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羅,我們到你家了。先從監視器裡看一看屋裡的情況。」

 

屏幕上出現了克拉托和我奶奶的身影。他們倆坐在餐桌前談笑風生。

 

「我用兩隻胳膊各夾住一個特里人的脖子,讓他們倆的腦袋互撞。結果,腦袋殼撞成了破西瓜,可是裡面空空如也,因為特里人的腦袋裡什麼東西也沒有,呵呵呵!

 

「哈哈哈!」奶奶笑得很開心。天知道克拉托根本是在瞎掰。

 

「這是怎麼回事啊?那位先生有點像克拉托,但又不是他本人…」文卡很疑惑。

 

我們向文卡解釋:克拉托作了改造手術。她聽了立刻要求阿米,也把她的雙腿變得粗一點。阿米回答說,她暫時必須保持現狀。

 

「也就是說,你從頭到腳都很美。」我趁機恭維她。

 

她看看自己的雙腿,不同意我的看法。

 

「克拉托,你怎麼對付第三個特里人啊?」我奶奶還在鼓動克拉托繼續胡說。

 

「啊,那傢伙…對。我想起來了。他又高又壯,就像昨天我在電視裡看到的那頭公牛。」

 

「哇!

 

「那個特里人怒氣沖沖地瞪大眼睛,嘴裡吐出唾沫,雙眼冒火。他擺好架勢,準備攻擊我,怒氣一觸即發。他一腳向後蹬地,鼓是全身的力道向我撲來,打算把我扔下懸崖。我當時站在懸崖邊上,只能靠赤手空拳來自衛。」

 

「那您怎麼辦呢?

 

「聞風不動,處變不驚。等他逐步逼近,距離我只有一巴掌遠的時候,我突然向旁邊一閃…」

 

「後來呢?

 

「我喊了一聲:『帥呀!』那傢伙就摔到懸崖下了。呵呵呵!

 

「哈哈哈!

 

「看來,這對老人可以相處得很融洽。」阿米指著屏幕,調皮地笑著說。

 

「奶奶是位性格開朗、和藹、可親的老人。我們一定能處得很好。」文卡笑著說。

 

「文卡,這是肯定的。」

 

阿米把飛船停在我們海濱住宅的上空。

 

「到了。我們下去參加慶功宴!

 

我們沿著黃色光柱降落到屋內,出現在兩位老人面前。

 

他們倆幾乎不敢相信一切會如此順利地解決,更沒有想到文卡真的來到了眼前。晚會重新開始。現在大家都到齊了。奶奶不停地欣賞、讚美文卡。

 

「彼德羅,文卡是個很特別的孩子。外表上看起來跟這裡的人有些不一樣,不過她的性格很善良。我早就知道聖西裡羅是不會失信的。看到了吧?

 

克拉托問阿米:「太空娃娃,你真了不起。你是怎麼把文卡和她姨父母從秘密警察總部的銅牆鐵壁裡營救出來的?

阿米告訴大家詳細的經過。我們一起為他熱烈鼓掌。然後他說,彼德羅幫了大忙,於是,大家也為我鼓掌。

奶奶高興地說:「雖然時候不早了,可是這個夜晚讓人捨不得結束。正好現在是暑假期間,明天沒有人需要上班上學。文卡,我給妳準備晚餐,馬上就來。大家都坐下來吧。神啊,這真是太美好了!

 

「我也要吃。」我回到這裡之前只吃了半鮑。

 

沒多久,晚餐就上桌了。

 

「喔,真香!」文卡說道:「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適應這種地球食物…」

 

「文卡,妳會喜歡的。設想一下:這就是三棲肉。」

 

「好吧,讓我嘗嘗這塊看起來很嫩的肉…啊,我好喜歡。」

 

「我還是回去飛船上吃我的健康食品。一整天我幾乎什麼都沒吃。馬上回來。」

 

奶奶說:「把食物拿到這裡來,太家一起吃飯吧!」

 

「里里,恐怕沒辦法,因為一看見你們吃飯的樣子,聞到那魚肉的氣味,我的食慾就消失了。我馬上回來。」

 

「這種飲料的顏色很漂亮。」葡萄酒的顏色引起了文卡的注意。

 

「這是葡萄酒,味道好極了。」

 

「文卡,妳想嘗嘗嗎?」奶奶問她。

 

「是的,奶奶。請您給我斟一點。」

 

「來吧。小孩子只能喝一小杯。」她轉頭問克拉托:「克拉托,再來一杯?

 

「里里,多謝,現在不要了。」

 

看到克拉托不肯再喝了。我有些吃驚。我猜想他有些醉了。

 

「克拉托,別告訴我你不喝了!」

 

「地球娃娃,你在說什麼呀?我不想喝得太快,因為我很喜歡喝酒。」

 

「克拉托,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喝酒的時候要慢慢來,每一口都仔細品嚐,因為如果喝得太快,我一下子就醉倒了。這個晚會太棒了,我可不願意白白錯過;也不願意失去享受這份佳釀的好機會。這個叫做什麼酒的發明實在太妙了。我不得不承認,我農場的果汁與這個什麼酒一比,可就相形失色了。釀造這種瓊漿玉液的水果叫什麼名字?

 

「就是這個,叫做『葡萄』」

 

「地球娃娃,這水果真漂亮,」

 

「好美啊!讓我嘗嘗-真甜!」文卡喊道。

 

「我想聖克拉托酒窖應該在地球上設立分店了。呵呵呵。對了,你們替我餵特拉斯克了嗎?

 

「餵了,克拉托。我姨父母待在你的茅屋裡。他們倆負責照顧特拉斯克。你的寶貝狗對他們很友善,而且…

 

「那個特里人在我的茅屋裡幹什麼鬼勾當?

 

這時阿米回來了。

 

「克拉托,茅屋是隱藏他們最好的地方。希望你別生氣。」

 

「哦,這…」

 

克拉托看看我奶奶,她親切地對著他笑。

「我當然不生氣。既然這樣,特拉斯克就有人陪伴了。阿米,他們倆在茅屋裡要待多久?一克拉托雖然極力掩飾自己的不快,看上去還是不怎麼高興。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馬上回去。我把你留在茅屋,把文卡的姨父母送到別的地方去。大家分道揚鑣。克拉托,我們要上路嗎?

 

「不!我只是因為好奇才問的。另外…」

 

「另外什麼?克拉托。」

 

「這個…我們曾經談過我能不能留下來的事…」

 

「阿米,讓克拉托留在地球上吧!他已經變成地球人啦。」

 

「他住在哪裡呢?」阿米問我們。

 

「這裡。當然是跟我們在一起了。是不是,奶奶?

 

「我很樂意…文卡可以和我一起睡,克拉托就可以住在空出來的臥室了。」

 

「可以啊,我不反對。克拉托,你真的不打算回你的茅屋啦?

 

「這個…說真的,我沒有料到事情變化得這麼快。畢竟我在那個美麗的地方度過了好多年…不過。我變成斯瓦瑪人以後,就把過去的一切都留在身後了。我連牙刷都沒帶在身上。我可以告訴你們:過去我是個重要人物,很富有,可是…不,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思了。過去的總要讓它過去,對不對,阿米?」老人的語氣有感傷也有激動。

 

「是的,克拉托。正因為如此才有死亡。」

 

「太空娃娃,這是什麼意思啊?

 

「你們對一切都戀戀不捨-家鄉,親人、財產、理念、主張、外貌、往事、日常生活,以及所有的一切,而宇宙需要生長其中的萬物進化;借助別的經驗、別的情況、別的地方、別的人和別的想法不斷地使自己趨於完美。但是由於你們對一切都戀戀不捨,你們為自己留下通往其它學習與幸福境地的唯一途徑,就是肉身的衰老和毀敗;如此才告別了留戀,告別了往事,最終翻過了這一頁。除去靈魂深處很少、很少一點之外。任何記憶都不會留下了。」

 

「那不就是死了嗎?」文卡問道。

 

「你們只留下一條不得不放手的路,但是如果你們像更進化的人類那樣少一些無謂的眷戀,就不需要痛苦的死亡過程了。你們會比較容易拋開所留戀的,而積極主動地邁向宇宙為你們準備的新天地:此外,你們也不會忘記從前的事。我腦海還儲存著往日生活的全部記憶呢;從我是半個猩猩開始,直到進化到今天的程度的整個過程。」

 

阿米這番通俗易懂的解釋,讓我們個個陷入沉思。在此之前,我想到神賦予生命、也使之死亡,曾經懷疑過神的慈悲。但是,經過阿米的解釋,死亡對我來說別有涵義,輿神的愛並不矛盾,因為這份愛本來就希望我們進化、達到完美;然而如果我們不能主動克服不捨,那剩下的路就只有被迫從一種處境離開,再重新開始。

 

「太空娃娃,你說得對。既然我已經離開了那個地方,離開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既然如此,那就從現在開始吧。我就永遠留在這裡…當然是跟這位美麗的夫人在一起。」克拉托說著摟住了奶奶的肩膀。奶奶的腦袋依偎在克拉托的胸前,面帶微笑。顯然,浪漫的故事有了美好的結局;但是,如今我並不惱火或嫉妒,反而希望克拉托永遠留在家中。

 

突然,克拉托想起了什麼。

 

「可是,特拉斯克…」還沒說完,他已經熱淚盈眶了。

 

「特拉斯克會過得很好。克拉托,這件事交給我負責。你相信我嗎?」阿米笑了。

 

「這個…是的,我相信你。阿米,謝謝你。」

 

「克拉托,不客氣。我會處理你在地球居留的問題。好了,時間已經很晚,是結束這個愉快聚會的時候了。明天還得帶你們去看看其它的東西。」

 

「文卡的床鋪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我的床旁邊。」

 

「你們都知道戈羅是什麼樣的人。因此別興奮得太早。好了,我得去那裡一趟。明天回來。」

 

我們送別了阿米。我躺在床上,幾乎不敢相信這個夜晚發生的事情:文卡居然睡在我家裡!要不是還得擔心戈羅那邊的問題,我真感到無限的幸福…這一天實在發生太多驚險和美妙的事情了;腦袋剛一碰到枕頭,我就沉沉地進入夢鄉。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