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飛船上落座以後,阿米告訴我們,在把我們送回地球之前,他還要帶我們去看一個特別的地方。他說,這個地方比起從前他讓我們看過的都還重要。我想,大概是去看一個新的星球,因此地球一出現在舷窗外面時,我說:「阿米,這是地球啊! 

 

「當然啦。我請你們看的東西在遠處呢。」

 

「噢,一定不是什麼特別新鮮的玩意兒。你說過要讓我們看一種海底文明,是不是這個啊?

 

「不是。不過,我們下回去契阿送文卡的手稿時,可以參觀一個海底文明;不一定是在地球上。另外,還可以看看人造星球,如果…」

 

文卡打斷了阿米的話:「為什麼要建設人造星球啊?

 

「任何一個太陽都會有死亡的時刻;它會爆炸,把周圍的所有行星燒焦。在爆炸之前,太陽系的居民必須全部撤離。因此,需要建造人工星球。這些星球就像巨大的宇宙飛船一樣,可以被指揮調動,繞著另一個太陽公轉。如果你們願意,到時我們可以順便看一眼。現在先注意你們馬上會看到的地方。」

 

阿米讓飛船的高度下降。我們開始向喜馬拉雅山脈前進,準備隨後高速向其中一個山頭俯衝下去。我明白這就和去沙亞撒林和愛克思的情況一樣。飛船要穿過厚厚的岩層到地球內部,所以我並不害怕。但是,文卡仍然和以前一樣害怕得閉上眼睛。我很好奇在穿越岩層時,舷窗外面是什麼樣的景觀呢?結果窗外只出現一瞬間的漆黑,隨後重現光明。

 

「孩子們,我們又到了文明發達的世界了。」阿米開心地宣佈。

 

我心想大概會看到類似沙亞撒林或者愛克斯的景觀,但是不然。前兩者給我的印象是現代化的城市。而這裡卻讓我覺得像是舉行盛大慶典的地方-因為舷窗外面出現了一個蓋滿半圓形矮小建築的白色城市;唯一的例外是一座巨型球狀建築物,它聳立在城市中心,顯得富麗堂皇。那個顯眼的球體,有四隻微微彎曲的「手臂」在周邊支撐,底部則落座在地面上。看來,這座建築物是這個地下基地中最重要的建築;因為有四條兩側種滿花草樹木的大道朝它會合,終點就在四隻手臂那裡。我看到地面上有許多人和飛船在活動;但是秩序井然,絲毫不忙亂。

 

「孩子們,這個基地叫做『桑巴拉』。」

 

「桑巴拉!我聽過這個名字,阿米。好像曾經出現在一首歌曲裡…」

 

「彼德羅,有可能,因為桑巴拉在許多古老的傳說中出現過:與阿卡迪、多拉多、香格里拉以及其它一些還不那麼有名的基地一樣。」

 

「既然是秘密基地,怎麼會出現在古老傳說中呢?

 

「彼德羅,很多古老傳說之中包含著真理,啟發人類走向理智之路。有時,我們自己也會刻意留下一些足跡,就像你們寫的作品一樣,如夢似真。我們準備在那個球形實驗室附近降落。」

 

「實驗室?我還以為那是體育場呢。」

 

「不是體育場,彼德羅。或者我該說這是一座神殿,因為裡面執行的工作與世上所有神殿內所做的一樣,也就是與心靈力量達到最高水平的人的心靈活動有關係。」

 

我不認為世上所有神殿的目標都一樣。

 

「如果不考慮宗教體系,也不從那麼世俗的角度來看,神殿最高的目標就只有一個。這就好比,你使用的電力可能來自熱力發電廠、核電廠、風力發電廠、太陽能發電廠或者水力發電廠:不管電力的來源是什麼,對你來說都一樣。」

 

「明白。」

 

「好,我要讓你們認識一位朋友。準備下飛船吧!

 

一踏出飛船,我明顯感覺到那座城市有一種神秘的氣氛迎面襲來。

 

「彼德羅,你的感覺是正確的。你已經發現這裡的氣氛格外不同,特別崇高和優雅;因為我們來到了地球上一個重要的心靈中心。另外,這表示你更加注意自己的內心感受了。」

 

「這座城市與沙亞撒林不一樣嗎?」文卡問道。

 

「不一樣,各個基地在不進化或者說是不文明的世界裡,各自從事不同的工作。像是沙亞撒林負責監控契阿星球社會政治的進化狀況;有些基地關注生物進化的情況;有些基地則注意文化與科技層面。而桑巴拉是監督人類精神進化的中心之一。」

 

那座聖殿位於類似鑽石或者水晶材料製成的巨大平台的中央。我們的飛船停在那一大片寶石地板,那裡有個專供空中交通工具停泊的場地。

 

「孩子們,這裡是地球上最大的水晶平台,由一種相當精緻的水晶製成,它有一種集中和擴大心靈顫動的能力。聖殿內部進行著許多生產高尚心靈或者精神振波的工作,那些能量由此發射到全球。」

 

我們先去了一趟「消毒室」,然後下降到地面,向聖殿走去。高舉球體的四隻手臂外側有兩排睫毛般的自動電梯;右邊上升,左邊下降。自動電梯通往位於球面中央的入口。我們登上電梯,開始上升。電梯沒有欄杆,台階寬度不超過一米;隨著高度的增加,令人越來越害怕。我努力克制暈眩的感覺,而且盡量靠近牆壁一側站立。文卡在我前面,她驚慌地看了我一眼,害怕得幾乎要跪下來。我從後面抱住了她。

 

阿米說道:「文卡,別向下看!不會有事的!讓自己的心保持平穩,以平靜的心情緩緩上升。」文卡照著阿米的吩咐調整自己的心情,感覺果然好多了。

 

我覺得這自動電梯太危險了。萬一頭暈沒站穩,那一下子就…我認為電梯不安裝欄杆是很不明智的,不然就是故意折磨人。

 

「孩子們,聖殿所進行的工作是為了提高精神的力量;這種力量的質量取決於我們的身心狀態;凡是沒有勇氣、或者身體狀況不佳、無法登上電梯的人,就沒有資格進入這個地方,因為他不能發出高水平的精神力量。」

 

這個道理我明白,但是我想到了奶奶。儘管奶奶是個大好人,精神狀態也很好,但是她老人家一定無法搭乘這種電梯。因此,我覺得這種設計有歧視的意味。當然,我的想法又讓阿米「聽見」了。

 

「彼德羅,奶奶是個大好人,精神也很好;但是,凡是在這裡工作的人,都對全人類懷有強烈的責任感;他們為了做好工作,必須保持最佳的身心狀況。這個電梯可以讓他們在進入實驗室之前先進行『自我測試』。如果在電梯運行過程中感覺心裡不安穩,那麼即使到達終點也得折返,等到第二天再來;直到感覺百分之百沒有問題了,才能開始工作。良好的身心狀況是良好的精神狀況的可靠保證,因為我們的身體是我們靈魂狀態的立體投射。」

 

這一次我明白了。那不是歧視,而是心靈的專注程度問題。我們到達了終點,來到實驗室-聖殿門前。

 

「孩子們,要保持安靜;心懷虔誠。」

 

我們遵照阿米的指示。

 

從入口處向裡面走去,出現了環形走廊和植滿花草矮木的露台,另外特別引起我注意的,是從放了座椅的地方-大概是為了供人們觀看下面發生的事情-可以看到下方正中央鋪著一塊光潔的水晶石板。石板上有一座閃爍美麗光芒的聖壇;其中最醒目的是七塊各高約兩公尺的發光寶石,形狀像紀念碑,每塊的顏色各不相同。七塊巨大的寶石安放在鑽石般發光的水晶三角座基上,一群身穿白衣、頭戴風帽的人圍繞著其中一塊紫色寶石。

 

「彼德羅,那是純淨的鑽石,能將那些穿白衣、戴風帽的人的精神振波更完好的傳送出去;從寶石上傳送到水晶地面,再從那裡傳送到全世界人們的心中。」

 

下面那裡有很多人,大部分屬於紅種人。他們比地球人高大,有兩米左右,但是比不上大約有三米高的奧菲爾人。他們的頭部比我們地球人大,身材修長,好像運動員一樣。他們的衣裳寬大,沒有衣領。男人沒有鬍鬚;女人體形纖細,不像地球人那樣曲線明顯。他們的臉部皮膚看起來很緊實,好像做過美容手術,完全沒有皺紋。他們的眼睛很大,目光平和,眼球的顏色與地球人相似-也就是說,有黑色、栗色、灰色、綠色和藍色及其中略為深淺的顏色。皮膚的顏色接近古銅色。頭髮的顏色介於栗色和金黃之間,略為捲曲。無論男女都是短髮,我沒發現有地球人。

 

「這裡有很多地球人。」阿米微笑著低聲告訴我。

 

我一個也沒看見,除非他們在下面穿戴白衣風帽的人群裡。這時他們高舉雙臂,不知是在唱歌還是在祈禱,但都拉著長長的音調。那股氣氛和聲音都很美。文卡受到影響,情緒開始激動起來,熱淚盈眶地注視著我。我感覺到一陣陣異樣的振波,讓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孩子們,別那麼激動!我們還要到下面去。」

 

我們繼續下到有水晶地面的那一層,距離圍繞著紫色寶石的那列隊伍很近。阿米引導我們向一扇側門走去。進門後,走下一道直通地下室的階梯,踏上一條明亮的走廊。走了一小段路之後,邁進左側一間會客室,有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講桌後面等候我們。他不是地球人,而是當地人。他和藹地-確切地說是親熱地-望著我們,一面問候我們;先對著我們伸出右手掌心,隨後把手掌放在左胸口上。這種問候的方式與沙亞撒林的那兩位偽裝的特里朋友一樣。

 

「孩子們,歡迎你們來到桑巴拉。我叫石魯克,負責協調這個實驗室裡的活動。大家請坐吧。」

我們坐下了,石魯克也跟著坐下。他的模樣讓我想起在上次漫遊途中認識的少校-就是那位負責指揮援助地球計劃的人。但是,仔細觀察後發現兩人並不像;石魯克感覺更容易親近,更有人情味,不像少校那麼令人敬畏。

 

阿米解釋說:「他跟少校屬於同一個星球的種族。」

 

「真的嗎?難怪他讓我想起了少校。」

 

石魯克以崇敬的語氣說:「少校可真是我們種族裡充滿光明愛的人!好了。孩子們,有什麼問題要問嗎?」他笑著問我們,語氣十分和善。

 

我一時想不起什麼問題。文卡問:「您是從哪個星球來的?

 

阿米和石魯克都笑了。我問他們倆在笑什麼。

 

「因為文卡提出一個相當好的問題,讓石魯克可以直接進入主題,不必拐彎抹角。可是答案會讓你們吃驚…」

 

文卡不相信地說:「我們不會吃驚的,因為我們已經認識不少出生在遙遠世界的外星人了。」

 

「我不是外星人。我是地球人。」石魯克神情認真地說道。

 

「什麼?!」

 

阿米看著我們吃驚的樣子大笑起來,他說:「在宇宙生活裡,你們的第一次漫遊屬於A級,你們的讀者也屬於這個級別;第二次漫遊屬於B級;第三次則屬於C級;每一次都在宇宙生活裡深入一步。現在,請做好心理準備,因為以下的話語充滿爆炸力!

 

石魯克繼續解釋說:「這裡是我的世界。我就出生在這裡,我的祖先也生在這裡。我和這裡你們能看到的所有兄弟,我們都是地球人。」

 

這麼先進的人竟然是地球人!他們一代又一代地生活在我們地球上!…阿米說得對:這番話讓我們大大吃了一驚。

 

「不過這裡也有偶然路過的兄弟,他們來自一個我們幾千年前離開的遙遠世界。」

 

石魯克還在滔滔不絕地說著,但是我從他的話得到了一個結論。如果說知道他是地球人讓我們吃了一驚的話,那麼這與後來他告訴我們的事情讓我們倆吃驚的程度相比,簡直不算什麼。

 

石魯克開始舉例說明:「孩子們,在像你們這樣的世界裡,一開始,有人前往荒蕪人煙的偏僻地區安家落戶。他們創造了種種灌溉播種的方式,播下種子,飼養牲畜,生兒育女,在經年累月的勞動後終於開發出一塊可以生存的地方。隨後,又有人來這裡安家落戶,使這個地方不斷擴大,逐漸出現了村莊、小鎮、城市。於是,這從前一無所有的地方,在人們努力下創造出生機。這些人是先驅,是開拓者。之後,國家建立了,但是還有大面積無人居住的地區,這時政府就會鼓勵人們移民墾荒,有時也會資助那些移民先鋒,因為一個國家越是開疆拓土,就會越強大。

 

「這是生命的必然趨向:發展,壯大,包容更多的東西,不斷地完善、再完善,目的是在越來越好的條件下生存,給子孫後代提供越來越好的生活。

 

「根據友好同盟中進化程度最高階層的意願,以及神聖計劃的內容,進化世界的友好同盟從幾百萬年以前開始,在各個星球上陸續播下生命的種子。」

 

我記得在這之前,阿米從來沒有告訴我們友好同盟還要負責在銀河系播種生命。阿米捕捉到了我的想法,他說:「你忘記卡裡布爾了?

 

啊,是的!在上次的漫遊中,阿米帶我們去過卡裡布爾,那是天狼星系的一座星球:他告訴我們:那是一座培育植物物種的工作站,只有幾個遺傳學工程師住在那裡。我幾乎忘了這次遊歷,因為就是在那裡,我和文卡認定了彼此是永遠的知己;所以,我對卡裡布爾的回憶總是與愛情聯結在一起。

 

石魯克繼續說道:「友好同盟是由許多聰明人種所屬的文明團體組成的。有些人種很早以前就加入了友好同盟;有些人種是不久前加入的,因為他們的進化程度必須達到被認可的標準,才能被接受為同盟成員。」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www.haodoo.net/?M=u&P=I10I6: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