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透關於死亡的故事,確實需要相當大的勇氣。父母和親人最難放下他們心愛的孩子死亡的故事,箇中原因,我們都能理解。放下悲傷,甚至用反躬自問質疑它,都像在背叛死去的孩子。我們有很多人尚未準備好用別種方式看待此事,甚至認為理當悲傷。 

 

然而,誰認為死亡是悲傷的?誰認為孩子不該死?誰認為他們知道死亡是怎麼一回事?誰以一個又一個故事,一個接一個想法去教神應該怎樣做才對?是你嗎?讓我們來仔細檢查吧!如果你已經準備好面對了,看看你是否能終止自己跟事實真相的交戰。

 

蓋兒:我要說的是我侄子山姆,他最近去世了。我跟他很親,他是我一手帶大的。

 

凱蒂:很好,親愛的。請念你寫的就好。

 

蓋兒:我很氣山姆的死,氣他的離去,氣他冒這麼笨的險,氣他在二十歲一眨眼就走了,氣他摔落到六十呎深的山谷裡。我要山姆回來,我要他更小心些。我要山姆讓我知道他現在過得很好。我要他跌下六十呎斷崖頭部落地的影像消失不見。山姆應該留在我們身邊才對。

 

凱蒂:「山姆應該留在我們身邊才對」,那是真的嗎?這是我們的信仰,是我們賴以為生的信念,卻不知如何審查它才好。(對觀眾說)你們不妨也往內反問自己,不論是跟你離婚的那個人或是因死亡而離開你的那一位或是長大離家的孩子:「那個人應該留在我們身邊才對」-那是真的嗎?(對蓋兒說)請再念這句話。

 

蓋兒:山姆應該留在我們身邊才對。

 

凱蒂:那是真的嗎?事實是什麼呢?他留下來了嗎?

 

蓋兒:不,他離開了,死了。

 

凱蒂:當你抱持這種跟事實不合的想法或概念時,你的反應如何呢?

 

蓋兒:我覺得疲憊、悲哀,而且分裂。

 

凱蒂:跟真相爭辯,必然會有那種感受,它帶來了莫大的壓力。我是真相的熱愛者,並非因為我是靈修人士,而是每當我跟真相爭辯就會心痛。而且,每次我都準輸無疑,因為那根本是亳無指望的事。如果不審查它們,這些概念會跟著我們到死為止。概念常是我們埋葬自己的墳墓。

 

蓋兒:是的。當我想到那件事,經常焦慮不安。

 

凱蒂:所以,小天使,沒有那想法時,你是怎樣的人呢?

 

蓋兒:我會重新快樂起來。

 

凱蒂:那是你要他活著的原因。「要是他活著,我才會快樂」,你利用他來讓你快樂。

 

蓋兒:沒錯。

 

凱蒂:生死有命也有時,不會早一分鐘或晚一分鐘。沒有你這故事時,你會是怎樣的人呢?

 

蓋兒:我還是在這裡,活在「自己的」生活裡,並讓山姆做他該做的事。

 

凱蒂:甚至願意讓他在自己該走的時刻離開人世嗎?

 

蓋兒:是的,如果我有任何選擇。我願在這裡而非‥

 

凱蒂:在墳墓裡或是一次又一次在你心裡跟著山姆一起摔落山谷。

 

蓋兒:是的。

 

凱蒂:所以,你的故事是「山姆應該留在我們身邊才對」,請把它反向思考。

 

蓋兒:我應該留在我們身邊才對。

 

凱蒂:是的。你那「山姆不該死」的故事,其實是你在心裡不斷跌落在他所摔下的斷崖,所以應該留下來的人是你,而且不在心裡干預他的事。這是可能做到的。

 

蓋兒:我明白了。

 

凱蒂:什麼叫作「留在我們身邊」?就是:跟朋友們一起坐在椅子的這位女士,此時此刻,過她自己的生活,心思不會飄到那個斷崖,看著山姆一次又一次地摔下去。「山姆應該留在我們身邊」,還有另一個反向思考,你能找到嗎?

 

蓋兒:山姆不應該留在我們身邊。

 

凱蒂:是的,小天使。他以你所知的方式走了。真相統治一切,它不等待我們投票、許可或意見,你注意到嗎?我最喜歡的現實真相是「它永遠是過去的故事」,而我最喜歡的過去是「它已經結束了」。由於我不再神志不清,所以不會跟它爭辯不休。跟它爭辯會讓我心裡覺得很不仁慈。當你只留意眼前真相時,這就是愛。我怎麼知道山姆已過完他這一生呢?因為它確實結來了。他活到生命的終點-他的終點,而不是你認為他應該活的終點。那是事實真相。跟事實真相奮戰必會心痛。張開雙臂迎接它,豈不覺得更誠實嗎?內心的衝突也就跟著結束了。

 

蓋兒:我明白了。

 

凱蒂:好。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蓋兒:我要山姆回來。

 

凱蒂:說得好。那是真的嗎?

 

蓋兒:不是。

 

凱蒂:它只是一個故事、一個謊言而已。(對觀眾說)我稱它為謊言,是因為我問她「那是真的嗎」,她回答不是。(對蓋兒說)當你相信「我要山姆回來」的故事,而他沒回來時,你會如何反應呢?

 

蓋兒:焦慮不安,抑鬱消沈,把自己完全封閉起來。

 

凱蒂:沒有「我要山姆回來」的想法時,你是怎樣的人呢?

 

蓋兒:我自己回來了,再度活力十足,活得很踏實。

 

凱蒂:是的。正如他生前那樣。

 

蓋兒:對!如果我放下他,就會擁有我想要的東西。自從他死後,每當想到我需要他時,我就失去了我原本想要的東西。

 

凱蒂:所以,「我要山姆回來」,請做反向思考。

 

蓋兒:我要「我自己」回來。

 

凱蒂:另一種反向思考呢?

 

蓋兒:我不需要山姆回來。

 

凱蒂:是的。你不斷地回到那個斷崖,跟山姆一再摔下去。所以,回到你自己身邊吧。你不停地想:「喔,但願他沒那樣做。」但你卻一遍又一遍不斷重複這個經歷,不斷地掉落在那個斷崖。所以,如果你真的需要幫助,就作反向思考,看看你能怎樣自助。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蓋兒:我要知道山姆過得很好而且很平安。

 

凱蒂:「他過得不好」,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

 

蓋兒:不,我無法知道他過得好不好。

 

凱蒂:把那句話反向思考。

 

蓋兒:我需要知道我過得很好而且很平安,無論山姆在不在。

 

凱蒂:是的。那是可能的。所以,你的腳趾頭、膝蓋、大腿,和手臂現在還好嗎?此時此刻坐在這裡的你還好嗎?

 

蓋兒:它們全都很好,我也很好。

 

凱蒂:你現在比山姆生前更好或更差嗎?

 

蓋兒:沒有更好,也沒有更差。

 

凱蒂:此時此刻,你正坐在這裡,你需要山姆回來嗎?

 

蓋兒:不,那只是一個故事而已。

 

凱蒂:很好。你審查過了,所以,你以前想知道的事,現在全都知道了。

 

蓋兒:沒錯!。

 

凱蒂: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蓋兒:我需要神或某個人讓我知道山姆死得完美無憾。

 

凱蒂:把它反向思考。

 

蓋兒:我需要讓我自己知道山姆死得完美無憾。

 

凱蒂:是的。當割草機割草時,你沒有悲傷,也沒有從草的死亡尋求完美無憾,因為你能清楚地看到它。事實上,草木生長茂盛時,你就除草。到了秋天,你也沒因為樹葉的飄落或死亡而悲傷,反而說:「好美啊!」我們也是一樣的。季節不斷地更迭,我們遲早都會凋零,一切都如此地美麗。未經審查過的概念卻使我們無法了知道一點。樹葉之美,在於它抽枝發芽、滋長茂盛,然後凋落大地,讓出空間給下一片葉子繼續展現生命,最後化為樹根所需的養分。那就是生命,它永遠在改變形態,而且永遠完完整整地給出它自己。我們都在盡自己的本分,這是錯不了的。(蓋兒開始哭泣)親愛的,你在想什麼呢?

 

蓋兒:我真的很喜歡你所說的,把它當成一種美,當成季節更迭的一都分,讓我覺得很開心,也很感激。我能以更大的角度來看待死亡,更能欣賞生死的循環。它像是一扇窗,能讓我看出去,並以不同的眼光來重新看待,而且更懂得欣賞山姆和他死亡的方式。

 

凱蒂:他給了你生命,你看到了嗎?

 

蓋兒:是的。他像肥料或說是土壤,使我此時此刻得以成長。

 

凱蒂:當你瞭解我們的痛苦,並樂意分享你所悟出的新生命時,便能回饋它,時時過得很感恩,全然接受它的滋養。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是當時最需要發生的。在大自然中,不會有任何失誤的。你已看出,無法接受它的美麗及完美的人生故事,會帶來多大的痛苦。缺乏瞭解,一定會帶來痛苦。

 

蓋兒:至今,我還無法看出它真正的美。我的意思是,從山姆的死,我己經能看到降臨我身上的美,但仍無法把真正的死亡-他的死-視為美麗的事。我只能看到二十歲的他做出來的蠢事。然而,他只不過用他的方式做他的事。

 

凱蒂:喔,我的天‥‥如果沒有那個故事,你是怎樣的人呢?

 

蓋兒:我會以你欣賞落葉的心態去欣賞他的死亡,欣賞他離世的方式,而不會認為那是錯的。

 

凱蒂:是的,親愛的。透過自我質問,我們會看到愛,而且也只有愛被留下來。倘若沒有那些未經審查的故事,生命只會展露出它的完美無缺。你可以永遠往內心走,從中發掘痛苦和恐懼被瞭解之後所顯現出來的美。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蓋兒:山姆離去了,他死了。山姆是我一手帶大最疼受的男孩。山姆十分俊美、仁慈、善良、懂得聆聽、好奇心強、才華橫溢、無偏見、接納度高、堅強有力。山姆正步上人生的顛峰。

 

凱蒂:請再念第一部分。

 

蓋兒:山姆離去了,他死了。

 

凱蒂:那是真的嗎?「山姆死了」,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

 

蓋兒:不能。

 

凱蒂:把死亡顯示給我看。拿一個顯微鏡來,把死者的細胞放到顯微鏡下,告訴我死亡是怎麼一回事。它只是一個概念!山姆活在哪裡呢?在這裡。(輕觸她的頭和心)你一早醒來,想到山姆時,他便活在那裡了。到了晚上,你躺下來睡覺,他活在你心裡。你每晚入睡時,若沒作夢,那就是死亡,當沒有任何故事時,便沒有生命存在。隔天清晨,你睜開眼睛,這個「我」才開始運作,生命就開始了,山姆的故事也跟著開始了。在你還沒編故事之前,你會想念他嗎?除了這個故事之外,沒有任何東西活著;當我們透徹瞭解這些故事時,我們才能真正活得無憂無懼。現在,當你抱持那個想法時,你有何反應呢?

 

蓋兒:我感受到內心之死,實在很可怕。

 

凱蒂:你是否能找到理由放下「山姆之死」的故事呢?我不是要求你放下這個故事,這個你一直捨不得放下的想法。我們深愛自己的老舊信念,即使它根本毫無用處,可是我們卻日復一日地為它付出一切,全世界都是如此。

 

蓋兒:是的。

 

凱蒂:反躬自問不必有任何動機。它無意教導人生哲理,只是細加審查而已。所以,沒有「山姆之死」的故事時,你是怎樣的人呢?縱使他一直活在你心裡。

 

蓋兒:他可能比當年活著時,更活在我心裡。

 

凱蒂:所以,沒有故事時,你是怎樣的人呢?

 

蓋兒:我會感激這滋養我的肥料,並且喜歡我當前的處境,而不是一直活在過去。

 

凱蒂:請反向思考。

 

蓋兒:當我進入山姆之死的故事時,我就離去了、死了。

 

凱蒂:是的。

 

蓋兒:我現在真的懂了。我們做完了嗎?

 

凱蒂:是的,親愛的。而且這一刻永遠是新的開始。

 

 

需要詳細內容請參考書籍或與thework相關網站聯絡,謝謝!

 

 

 

一念之轉(Loving what Is)
作者:拜倫.凱蒂Byron Katie、史蒂芬.米切爾Stephen Mitchell
譯者:周玲瑩
Byron Katie的網站:http://www.thework.com
線上閱讀: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item/3eb83df1fbb1dcc47831aae3.html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9a711b01018xk6.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