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座以後,我們開始欣賞舞台上的節目。一位高大肥胖、有灰色面孔和大嘴巴(讓我想起河馬,但是我並沒有任何惡意)的主持人,興高采烈地介紹即將上台表演的候選人。透過同步翻譯的耳機,我可以聽懂大部分的內容。我說大部分是因為有些話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比如,他說:「即將上台的,是坐在『馬合克二區』的這一位,他的身體屬於他那座星球上備受尊崇的『白色安莎體』。雖然還沒有進入『光素內部』,但是他的『烏雷瓦思』就要分類出來了。」

 

舞台上出現了一棵會走路的「萵苣」。他先自我介紹,向觀眾親切致意,然後神情專注地立定不動片刻後,就下台了。接著,另一位參賽者登台,表演的內容與前一位差不多-也就是說,沒做任何動作,就下台了。就這樣,銀河系中種種怪異甚至令人恐懼的人種一一登上舞台。他們有的走動,有的爬行,有的晃動,有的還會飛。他們面帶微笑(像我們一樣有嘴巴的人),稀奇古怪的衣著,聚精會神片刻之後,面向觀眾做幾個動作,然後下台一鞠躬。

 

我什麼也看不明白,但是,在場的觀眾顯然樂在其中。當台上的人專注心神的時候,台下的人有時會發出「喔喔喔」的呼喊。儘管我有時也體會到一種美好的感受,但終究我和文卡還是面面相覷,搞不清楚這場表演是怎麼回事。

 

「阿米,這是什麼意思啊?

 

「這有點像選美比賽,但是,有兩點大不相同。第一,這裡沒有競爭,沒有輸贏的問題。每個人各自表演,目的是娛樂大家。觀眾感到開心,就是對表演者最好的獎勵。第二,他們展示的不是外在美。」

 

「不是外在美?

 

「當然不是。由於銀河系上的生物種類實在太多了,因此『這個人美,那個人醜,』是沒有意義的,實際上,我們不大注意人們的外表。美也好醜也好,都是短暫而相對的;因此,我們直接注意內心。真正的美是內在的。參加表演的人們所要展現的就是內在美。」

 

「喔,我有一點明白了。但是觀眾怎麼能看到表演者的內在美呢?

 

「內在美是肉眼看不到的。」

 

「那人們怎樣才能捕捉到內在美呢?

 

「是靠更高層次的心靈感應,彼德羅。」

 

「這也難怪,這些人的進化程度非常高。我還不夠進化。我只能憑借眼睛去看,心靈還沒有那種更高的感應呢。」

 

「我也沒有…」文卡有點難過地說。

 

「孩子們,並非如此。實際上,你們擁有那種高層次感覺,但是你們不注意察覺,藉著這次旅行,我希望你們看看身上那種視覺偏見的毛病有沒有改善。另一個目的是要你們開始注意人們從內心發出的訊息,而不是僅僅看到外表或言行。此外也是要你們多留意自己的內心世界,許多對人真正重要的事都與心靈有關;因此,進化發達的人們比較看重內心,不大看重外表;進化水平不那麼高的,才會看重外在與短暫的事…」

 

「當然,我們的進化水平遺差了一大截。」文卡說道。

 

「你們只是少了對這件事的『注意』,還有一點點練習而已。」阿米笑著說。

 

 

契阿已經出現在我們面前,舷窗外就是契阿世界。

 

「看!你們的姨父母在那裡!他們倆正在山上享受陽光明媚的午後。」

 

從監視器裡可以看到克羅卡和戈羅正在湖邊散步;二人互相依偎著,十分陶醉地欣賞著山水風光。特拉斯克搖頭擺尾地跟在後面,幾隻野雞在天上飛舞。我們很快降落到他們身邊。文卡飛奔上去擁抱他們。

 

「姨父,姨媽,你們睡得好嗎?」

 

「很好,很好。這地方太美了,我們倆幾乎都忘記有秘密警察在追捕我們,也忘了我們已經失去一切、無家可歸了…」

 

阿米故作神秘地問他們:「你們願意不願意留在這裡?」

戈羅夫婦興奮得渾身顫抖,以急切的目光盯著阿米問道:「什麼?你是什麼意思?這有可能嗎?」

 

「當然可能。這座茅屋已經沒有人住了,因為屋主克拉托決定永遠留在地球上,再也不回到這裡來了。」

 

「他已經成了我奶奶的未婚夫了。哈哈哈。」我還是覺得奶奶和克拉托的浪漫傳奇有點滑稽可笑。

 

「老實說,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我們倆一直在認真考慮在這裡生活的事。我們倆都喜歡安靜,所以幾乎沒有什麼朋友往來。以後也許可以在這裡開闢一座果園-類似克拉托的-再蓋一間茅屋,還有…」文卡的姨父母對這個話題興致勃勃。

 

「如果一切都得從頭開始,你們的年紀似乎大了一些。這間茅屋就是為你們準備的,稍微打理一下就可以了;果園也是現成的,現在也歸你們了。另外,釀造水果酒的全部設備也屬於你們了。水果和酒可以到附近的村鎮兜售,距離這裡大約走四個小時的路程。公路就在那裡。特拉斯克強壯有力,今後也歸你們管理。」阿米一一做了說明。夫妻二人雀躍不已,特別是克羅卡。

 

「我這輩子一直夢想生活在鄉間,遠離城市的喧囂。戈羅也有這個想法。如今這個秘密的願望終於實現了。這一切好像是在做夢啊!

 

戈羅說:「我從小就夢想著生活在大自然裡。為了能在森林中生活,我甚至想要學習農藝。可是,專制的父親強迫我去藥房工作,因為他把畢生的精力都投注進去了。他不肯掏錢讓我學農藝。老實說,我恨透了那家藥房和那個城市…是的,如果有可能,我很樂意留在這美麗的綠色山林裡,生活在這美妙的風景之中。」

 

「那就沒問題了。好啦,這裡的土地和房屋現在屬於你們了。」阿米開心地宣佈。

 

戈羅聽見這句話,一輩子第一次開心地笑了。他的眼神發亮,四處張望,彷彿還不能相信往後就要和這片美景朝夕相伴。他向山下一道漂亮的河谷望去,那裡是一片碧綠。他又笑了,喜悅和感動的情緒讓他流下了眼淚。這時,他突然有些不舒服,臉色蒼白。我們趕忙扶著他走進屋內,讓他在草墊上躺下。

 

「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可能是太激動了…還有些頭暈…」

 

「當然會頭暈啊,」阿米開玩笑道:「因為你還不習慣正面的情緒,難免會不舒服。哈哈哈!

 

就在這時,發生了一個驚人的奇蹟:戈羅頭部和臉部的長毛開始脫落了…

 

「戈羅姨父,你要變成斯瓦瑪人了。這是在脫胎換骨啊!」文卡發出喜悅的尖叫。阿米和克羅卡也很高興。

 

可是我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奇蹟後,會不會帶來後患?

 

「彼德羅,不會有後患的。這是神奇無比的事情。再過兩、三天,我們的朋友戈羅就會變成善良、愉快的斯瓦瑪人了。他在這麼短的時間裡,經歷了種種感情的衝擊,因此迅速地進化。他對從前所相信的虛假事物感到失望,心中就給真正有意義的事留下了空間。當他得知自己擁有了這片美麗的土地、要準備迎接新生活的時候,他受到強烈的正面刺激;這證明了愛和幸福比痛苦的折磨能夠更快地使人進化…」

 

「姨父,你現在終於成為真正的人了。」文卡笑著說道。

 

但是,這個特里人還沒有完全蛻變。他想為特里人辯護。他剛要說話,可是沒有成功,因為幾顆脫落下來的大牙正在嘴巴裡晃動…最後,牙齒落到了手掌上。他嘲笑起自己來。

 

「秘密警察在尋找一對特里-斯瓦瑪夫妻。這樣一來,這對夫妻就脫離危險了。你們不覺得這很神奇嗎?脫胎換骨後,手印和腳印也會跟著改變-克羅卡,我也會順便把妳的手印和腳印一起換掉,以後,我們在這個國家的內政部工作的朋友會替你們拿到新的身份證。這件事交給我。」阿米滿意地說。

 

「可是,我們倆不大會講本地的卡伊羅斯語…」

 

「那麼我就替你們申辦外國人合法居住的證件吧。一切都不用擔心,包在我身上。我還要替你們找書,讓你們學習卡伊羅斯語。」

 

戈羅聽了放心許多,滿意地笑了。他逐漸變成一個忠厚善良的斯瓦瑪人,順從地接受改造,沒有任何反抗。

 

「戈羅,現在你應該多休息。這個改造過程對身體無害,也沒有痛苦,不過有那麼一、兩天的時間會感到虛弱。」

 

這個正在改造過程的前特里人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嘴裡牙齒越來越少,說話漏風,於是笑了起來。

 

「你別擔心。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新的牙齒就長出來了,但是比較小,當然…」

 

「當然是人牙。」文卡搶著把阿米的話說完,她故意逗弄姨父。可是,戈羅不但不生氣,還發出露風的「哈、哈」笑聲,引得我們大家跟著都笑了起來。

 

「我們在這裡會非常幸福的。」克羅卡情感流露地說。

 

我的知己好友利用這個機會再次提起我們倆最擔心的問題:「沒錯,姨媽,你們在這裡會非常幸福的。但是,山間小屋對於一個應該繼續上學讀書的小姑娘來說是不合適的。您說對不對?

 

文卡徹底攤牌了。她能不能到地球和我一起生活,這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我準備好要力爭到底。但是此時此刻,戈羅心情很好,說出我做夢也想不到的話來:

 

「文卡,妳說得對。妳的未來和幸福不在契阿。過去我腦筋太死板,不信任阿米和那個好孩子、妳的知己好友,讓妳很不快樂。」

 

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您打算怎麼辦呢,姨父?」文卡提心吊膽地問道。

 

「我同意妳去地球生活。」

 

「萬歲!」大家都歡呼起來,包括克羅卡。

 

文卡的臉上綻開幸福的笑容。她熱淚盈眶向我跑來,我們倆擁抱許久。現在,這段愛情再也不會受到阻礙。幸福就在光明燦爛的未來等待著我們呢。

 

蝴蝶、小鳥和昆蟲開始在茅屋周圍飛舞,我知道他們也為我們高興。

 

阿米向文卡的姨父表示祝賀:「這個決定真是太棒了,戈羅!你不會失去文卡的,因為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會帶她來這裡住幾天,看看你們。」

 

「謝謝,阿米,非常感謝。」

 

我記得阿米說過宇宙當局不允許他以飛船作為戀人漫遊的工具,只允許他為宇宙計劃有關的事情提供協助。阿米捕捉到了我心裡的想法。

 

「這個小姑娘應該再寫一本書,講講最近這些冒險經歷。文卡會在地球上寫這奉書,但是寫完之後,有必要派人把手稿帶到契阿來,好讓克羅卡修改,並且在契阿出版。宇宙當局會同意讓我帶回手稿的,因為這是兩座星球之間的重大事情,不是私事。對不對?

 

「當然,阿米。」

 

「但是,文卡和彼德羅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往返兩個星球。」

 

「萬歲!」我們又一次興奮得歡呼起來。接著,克羅卡問起手稿如何送交出版社。

 

「克羅卡,這件事交給我處理。」

 

「可是,秘密警察那邊怎麼應付呢?

 

「不會有事的。他們只是逮捕你們夫婦,不會干涉出書的事。我可以透過INTERTOKO寄出手稿。」

 

「什麼是INTERTOKO?」我問道。

 

「和INTERNET差不多…然後再寄上妳給出版社的出版授權書。克羅卡,你要在授權書上說明:你臨時滯留在遙遠的什麼地方。秘密警察發現新書問世以後,會去出版社調查。出版社的人會告訴警察他們是從INTERTOKO上收到手稿的,其餘的事情就不知道了。這樣文卡就可以完成我交給她的任務。」

 

接著,還有一些事項需要處理。克羅卡跟著阿米到到飛船上待了幾分鐘,改變了她的手印和腳印。克羅卡還希望阿米把她的頭髮弄卷一點,不過阿米只是笑了笑。隨後阿米要文卡的姨父母列出一張佈置新家所需要的物品清單;他說把我和文卡送到地球以後,就可以把需要的物品送來。姨父母說,不需要很多東西,因為他們倆的心願就是盡量過簡樸的生活。阿米十分讚賞這種想法。

 

接著,我們大家一起開心地動手佈置新家:打掃,清洗,消滅蚊蟲,最後清出一大堆廢棄物。就在那堆東西裡,克羅卡發現了克拉托那有名的羊皮書。文卡想要留下做紀念,但戈羅從房間聽見了文卡的要求,立刻表示反對:「不行,不行!那羊皮書是神奇的東西。要把它留在這裡,因為是在這裡寫成的。我做一個木框,把羊皮書放進去,掛在屋裡最顯眼的位置。」

 

大家都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克羅卡打算把垃圾燒掉。但阿米說,不要污染大氣環境。他回到飛船上去,從那裡射出一道射線,把那堆垃圾消滅得乾乾淨淨,地面上沒有留下一點痕跡。我暗自想著:儘管阿米說他們沒有武器,但實際上是有的…

 

阿米捕捉到了我的想法,解釋說:「但是,我們不朝著人射擊。」

 

稍後,阿米說,應該出發了;因為第二天他得去更遠的地方完成另外一項任務。

 

文卡和姨父母告別:她十分捨不得離開,但不算太難過。事實上,戈羅夫婦(現在也是我的姨父母了)也十分期待新生活的來臨,這樣的情緒減輕了離別的傷感。然而,我仍難掩激動的心情,因為戈羅不再是從前的戈羅了,而是一位善良、忠厚的典型斯瓦瑪人。他甚至還對著我微笑,不時友善地輕拍我的頭。我對他越來越有好感。

 

阿米說:「假如這個小姑娘集中精力趕快完成她的作品,我們會很快回來的。」

 

「我明天就開始動手!」文卡喊道。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