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說到某人愛沒有生命的物體或活動,例如:「他愛權力」、「他愛園藝」、「他愛打高爾夫球」等。一個人如果每週工作七八十個小時,一心想爭取更多的金錢與權勢,當然也可能在這些方面獲得超出一般水準的成就,但財勢的累積並不等於自我的擴充。我們還是可能批評一個白手起家的企業大亨是個「目光如豆的吝嗇鬼」。不論他多麼熱愛金錢與權力,沒有人會認為他有愛心,因為對這種人而言,財富與權勢就是終極目標,而不是追求心靈成長的手段。

 

愛的唯一真正目標,是心靈的成長或全人類的進步。

 

投入嗜好是一種自我滋養的活動。愛自己(亦即滋養自己,追求心靈的成長)的同時,也需要供給自己很多的與心靈無關的養份。首先我們必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安排食物與蔽身之所;尋求心靈發展之餘,我們也需要休息與鬆弛、運動與分散一下注意力。即使聖人也需要睡眠,所以培養嗜好也可以作為一種愛自己的方式。但如果嗜好本身成為取代自我擴充的目標,它的效果就大不相同了。

 

有時候嗜好廣受歡迎的原因,就在於它能取代自我發展。以打高爾夫球為例,我們有時會發現,一些上了年紀的人把餘生的最高目標定位在以更少的桿數打完一場球。他們相信,運動方面的進步,可以推翻他們在做人方面已經完全不再進步的事實。如果他們多愛自己一點,就不會用這麼膚淺的目標來欺騙自己。

 

另一方面,權力與金錢也未必不能達到以愛為出發點的目標。有的人投身政治,是希望憑借政治影響力謀求全人類的福祉。有人拚命賺錢,為的是送子女上大學,或替自己購買較多的自由與時間,以便投入學習和思考,追求心靈的成長。這些人愛的就不僅是權力或金錢,而是人。

 

經常濫用愛這個意義太過籠統的字眼,會妨礙我們瞭解愛的真諦。我並不預期語言會在這方面有所改進,但只要一般人繼續習慣用愛來形容自己跟珍視的事物間的關係,而不考慮關係品質的話,在區分智愚、善惡、貴賤上,就一直會有困難。

 

以本章提出的這定義為例,很明顯的,我們愛的對象一定是人,因為就一般的瞭解,只有人類的心靈才有成長的能力。好比養一隻狗,把它當做家人看待,餵它吃,替它洗澡,摟它抱它,教它玩把戲;它生病的時候,我們丟下手頭一切事,趕著送去醫院;萬一它走失或死亡,全家人如喪考妣。確實,對某些寂寞孤單的人而言,寵物就是生活的目標,如果這不算愛,那算什麼?

 

但人與人的關係畢竟跟人與動物的關係不盡相同。首先,我們跟寵物的溝通極為有限,我們不知道寵物在想些什麼。往往有人把自己的思想與感覺投射到寵物身上,把它們引為知己,可是事實卻並非如此。其次,我們只有在寵物聽話的時候才喜歡它們,如果寵物一再反抗我們,甚至反噬,我們會立刻棄之不顧。我們要改善寵物的心智能力,充其量只能送去馴養學校。但換成其它人,我們勢必容許他們擁有獨立自主的人格。最後一點,我們豢養寵物的出發點是希望它們永遠不要長大,陪伴著我們,我們所重視的就是它們對我們的倚賴程度。

 

很多人沒有能力真正去愛其它人,他們只會「愛」寵物。曾有不少美國士兵娶了德國、意大利、日本的「戰爭新娘」,這種聽起來很浪漫的異國婚姻中,男女雙方不曾真正有言語上的溝通,當新娘學會說英語之後,婚姻就開始瓦解。軍人丈夫再也不能把自己的想法、感覺、慾望投射到妻子身上,像對待寵物一樣,覺得她們跟自己同心。妻子學會了英語,丈夫才發現她們有自己的觀念和見解,人生目標可能跟他截然不同。有些人從這一刻開始培養感情,但對大多數人而言,這卻是一切的結束。

 

主張解放的婦女,強列反對男性用類似呼喚小寵物的呢稱跟她們說話,因為他的感情可能真的就完全建立在把她視為寵物的基礎上,絲毫不尊重她真正的才能及獨立的人格。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少有人走的路  The Road Less Traveled
線上閱讀: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40822.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