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跟數百位酗酒者做過「轉念作業」,我發現他們被酒精麻醉以前,已經被他們的想法麻醉了。他們很多人告訴我,「轉念作業」包含了「戒酒無名會」的十二個步驟。例如,它為第四和第五步驟提供了明確的方法:「無懼地自我檢討,承認自己過錯的本質。」上千人想要這樣做,卻不知從何下手。

 

我告訴他們:「不必為『戒酒』而做轉念作業,回到你需要喝酒這想法之前的那個想法,針對那個想法裡的人及情境去做練習,才是根本之計,因為你企圖用酒來抵制的,正是那個想法。真正的問題在於那些未經審視的想法,而不是酒。酒是誠實而真實的:它保證你喝醉,而它做到了;它答應讓問題惡化,它也做到了。它真的信守諾言,簡直稱得上誠實正直的大師。它並沒有說:『喝下我。』它只是在那兒,誠實地等待機會,善盡它的本分而已。」

 

「用『轉念作業』審查你的想法,同時也去參加無名會的聚會,把自己的經驗和得到的力量跟大家分享,讓自己能親耳聽到。你要處理的人永遠是你自己,只有你的真相(不是我們的)才能幫你獲得解脫。」

 

我女兒羅珊十六歲時,經常喝得醉醺醺,而且她還嗑藥。這發生在我一九八六年覺醒之前,當時我有嚴重的憂鬱症,完全沒意識到她的狀況。直到反躬自問在我內心成形之後,我才開始留意到她的行為,以及覺察自己對它們的看法。 

 

她每晚開著全新的紅色camaro跑車出門,如果我問她要去哪裡,她就投給我一個憤怒的眼神,轉身甩門而去。我非常熟悉那個眼神,我曾教她用那種方式看我,因為那眼神在我臉上已經掛了很多年了。

 

透過反躬自問,我學會安靜地待在她身邊、待在每個人身邊,也學會如何聆聽。我時常熬夜等她返家,純是為了能見她一面的「殊榮」,就只為了那個殊榮而已。我知道她去喝酒了,而且也知道我對此愛莫能助,但心裡不時湧現諸如此類的想法:「她可能酒醉駕車,可能死於車禍,我再也見不到她。我是她的母親,是我買車送她的,我該為此負責。我應該收回車子。(但是我沒權利,因為我已送給她,那是她的了)她會醉著開車,她會撞死別人或是跟別的車子相撞或撞上路燈的柱子,因而害死她自己以及車裡的人。」這些想法一浮現,我就默默地反躬自問。反躬自問會瞬間帶我回到眼前的真相:一個正坐在椅子上等她心愛女兒的女人。 

 

在某個週末三天假的最後一晚,羅珊帶著極度痛苦的表情進入屋內,就我看來,她好像快崩潰了。她看到我坐在那裡,即刻投入我懷裡,說:「媽媽,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請幫助我。不論你給那群來我們家裡的人什麼東西,也給我吧!」於是,我們一起做「轉念作業」。那是她最後一次酗酒嗑藥。之後,儘管遇到任何問題,她都不需仰賴酒精或藥物的麻醉,而且也不再需要我了。她只是寫下問題,反問四句話,並做反向思考。

 

內心找得到平安之際,外在也會隨之平安。沒有比找到”超越痛苦幻相的方法”更大的人生禮物了,我很高興我所有的孩子們都能由此獲益。

 

夏綠蒂:我很怕我女兒的毒癮正在殘害她。

 

凱蒂: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我不是說那不是真的,它只是一個提問而已。「她的毒癮正在殘害她」-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

 

夏綠蒂:不。

 

凱蒂:當你想到她的毒癮正在殘害她時,你會有何反應?

 

夏綠蒂:我非常生氣。

 

凱蒂:你會對她說什麼話,做什麼事呢?

 

夏綠蒂:我批評她,甚至把她推開。我很怕她,不想要她待在我身邊。

 

凱蒂:倘若沒有「她的毒癮正在殘害她」的想法,你在女兒面前,會是怎樣的人呢?

 

夏綠蒂:會比較輕鬆,活出我自己,不會對她那麼凶,也不會亂發脾氣。

 

凱蒂:當轉念作業在我內萌生之際,我的女兒,套用她的話,是一個酒鬼兼毒蟲。我不斷自問:「她的癮正在殘害她」-我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不!我若不編這個故事時,會是怎樣的人呢?我會一直待在她身邊,全心全意地愛她,直到她死為止。或許她會嗑藥過量而死,至少她會死在我懷裡。當你想到「她的毒癮正在殘害她」,那時,你會怎樣對待她呢?

 

夏綠蒂:我看都不看她一眼,而且不想要她待在我身邊。

 

凱蒂:那是恐懼,只要我們執著於夢魘,就會感到恐懼。「毒癮正在殘害她」-請反向思考,當你反轉嗑藥這類問題時,用「我的想法」這字眼來取代那個問題。「我的想法‥‥」

 

夏綠蒂:我的想法正在殘害她。

 

凱蒂:還有另一個反向思考。「我的想法‥‥」

 

夏綠蒂:正在殘害我。

 

凱蒂:是的。

 

夏綠蒂:它殘害了我們的關係。

 

凱蒂:她可能死於藥物過量,而你則死於想法過量。她有可能活得比你更久。

 

夏綠蒂:是的,那是真的。我整個人焦慮得快崩潰了。

 

凱蒂:她嗑得不省人事,你也不省人事。我曾走過這一關。

 

夏綠蒂:是啊,當她正在嗑藥的情景一浮現時,我就暈了。

 

凱蒂:「她正在」-把它反轉。

 

夏綠蒂:我正在?

 

凱蒂:是的,你正借用她來讓你自己不省人事。她嗑藥,你嗑她-有何不同呢?

 

夏綠蒂:嗯...

 

凱蒂:讓我們看下一句答覆。

 

夏綠蒂:我對琳達的毒癮感到生氣和悲傷,因為我覺得它會危害我孫女黛比的生命。

 

凱蒂:所以,你認為可能會出事,你的孫女會死。

 

夏綠蒂:或遭到性侵或‥

 

凱蒂:因為你女兒的毒癮,你孫女可能會遭到不幸。

 

夏綠蒂:是的。

 

凱蒂:那是真的嗎?我並不是說那不是真的,這純是一句提問,沒有任何動機,它只想終止你的痛苦。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

 

夏綠蒂:不,我不知道。

 

凱蒂:當你持有那個想法時,你會如何反應呢?

 

夏綠蒂:嗯,我已經哭了整整兩天,四十八小時不曾合過眼,我感到驚惶失措。

 

凱蒂:請給我一個能讓你毫不焦慮地相信這想法的理由。

 

夏綠蒂:一個也沒有。

 

凱蒂:「我女兒的毒癮危害了我孫女的生命」,請反向思考。「我想法的毒癮‥‥」

 

夏綠蒂:我想法的毒癮危害了我的生命。是的,我承認,那是千真萬確的。

 

凱蒂:現在,請接著說:「我的毒癮‥‥」

 

夏綠蒂:我的毒癮危害了我的生命?

 

凱蒂:是的,你的毒癮就是她。

 

夏綠蒂:喔,沒錯,我承認。我的毒癮是她,我整個人陷入她的問題了。

 

凱蒂:的確如此。她對藥物上癮,而你對管制她的生活上癮。她是你的迷幻藥。

 

夏綠蒂:懂了。

 

凱蒂:滿腦子想控制孩子們的事,實在是神志不清。

 

夏綠蒂:即使包括嬰兒嗎?

 

凱蒂:「她應該照顧嬰兒」,請反向思考。

 

夏綠蒂:我應該照顧嬰兒?

 

凱蒂:是的,由你來照顧。

 

夏綠蒂:喔,天啊!我應該做那事嗎?

 

凱蒂:你認為如何呢?根據你說的,她沒時間照顧。

 

夏綠蒂:嗯,我已在撫養另一個女兒的三個孩子,從出生就開始了,所以‥

 

凱蒂:是的,養四個、五個、一千個孩子。全世界到處都是挨餓受凍的孩子!你還坐在這裡做什麼呢?

 

夏綠蒂:我想,我的疑問是:如果我幫她撫養小孩,就等於縱容她嗑藥。我可能成為害死她的兇手。

 

凱蒂:那麼,照顧嬰兒對你有問題嗎?對她也是一樣的。這會教我們謙卑。你是否已經盡力了?

 

夏綠蒂:是的。

 

凱蒂:我相信你。當你想到:「我女兒應該怎樣又怎樣做」時,請把它反轉成「我應該怎樣又怎樣做」。如果你做不到,就跟你女兒沒兩樣。當她說「我做不到」,你便能諒解了。然而,你卻對她大發雷霆,只因為你未曾審查自己的想法,你們兩個人都不省人事,而你還在教你的女兒發瘋。

 

夏綠蒂:噢。

 

凱蒂:「毒癮危害了黛比的生命」,請反向思考。

 

夏綠蒂:我對於琳達毒癮的想法危害了我的生命。

 

凱蒂:是的。

 

夏綠蒂:那肯定是真的。

 

凱蒂:她的毒癮是誰的事?

 

夏綠蒂:她的。

 

凱蒂:你的毒癮是誰的事?

 

夏綠蒂:我的。

 

 

凱蒂:照顧一下自己吧。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夏綠蒂:我女兒的毒癮正在摧毀她的生命。

 

凱蒂:從長遠來看,你能百分之百肯定你女兒的毒癮正在摧毀她的生命嗎?

 

夏綠蒂:不。

 

凱蒂:事情開始變得更清楚了。我喜歡你對那個問題的回答。我在一九八六年做有關我女兒的「轉念作業」時,必須進入內心最深處,才能找到相同的東西。出乎意料的是,正因為那個癮,她如今的生活才過得這麼豐盛。總而言之,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物,我只是觀看事物的實際狀態,這讓我得以神志清明,充滿愛心,生命始終圓滿美好。倘若她當年不幸死了,我仍能看到那個美好。但是,我必須面對真相,不能自欺。如果這是你邁向神的唯一道路,你會選擇它嗎?

 

夏綠蒂:會的。

 

凱蒂:嗯,那好像是實情,錯不了的。我們一輩子都在忙著讓兒女覺悟,現在讓我們自己覺悟吧!請再念一次答覆。

 

夏綠蒂:我女兒的毒癮正在摧毀她的生命。

 

凱蒂:當你抱持那個想法時,你會如何反應呢?

 

夏綠蒂:我感到很絕望。

 

凱蒂:當你絕望時,會如何過生活呢?

 

夏綠蒂:我完全活不下去。

 

凱蒂:你能看到放下這個想法的理由嗎?

 

夏綠蒂:是的。

 

凱蒂:當你在過生活而沒有這個想法時,你會是怎樣的人呢?

 

夏綠蒂:嗯,我肯定是一位更好的母親。

 

凱蒂:很好,你是專家,從你身上,我學到了:一有這想法,你痛苦;沒這想法,就不苦,而且還會是更好的母親。所以,你女兒跟你的問題有何關係?完全無關!如果你認為女兒造成你的問題,歡迎回來做「轉念作業」。你的女兒對你來講,是最完美的,因為她不斷把你未審查的概念一個一個勾出來,直到你明白事實真相為止,那是她的職責。每件事物都有它應盡的職責,這蠟燭的職責是燃燒,玫瑰的職責是開花,而你女兒的職責就是嗑藥,我現在的職責是喝我的茶。(喝了一口茶)當你自己明白後,她也會隨之瞭解的。那是必然的法則,因為她是你的投射。你把真相看偏了,她也會如此。這裡是地獄,那裡也會是地獄;這裡有平安,那裡也會有平安。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夏綠蒂:現在,讀起來顯得很荒謬,我還要繼續念下去嗎?

 

凱蒂:你最好還是念,因為想法出現了。

 

夏綠蒂:我對我女兒琳達的毒癮感到生氣、困惑、悲傷和害怕,這些全都有,因為它帶給我極度的痛苦。

 

凱蒂:請反向思考。

 

夏綠蒂:很明顯地,我對她的那些想法帶給我極度的痛苦。沒錯。

 

凱蒂:是的,你的女兒跟你的痛苦扯不上關係。

 

夏綠蒂:嗯...那絕對是真的。我看得到那個,也感受到了。

 

凱蒂:我真高興人們能瞭解這一點,因為當他們看到孩子、父母和配偶的純潔無罪,就會看到自己的純潔無罪。這「轉念作業」談的是百分之百的寬恕,因為那是你要的,同時也是你的真相。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夏綠蒂:我害怕琳達的毒癮,因為它改變了她的個性。

 

凱蒂:請反向思考。「我害怕我的想法‥‥」

 

夏綠蒂:我害怕我的想法,因為它改變了琳達的個性?

 

凱蒂:有趣吧!現在試一下「它改變我‥‥」

 

夏綠蒂:它改變了我的個性。是的,沒錯。

 

凱蒂:所以也改變了琳達的個性。

 

夏綠蒂:也改變了琳達的個性。

 

凱蒂:我們的眼光最後才會落在自己身上,豈不有趣嗎?我們總想改變投射出來的影像,卻不肯好好清理放映機。直到現在,我們才找到了方法。

 

夏綠蒂:是的。

 

凱蒂:所以,只要照著念就好。

 

夏綠蒂:我害怕我的想法,因為它改變了我的個性。

 

凱蒂:去感覺一下。

 

夏綠蒂:哇!我當時根本看不見她。這正是問題之所在!我害怕我的想法,因為它改變了我的個性,然後我就看不見自己或她了。對!

 

凱蒂:你曾否一邊氣她,一邊在想:「我怎能對她說那種話呢?我為何要傷害她呢?她是我全部的生命,我愛她,但我待她就像‥‥」

 

夏綠蒂:像狗屎。我好像變成了另一個人,尤其是她在嗑藥時,我對她很凶。

 

凱蒂:因為你在吸毒,而她是你的毒藥。若非如此,你怎能成為烈士?曾有父母打電話告訴我:「我的小孩吸毒,她有麻煩了。」他們看不出真正有麻煩的是他們。他們的小孩其實活得好好的或至少不比父母差。當你頭腦清明時,你女兒也會清明。你是道路。讓我們看下一句。

 

夏綠蒂:我很氣琳達的毒癮,因為她嗑藥時,我很怕她。

 

凱蒂:請反向思考。

 

夏綠蒂:我很氣我的毒癮,因為那種時候我很怕我自己。當她出現在眼前而且正在嗑藥時,情況的確如此,我很怕我對她做的一切。

 

凱蒂:「你害怕她」,那是真的嗎?

 

夏綠蒂:不是。

 

凱蒂:當你持有那想法時,你會如何反應,如何對待她呢?

 

夏綠蒂:我生氣、情緒反覆無常、藉故挑釁,甚至把她逐出門外。

 

凱蒂:好像有個毒蟲跑進你家了。

 

夏綠蒂:是的,我真的如此。

 

凱蒂:但她是你的心肝寶貝呀。

 

夏綠蒂:是啊。

 

凱蒂:但你待她就像想爬進來的臭蟲。

 

夏綠蒂:說得一點都沒錯。

 

凱蒂:她是你最心愛的孩子,你卻把她當成敵人對待,那是未審查過的想法所產生的威力,也是噩夢的威力。它必須活出它自己。你一想到:「我害怕她。」你就必定會活出害怕。但是,如果你審查那個想法 (「我害怕她」-那是真的嗎),噩夢就消失不見了。當她走進屋子,而你浮現「我害怕她」的想法時,就用微笑來取代恐懼。只要你雙手環抱著她,就會聽到她多麼怕她自己,她會坐下來對你傾訴。你現在的家沒有一位傾聽者,只有充滿恐懼的老師而已,那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直到現在,你都未曾反問過自己的想法是否真實。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夏綠蒂:當琳達嗑藥時,我要她離我遠一點。

 

凱蒂:那是真的嗎?我並不是說那不是真的。

 

夏綠蒂:我覺得好像是真的。

 

凱蒂:當她嗑藥時,她會去找你嗎?

 

夏綠蒂:不會,再也不會。

 

凱蒂:所以,那是你需要的,因為那正是你的實際情形,錯不了的。如果我女兒不來找我,我知道那表示我不需要她。如果她來了,我就明白那表示我需要她。

 

夏綠蒂:而且,當她來時,我竟用這種可怕的方式對待她。

 

凱蒂:所以,請反向思考。

 

夏綠蒂:當我嗑藥時,我要離自己遠一點。那完全是真的。

 

凱蒂:當你嗑藥-琳達這顆藥,你這離自己的方法就是批評你女兒,把它寫下來,反問四句話,並反向思考。遠離你認為的你-這既害怕又憤怒的女人,而重返你美麗的自我,那正是你要她做到的,所以我知道你也能做到。這是一生的功課,你只要處理好自己,就會有源源不絕的活力。

 

夏綠蒂:是的,然後我會讓她待在我身邊,無論她是否嗑藥。

 

凱蒂:我不知道。

 

夏綠蒂:至少她嗑藥時,我可以留在她身邊,而不會把她趕出門。

 

凱蒂:那將大大減少你們雙方的痛苦。

 

夏綠蒂:是的。

 

凱蒂:你能覺察那一點,好極了!親愛的,你做了很棒的「轉念作業」。

 

任何事情, 都是「為了我」而發生, 而不是「衝著我」來的。

 

 

需要詳細內容請參考書籍或與thework相關網站聯絡,謝謝!

一念之轉(Loving what Is)
作者:拜倫.凱蒂Byron Katie、史蒂芬.米切爾Stephen Mitchell
譯者:周玲瑩
Byron Katie的網站:http://www.thework.com
線上閱讀: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item/3eb83df1fbb1dcc47831aae3.html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9a711b01018xk6.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