果文卡沒有我的陪伴,我知道她一定不會幸福…

 

「不,萬一發生不幸,我寧願一死。」我心裡想著。

 

我聽見阿米在笑。他雖然離開了我,又改變了外表,仍然保持幽默感,和看透我想法的能力:「彼德羅,要保持樂觀啊!

 

這時,已經變成了秘密警察頭子的阿米剛好在兩個特里人從門前經過時走出醫護室。那兩個警察吃了一驚:部長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地下室呢?這是第一個意外狀況。

 

我的一顆心已經蹦到喉嚨了。一開始就出師不利…

 

阿米搶先一步盤問二人:「嘿,你們倆上哪裡去啊?

 

「長官,去藍區。」

 

「等一會兒再去!現在我需要你們倆幫忙。請跟我來」

 

二人準備服從命令,但是覺得有些奇怪。他們倆互看一眼:其中一人喊道:「戰旗!

 

阿米天真地問道:「要戰旗幹什麼?

 

我的天啊,太可怕了!兩個警察掏出槍來,對準了阿米。我很快明白了:「戰旗」是一種通關密語,而阿米自然不知道如何應對。這是第二次意外…

 

「舉起手來!敢亂動就要你的命!

 

阿米還來不及掏出口袋裡的「武器」-金屬棒,一個警察已經抓住阿米一隻胳膊,扭到身後。一面用槍頂住阿米的太陽穴。另外一個警察從阿米背後銬住他的雙手。這個場面簡直把我嚇壞了!

 

其中一人說:「別看他的眼睛!這傢伙和外星人一夥。他們會用目光施展催眠術。」

 

「眼睛盯著牆壁!你這個臭蟲!要是敢回頭就打死你!」接著,那個警察對他的同事說:「你去醫護室找些膠布,把這傢伙的眼睛和嘴巴封上,然後啟動走廊盡頭的警報器。千萬注意:別讓這個外星人侵者盯著我們看,也別讓他說話。」

 

可是,膠布封堵不住阿米強大的心靈力量。一個警察走遠以後,阿米閉著眼睛全身貫注在思考什麼。不一會兒,只見另外一個用槍瞄準阿米的警察垂下了手臂,機械式地收起槍,然後把手伸進阿米的口袋裡掏出金屬棒,瞄準醫護室半開的門射擊。一道藍色的火光竄了出來:接著,一束快速飛舞的金星沿著走廊飛去,射進醫護室內部。那個警察從室內走出,臉上露出溫和的微笑,目光裡充滿了柔情…

 

「噢,快快給這個神奇的人物鬆綁!」他邊說邊動手解開阿米的手銬。

 

另外一個警察則嚇得愣住了,因為阿米控制了他的意志。但是,因為金屬棒握在他手裡,光束並沒有射到他身上。所以阿米輕輕扳開他的手指,拿出金屬棒,對準他射了一槍,這個特里人的表情馬上變得神采奕奕。

 

他看起來心情非常愉悅。有點出神的看著阿米說:「噢!真是高度進化的人啊!

 

另外一個警察傻乎乎地看著阿米,彷彿崇拜什麼神祇一般。

 

「這是天使降臨啊!真幸運能夠這麼近距離地看到一位天使啊!

 

這時,我想起在地球上有許多人認為專注於心靈力量的提升只會讓人變得軟弱。因此紛紛拋棄了它,轉而選擇暴力或者藉助物質的力量,作為自我保護或支配別人的手段。可是,這兩個全契阿星球最凶狠的人,雖然已經受過無數次的軍事訓練,也學過如何使用各種武器,現在卻完全服從阿米的指揮。而阿米從來不曾選擇以暴力為手段,他選擇的是內心力量的提升…

 

他問兩個警察:「剛剛的口令是怎麼回事?

 

「哦,這是幾分鐘前剛剛更改的。和『戰旗』對應的是『高高飄揚』。」一個警察回答。他看起來似乎很高興能為阿米效勞。

 

「是什麼讓你們倆對我產生懷疑,然後盤問我口令?

 

「哦。是您那溫和的語氣,還有和藹可親的舉止。這裡沒有人說『請』,您卻說了『請跟我來』。」

 

「啊,明白了。讓我裝成野獸還真費勁呢。」

 

「另外,通克身上有股非常難聞的氣味…」

 

「我懂了。好,現在,請幫我把『魚群』那個案件的朋友們放出來!

 

「不,那個案件不再叫『魚群』了。現在改叫『徽章』」

 

「啊,謝謝。走吧,帶我到他們那裡去!你們倆要有軍人的樣子嘛。」

 

「哦,對,願上帝幫助我們為這個崇高的事業效力。能夠協助一個這樣高度進化的人,真是太榮幸了!

 

「別說什麼『哦,對』:要說:『是,長官!』」

 

「是,長官!

 

「別微笑!記住:這裡的人是不笑的。」

 

「哦,對,」

 

「說:『是,長官!

 

「是,長宮!

 

我緊張極了,就像誤入雞籠的蟑螂,擔心會被吃掉…

 

阿米下令道:「走快點!要擺出怒氣沖沖的樣子,因為走廊上有攝影機,監視人員盯著屏幕呢。」

 

「哦…對…不,我是說:是,長官!

 

經過一道崗哨的時候,警衛喊道:「戰旗!

 

阿米回答:「高高飄揚!」這一次他的聲音比通克本人還要氣勢逼人,因為他已經記取了教訓。

 

「上哪裡去?

 

「去看『徽章』案的犯人。」

 

「去吧!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