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跟數百位遭到強暴或亂倫的人(大部分是婦女)做過「轉念作業」,他們常不由自主地陷入慘遭強暴或亂倫的痛苦想法裡,絕大多數的人仍無時無刻受過去記憶的煎熬。我再三看見反躬自問幫助他們克服了障礙,不再無知地抵制治療的機會。透過四句反問和反向思考,他們終於明白,除了他們以外,沒有人能替他們認清「當前的痛苦全是咎由自取」這一真相。而且,在領悟這真相的過程中,他們也慢慢釋放了自己。

 

在下列對話裡,請務必注意:每句答覆看似在談過去的事件,事實上,無論是什麼痛苦,我們對「過去事件」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現在」造出來的。反躬自問處理的就是這當前的痛苦。雖然我引導黛安娜回到過去的情景,她回答問題時也好像回到那可怕的一刻,但她從未失去此刻的平安。

 

當你們閱讀下面的對話時,特別是當你也在尋找答案化解自身的痛苦時,我希望你也能懷著相同的心態,溫柔地對待自己。倘若你讀到某一處,發現很難繼續下去,那時,不妨暫時放開片刻,你會知道何時該回來的。

 

請瞭解,當我問這些問題時,絕非在放任暴行或心存不仁。加害者不是我們要處理的問題。我唯一的焦點全擺在跟我坐在一起的那個人身上,我關心的是她心裡的解脫。

 

如果你覺得自己也是類似事件的受害者,我希望你多花些時間,把反躬自問分成兩部分。首先,你問自己第三句問話後,明白痛苦來自你的想法,不妨加上我加問黛安娜的話:「它發生過幾次?它在你心裡重演過幾次呢?」

 

第二,當你發現你在事件裡頭的責任,無論多小-可能是為了愛,也可能為了逃避更大的傷害,你無辜地順從了對方-不妨讓自己感受一下坦然承認那部分責任後所帶來的力量,並且感受一下否認它所帶給你的痛苦。然後慢慢地寬恕你加諸自己身上的痛苦。很快地,你就不再覺得自己是受害者了

 

黛安娜:我很氣我母親,因為她默許繼父凌虐我,雖然她知道這件事,卻從未設法阻止。

 

凱蒂:所以,「你母親知道這事件」,那是真的嗎?

 

黛安娜:是的。

 

凱蒂:確實是真的嗎?你問過母親嗎?請只回答「有」或「沒有」。

 

黛安娜:沒有。

 

凱蒂:你母親曾經親眼目睹嗎?

 

黛安娜:沒有。

 

凱蒂:你繼父告訴過母親嗎?

 

黛安娜:沒有,但是其它三個女孩告訴過我母親,她們也曾被凌虐過。

 

凱蒂:她們告訴過母親,你繼父凌虐你嗎?

 

黛安娜:沒有,只說繼父凌虐她們。

 

凱蒂:所以,「你母親知道繼父凌虐你」,那是真的嗎?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我不是在岔開問題,我要說的是:是的,她可能會猜到,其它女孩也告訴過她了,你母親可能知道繼父幹得出這種事。我要你知道我並未遺漏這部分。但是,「你母親知道繼父凌虐你」,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

 

黛安娜:不能。

 

凱蒂:我不是問她是否能輕易猜到。有時候你認為發生了某件事,但並無十足把握,所以不願往那裡想,以免自己受不了-那往往是因為你並非真的想找出答案。你有過那種經驗嗎?

 

黛安娜:是的,我有。

 

凱蒂:我也有。所以,我們都能瞭解這類心態。我能體會別人那樣活的感受,因為我也曾那樣活過。當你持有「她知道發生了什麼,卻沒有插手」的想法時,你會有何反應呢?

 

黛安娜:我很生氣。

 

凱蒂:當你持有那個想法時,你如何對待她呢?

 

黛安娜:我不跟她說話,而且把她視為共犯,我認為她利用我做她的事。我恨她,不想跟她有任何瓜葛。

 

凱蒂:你那樣看待她的感覺如何?好像失去母親的孤兒?

 

黛安娜:非常悲哀,而且很孤單。

 

凱蒂:若沒有「她知道發生了什麼,卻沒有插手」的想法時,你會是怎樣的人呢?

 

黛安娜:很平安。

 

凱蒂:「她知道發生了什麼,卻沒有插手」,請反向思考。「我‥‥」

 

黛安娜:我知道發生了什麼,卻沒有插手。

 

凱蒂:那是否一樣真實或更真實呢?你曾告訴過她嗎?你曾告訴過任何人嗎?

 

黛安娜:沒有。

 

凱蒂: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你想要告訴她,卻說不出口,你當時在想什麼呢?

 

黛安娜:我老是看見我姐姐挨打。

 

凱蒂:被你繼父打嗎?

 

黛安娜:是的。她挺身而出,說「她被虐待了」,但我母親只是坐在那裡不動。

 

凱蒂:當你姐姐挨打時。

 

黛安娜:(啜泣著)我不知如何忘了它,我不知如何‥

 

凱蒂:親愛的,那不正是你今天坐在這裡的原因嗎-學習如何反躬自問,讓痛苦放你走?讓我們繼續這項手術吧!當你看到姐姐因說出來而挨打時,你幾歲呢?

 

黛安娜:八歲。

 

凱蒂:好,我要跟八歲的你說話,所以請從那兒回答。八歲的小女孩啊,「如果告訴了母親,你會照樣挨打」,你能肯定那是真的嗎?我不是說它不是真的,這只是一個提問而已。

 

黛安娜:是真的。

 

凱蒂:小女孩,看起來是如此,你有充分的證據支持自己,但我要求你走入內心更深處。你能百分之百肯定「倘若說出實情,必會挨打」嗎?如果你需要的話,可以回答「是」,那是你此刻的答案,我們應予尊重,你好像有不少證據使你相信那是真的。但是,小女孩,你能肯定那也會發生在你身上嗎?(停頓很久)親愛的,兩個答案都是一樣的。

 

黛安娜:我覺得只有一種下場:若不是挨打,就是被送走。

 

凱蒂:所以答案是「不」。我從你那裡聽到似乎還有另一種可能。讓我們來看看它,好嗎?所以,小女孩,「倘若說出實情,將被送走」-你能肯定那是真的嗎?

 

黛安娜:我不知道哪一種的後果更糟-是留下來或是離開。

 

凱蒂:是挨打或是離開。當你持有「若說出實情,不是挨打,就是被送走」的那個想法,你會如何反應?

 

黛安娜:很害怕,而且不敢告訴任何人。

 

凱蒂:接下去會發生什麼事呢?

 

黛安娜:我封閉了自己,無法決定自己要做什麼,而且絕口不談任何事。

 

凱蒂:是的,你閉口不談任何事,結果呢?

 

黛安娜:他闖入我房裡,而我仍不說。

 

凱蒂:接下來呢?

 

黛安娜:他繼續凌虐我。

 

凱蒂:是的,親愛的,它會繼續發生。這無關對或錯,我們只是去看它一下而已。他繼續凌虐,親愛的,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呢?

 

黛安娜:那是性侵害。

 

凱蒂:有被插入嗎?

 

黛安娜:是。

 

凱蒂:所以,小女孩,你是否能找到理由放下「說出實情,就會挨打或被送走」的想法?我不是要求你放下這想法,你當年決定不說,可能保住了一命。我們只是審查這個想法而已。

 

黛安娜:我找不到理由。我不知道如何作決定,他只是繼續闖入我房裡,不放過我。

 

凱蒂:好,小天使,我明白了。所以,他繼續闖入你房裡。讓我們再回到當時。他闖入你房裡多少次呢?

 

黛安娜:每當我母親不在時。

 

凱蒂:所以,每月一次嗎?還是每週一次?我瞭解你無法說得很精確,你覺得大概多少次呢?

 

黛安娜:有時是每天晚上,我母親當時都在學校。有時候可能持續好幾周。

 

凱蒂:是的,親愛的。那正是放下「萬一我說出去,不是挨打,就是被送走」這一想法的理由。因為性侵害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了。

 

黛安娜:喔。

 

凱蒂:這跟作出正確或錯誤的決定無關。性侵害持續發生。當你相信你會挨打或被送走的想法時,你如何反應呢?一夜又一夜,他趁你母親在學校,闖入你房裡。請給我一個能讓你毫不焦慮地持有這故事的理由。

 

黛安娜:一個也沒有。每個想法都是‥

 

凱蒂:像刑求室?你有多少次看到姐姐因說出來而挨打呢?

 

黛安娜:只有那一次。

 

凱蒂:你繼父闖入你房裡幾次呢?很多次,是嗎?哪一個比較不好受呢,是性侵或是挨打?

 

黛安娜:挨打還好受一點。

 

凱蒂:小女孩或大女孩們,都不明白這一點。我們今天只是看一下內在的恐懼就好。最糟的結果會怎樣?親愛的,你能進入被性侵的情景嗎,進入你當時的感受嗎?請回到那最痛苦、最可怕的一刻,那時你幾歲?

 

黛安娜:九歲。

 

凱蒂:好。所以,小女孩,請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黛安娜:(哭泣)我們跟祖父在冰淇淋店裡會面,因為當天是我生日。我們離開時,我母親要我坐繼父的車。當他開車時,他命令我坐在他大腿上,並抓著我的手臂,強拉我坐過去。

 

凱蒂:是的。所以,最痛苦的都分是什麼?

 

黛安娜:那天是我的生日,我只想要被愛而已。

 

凱蒂:是的,親愛的。為了愛我們會做什麼‥‥愛是我們的本質。當你混亂不清時,它就走偏了,不是嗎?所以,請告訴我那件事,請告訴我怎麼尋求愛。當時發生什麼事呢?你在想什麼呢?他強拉你坐過去,你做了什麼呢?

 

黛安娜:我只是順著他。

 

凱蒂:是的。你心中有一部分假裝那是可以的‥‥為了得到愛?你當時做了什麼呢?(面對觀眾)你們當中,如果有人有類似的經驗,請進入自己的內在,可以的話,不妨反問自己:「你當時做了什麼?現在做了什麼?」我們不是在找這是誰的錯。請對自己溫柔一點,這是你解脫的關鍵。(面對黛安娜)你那時做了什麼呢?你只是順著他,而且‥

 

黛安娜:(哭著)我愛他。

 

凱蒂:是的。這才道出了真相。是的,親愛的。所以,那時最心痛的是什麼呢?

 

黛安娜:不是性,而是他的離開。他把我留在車內,自己開了車門,轉身就走掉了。

 

凱蒂:他離開了。所以坐在他大腿上並不是最糟的部分,你當時沒得到你最想要的東西,那才是最糟的。你被留在那裡,犧牲卻沒得到回報。我們永遠無法從別人身上找到我們想要的回報。你可曾聽過我那句祈禱文?我也有與你一樣的經歷,嘗過它的滋味。但是,如果我有一句祈禱文,那將會是:「神啊!請赦免我對愛、肯定或讚賞的渴望,阿們。」

 

黛安娜:所以,那使我變得跟他一樣有罪嗎?

 

凱蒂:不,親愛的,那只是無知而已。你怎知還有別的方式呢?倘若你知道的話,怎會不努力一試呢?

 

黛安娜:沒錯。

 

凱蒂:是的。那有何罪可言呢?我們哪一個人不是在迷失和混亂中尋找愛?直到有一天突然醒悟,原來我們自己就是愛。我們都在尋找自己早已擁有的東西,不管八歲、九歲、四十歲、五十歲或八十歲,全都如此。我們懷著罪疚在尋找愛,永遠在找我們早已擁有的東西。這是一趟相當心痛的追尋。你已經盡力了,不是嗎?

 

黛安娜:是的。

 

凱蒂:是的。或許他也盡了最大的能力。「他凌虐我」,將它反轉成「我‥‥」

 

黛安娜:我凌虐我?

 

凱蒂:是的,你明白了嗎?再說一次,這跟對或錯完全無關。

 

黛安娜:是的,我能明白,我懂了。

 

凱蒂:小天使,這是一個了不起的「領悟」。現在,跟那小女孩多待一會兒。請閉上眼,想像你正擁抱著她或許你想對她做些溫柔的彌補,讓她知道如果她需要有人陪伴,你永遠待在她身邊。她還不知道你今天學到的東西,只是如此而已。她活著純是為了教育現在的你,對你而言,沒有比她更偉大的老師了。她已經歷過你現在需要學習的一切,她值得你信賴。她為你活過那一段人生了。她是你智慧之所在。我們剛才體驗了片刻,這美麗的小女孩為了你今日的解脫,不惜為你經歷那一段人生。親愛的,雖然你已把「他凌虐我」反轉成「我凌虐我」,但還有另一個反向思考:「我‥‥」

 

黛安娜:我‥

 

凱蒂:「‥‥凌虐‥‥」

 

黛安娜:‥‥凌虐‥‥(停頓很久)我凌虐‥‥他?這實在難以接受。

 

凱蒂:我知道!親愛的,他做了這麼多(用力張開雙臂),而你做得這麼少(幾乎合攏雙手)。你只須知道這麼一點點,就足以釋放自己了。這是屬於你的一部分,雖只是一丁點,然而造成的傷害可能比他做那麼多事的傷害還大。所以,請把「他凌虐你」,反轉成「我‥‥」

 

黛安娜:我凌虐他。

 

凱蒂:是的,親愛的。多告訴我一點。讓我們繼續往下開刀吧!

 

 

需要詳細內容請參考書籍或與thework相關網站聯絡,謝謝!

 

 

 

一念之轉(Loving what Is)
作者:拜倫.凱蒂Byron Katie、史蒂芬.米切爾Stephen Mitchell
譯者:周玲瑩
Byron Katie的網站:http://www.thework.com
線上閱讀: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item/3eb83df1fbb1dcc47831aae3.html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9a711b01018xk6.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