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年的九一一事件之後,媒體和政治領袖都異口同聲說:美國必需全面展開反恐戰爭,一切都改變了。然而,當人們來跟我一起做「轉念作業」時,我發現一切根本沒變。很多人像埃米莉一樣,被他們未審查過的想法嚇個半死,直到他們從自己心裡找出恐怖份子後,才能重回家中,平安地過正常的生活。

 

教導恐懼的老師無法帶給世界和平,但數千年來,我們一直那麼做。唯有有能力扭轉內在暴力的人、有能力由內在找到平安並活出平安的人,才是真正教導和平的人。我們正在等候這樣的老師,這個人就是你。

 

埃米莉:自從上週二恐怖份子攻擊世貿中心後,我一直害怕我會在地鐵或辦公大樓死於非命,因為我的辦公大樓正好位於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和華道夫酒店(Waldorf)附近。我不斷在想,倘若我兒子失去我,那將是多大的打擊。他們只有一歲和四歲。

 

凱蒂:是的,親愛的。所以,「恐怖份子可能在地鐵攻擊你」。

 

埃米莉:嗯,是的。

 

凱蒂: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

 

埃米莉:你是指它可能發生,還是它即將發生呢?

 

凱蒂:即將發生。

 

埃米莉:我不知道它是否即將發生,但我知道它可能發生。

 

凱蒂:當你持有那想法時,你有何反應呢?

 

埃米莉:我覺得很恐怖。為了我自己、先生和孩子們,我早已對我生命的朝不保夕而感到悲傷了。

 

凱蒂:當你持有那想法時,會怎樣對待地鐵裡的人呢?

 

埃米莉:我會自閉,自閉得很厲害。

 

凱蒂:當你在地鐵那樣想時,會怎樣對你自己呢?

 

埃米莉:嗯,我會設法壓抑這念頭,把心思集中在看書和手邊正在做的事。我全身繃得很緊。

 

凱蒂:當你在地鐵裡看書,全身很緊繃地想著那個念頭時,你的心思會跑到哪兒去?

 

埃米莉:我一直看見孩子們的臉。

 

凱蒂:所以,你的心思跑到孩子們身上。你在擁擠的地鐵看書,但心裡看到的全是你孩子們的臉以及自己的死亡。

 

埃米莉:沒錯。

 

凱蒂:這想法給你的生活帶來壓力,還是平安呢?

 

埃米莉:絕對是壓力。

 

凱蒂:沒有那個想法時,在地鐵的你是怎樣的人呢?如果你根本沒想到「恐怖份子可能在地鐵殺死我」,你會是怎樣的人呢?

 

埃米莉:如果我根本沒想到‥‥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心裡完全沒有想到這回事嗎?(停頓片刻)嗯,我應該會像上週一恐怖攻擊發生之前那樣。

 

凱蒂:所以,你在地鐵會比現在舒服多了。

 

埃米莉:確實舒服多了。我從小到大都搭乘地鐵,簡直是在地鐵裡長大的。所以,如果沒有那個想法,我在地鐵裡真的挺自在的。

 

凱蒂:「恐怖份子會在地鐵殺死我」,你會作怎樣的反向思考呢?

 

埃米莉:我會在地鐵殺死我自己嗎?

 

凱蒂:是的。屠殺已經發生在你心裡了。在那一刻,地鐵裡唯一的恐怖份子就是你,你正用自己的想法嚇唬自己。你還寫了別的嗎?

 

埃米莉:我很氣我的家人-我先生、我父母,我們全都住在紐約市-因為他們不肯幫我訂定一套應變計劃來預防愈來愈猖狂的恐怖行動,也不肯在郊區找個全家能避難的地方或是申請新護照、從銀行提領一些錢以備萬一。我很氣他們如此消極被動,害我為了設法應變,整個人快抓狂了。

 

凱蒂:所以,「我很氣我的家人」,讓我們先反轉這一句。「我很氣‥‥」

 

埃米莉:我很氣我不肯幫自己訂定一套應變計劃?

 

凱蒂:你能看到那個嗎?無需這麼消極。訂定一套應變計劃,不僅為了你、你的孩子和先生或為了你紐約的全部家族,最好還要為了紐約市每個居民。

 

埃米莉:我正在努力,但他們讓我覺得好像我那麼做是瘋了,我為此很生氣。

 

凱蒂:嗯,顯然他們不需要一套應變計劃,而且也不想要。只有你需要這套計劃,所以,請擬定一套撤離全紐約市的應變計劃吧。

 

埃米莉:(笑)那聽起來很好笑。

 

凱蒂:我知道。我發現,打從我覺醒之後,很多事情經常讓我們覺得好笑。

 

埃米莉:但是,我仍然很生氣,因為他們讓我覺得好像我是個蠢蛋。

 

凱蒂:你能否在自己內找出像個蠢蛋的你?

 

埃米莉:嗯,在千禧年危機時,我曾做過類似的事,他們大概有前車之鑒。我確實有點偏執。

 

凱蒂:所以,根據他們看到的世界,他們是對的。他們有自己的想法,但你可以心平氣和地規劃自己的應變之計,而無需期待他們照你的計劃去做。

 

埃米莉:我要我的孩子們跟我走。

 

凱蒂:因為他們還小,你可以把他們兩個挾在腋下逃命。只要幫他們扣上安全帶,就能開車把他們載走。

 

埃米莉:我想我最好趕快學開車,我還沒有駕照。

 

凱蒂:(笑)你氣你的家人,因為他們沒有一套應變計劃,而你連駕照都沒有?

 

埃米莉:(笑)現在看起來,實在很荒謬,我看到了。我一直在批評他們,發生狀況時,我連車都不會開。我怎麼沒看到這點呢?

 

凱蒂:現在,讓我們假設你有駕照,但所有的隧道和橋樑都封閉了,所以你必須另外訂一套計劃,至少你必須擁有五份以上的工作來買一架私人直升機。

 

埃米莉:(笑)好啦,我懂了。

 

凱蒂:但是,他們不會允許飛機飛行。

 

埃米莉:不會,絕對不會。

 

凱蒂:所以,你仍留在原地。或許那就是為何你家人不願為應變之計操心的緣故。他們己經注意到隧道會封閉,而且上周不準任何飛機起飛,根本無路可逃。或許他們已瞭解實況,而你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埃米莉:真的可能如此。

 

凱蒂:所以,我們只能從現實處境中尋得平安。根據我看到的事實,你想擬定一套應變計劃的話,非得通靈才行,這樣才能未卜先知,事先知道何時該撤離,該往哪裡走才安全。

 

埃米莉:我裡面有個聲音說,我現在就該遷出市區。不過,問題是哪裡才算安全之地呢?談到通靈的本事‥

 

凱蒂:那麼,你應先學習通靈才行。但依我所見,這通靈都無法幫人贏得樂透。

 

埃米莉:那倒是真的。

 

凱蒂:所以,「你需要一套應變計劃」,那是真的嗎?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

 

埃米莉:我現在不敢確定那是真的了,都是一種自我安慰罷了。

 

凱蒂:喔,親愛的,去感受它吧!或許你家人早就知道了。

 

埃米莉:我想,我根本不是一個善於計劃的人,所以不必作計劃了。

 

凱蒂:當然不必。你無法用計劃征服事實。你當下所在之處或許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天曉得!

 

埃米莉:我壓根兒沒想到那個。

 

凱蒂:倘若沒有「我需要一套應變計劃」的想法,你是怎樣的人呢?

 

埃米莉:比較不擔心,也不必隨時戒備,會活得輕鬆一點。(停頓一下)但也會更生氣,(哭泣)更悲傷,非常非常地悲傷。死了那麼多人,讓我的城市面目全非,我卻愛莫能助。

 

凱蒂:很好,那是事實真相,你確實愛莫能助,那才是真正的謙卑。對我而言,那是一件好事。

 

埃米莉:我只是一向習慣未雨綢繆,掌控先機,至少要保護得了我的親人。

 

凱蒂:而且需要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但那只能保住一陣子,現實最終仍不會放過我們的。我們若能把所有令人驚歎的能力,那種未雨綢繆的能力,跟謙卑調和在一起,那就會發生大用了。那樣,我們腦子才想得清楚,也才能做出有益的事情。好!「我需要一套應變計劃」,請反向思考。

 

埃米莉:我不需要一套應變計劃。

 

凱蒂:感受一下。它是否可能同樣真實或更真實些呢?怎樣更真實呢?

 

埃米莉:的確有這可能。我看到它很可能更真實些。

 

凱蒂:喔,親愛的,我也是耶。那正是我能隨遇而安的原因。當你驚惶亂竄,就會到處碰壁。回頭看看你先前所在之處,便會看到其實它是更安全的。一旦發生事情,而你並沒有任何應變計劃時,你會臨機應變,會在你所在之處找到你需要知道的一切。事實上,你早已在過那種生活了。當你需要一枝筆,隨手一伸就拿到筆了。倘若那裡沒有筆,你會去買一枝。在突發的緊急狀況也是如此。如果沒有恐懼作祟,你該做什麼,就像伸手拿筆那麼清楚明確。恐懼並不會讓你更有效率,它只會讓你既瞎且聾。讓我們再聽一下你寫的其它答覆。

 

埃米莉:好。我認為恐怖份子因著他們對仇恨和強勢的需求,變得非常愚昧無知。他們不擇手段去傷害我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很可能下毒或汽車炸彈。他們邪惡、愚昧無知,而且,他們成功了,還很強勢。他們能毀滅我的國家。他們像蝗蟲一樣,東藏西躲,伺機傷害、毀滅,殺死我們。

 

凱蒂:所以,「這些恐怖份子是邪惡的」。

 

埃米莉:是的。

 

凱蒂:你敢肯定那是真的嗎?

 

埃米莉:我敢說他們是愚昧無知的。他們不知道暴行對我們造成的後果。

 

凱蒂:你能百分之百肯定那是真的嗎?他們真的對此一無所知嗎?親愛的,這句話很有意思。你能肯定他們對於痛苦、死亡和苦難一無所知嗎?

 

埃米莉:不,不是對那個無知,因為他們大概早已吃夠苦頭了。我無法肯定那是真的,我認為他們或許經歷過痛苦,才會作這種反彈。但是,暴行永遠無法達到目的,他們對於這點仍是愚昧無知的。

 

凱蒂:或者說他們並非無知。他們相信的想法正好與你相反:暴力才能達到目的。他們認為整個世界教他們要這樣,他們被那想法控制住了。

 

埃米莉:但是,那是沒用的,真的。刻意傷害別人時,你若不是愚昧無知、神志不清,便是精神變態。

 

凱蒂:你可能是對的,很多人都會同意你,但我們在此不是談論誰對誰錯。所以,讓我們回到你剛才念的,並把它反向思考。

 

埃米莉:我認為恐怖份子因著他們對仇恨和強勢的需求,變得非常愚昧無知。

 

凱蒂:請反向思考。

 

埃米莉:我對仇恨和強勢的需求,變得非常愚昧無知。那是真的。我需要一個應變計劃來使我感到有力量。

 

凱蒂:是的,仇恨的感受呢?

 

埃米莉:嗯,它確實賦予我一些力量。我的意思是,它使我不再那麼無助。

 

凱蒂:當你憎恨時,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呢?

 

埃米莉:我被困住了。我無法跨越它,它讓我身心俱疲。

 

凱蒂:你需要為你的立場辯護,並且努力證明你的仇恨是對的,不但理由正當,而且還很值得。過那種生活,你感覺如何呢?當你持有「他們是邪惡且愚昧無知」的想法時,會如何反應呢?

 

埃米莉:這樣說起來,我確實感到很虛偽,事實上,我不確定會再有那種感受了。

 

凱蒂:從他們的處境來看,他們的仇恨絕對是理由正當,因而寧可為它犧牲性命,替天行義。他們深信不疑,才會用自己的生命撞向世貿大樓。

 

埃米莉:是的。

 

凱蒂:他們的仇恨對他們不是障礙。當我們執著概念時就會如此,而那個概念是:「你們是邪惡的,即便一死,也要跟你們同歸於盡。這是為了全世界的利益著想。」

 

埃米莉:我能懂。

 

凱蒂:所以,請繼續作反向思考。

 

埃米莉:在我的愚昧無知裡,我是邪惡的‥

 

凱蒂:‥‥我對這些人的背景一無所知。他們必定明白當一個自殺客,帶給他們家人的痛苦。

 

埃米莉:好吧。

 

凱蒂:他們在這一層面並非無知,不過在另一層面他們仍是無知的,因為他們的想法只會帶來更多的痛苦。所以請繼續反轉邪惡和無知後面所寫的話。

 

埃米莉:他們是邪惡、愚昧無知,而且,他們成功了,還很強勢。

 

凱蒂:我‥

 

埃米莉:我是邪惡、愚昧無知、成功而且還很強勢嗎?

 

凱蒂:是的,當你自以為正義的時候。

 

埃米莉:喔,沒錯。我認為擬定應變計劃是對的,其它人都蒙懂無知。

 

凱蒂:所以,讓我們繼續下去。「他們像蝗蟲一樣」,把它反向思考。

 

埃米莉:我像蝗蟲一樣,東藏西躲,伺機傷害我、毀滅我、殺死我?

 

凱蒂:是的。

 

埃米莉:我的想法像蝗蟲一樣。

 

凱蒂:正是。你那些未審查過的想法像蝗蟲一樣。

 

埃米莉:對啊。

 

凱蒂:此刻,我沒看到任何恐怖份子,只有一直跟你同住的那個恐怖份子:你自己。

 

埃米莉:是,我明白了。

 

凱蒂:我活得很心安,而且每個人也該活得心安。我們全都該結束自己的恐怖主義了。

 

埃米莉:我明白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多麼傲慢啊。

 

凱蒂:就在這裡,我看到了改變的可能性。要不然,我們全都像蝗蟲,原始生物一樣-甘願為一個主張而死。

 

埃米莉:我們如何為一個主張而死呢?

 

凱蒂:嗯,親愛的,如果有人在追你小孩,那時‥‥你看著吧!

 

埃米莉:好。是的。

 

凱蒂:我的意思是,你父母沒做應變計劃,你不惜對他們發火。感覺一下你跟自己家人敵對的那種感受。

 

埃米莉:是的。

 

凱蒂:他們怎麼那麼不上道?你把他們推出門,他們抗議:「別管我們的閒事!」你還是強拉他們出去,去哪裡呢?就你所知的,你會把他們拉到受攻擊的社區裡。

 

埃米莉:那倒是真的。那也是傲慢自大,甚至是瘋狂。

 

凱蒂:你還寫了什麼?

 

埃米莉:我不想再看到全身佈滿灰土的人,就像那天我在回家路上看到的。我不想再看到戴著呼吸面罩或受驚的神情‥‥問題是,媒體不斷回放雙星大樓倒塌的畫面,感覺起來,那慘案好像持續發生了一整個星期。

 

凱蒂:「問題是媒體不斷回放」,請作反向思考。

 

埃米莉:我不斷回放。

 

凱蒂:是的。「我要媒體停止‥‥」-反向思考。

 

埃米莉:我要我停止。

 

凱蒂:所以,在自己身上下點功夫,你的心就是媒體。

 

埃米莉:我不確定該怎麼做。

 

凱蒂:你可以讓心裡那些畫面接受反躬自問的質詢。因為事實上,此刻你眼前沒有人佈滿灰土。除了在你心裡以外,這裡根本沒有任何事發生。(停頓很久)好,讓我們回到現場探查究竟。請描述你心裡那個全身覆蓋灰土的人,最好描述一下最震撼你的那一位,你實際看到的那個人。

 

埃米莉:嗯,最讓我震撼的那個人,就是世貿中心雙星大樓倒塌後,我在辦公大樓外面等我先生,過了大約兩小時後遇到的那位男士。我在市中心工作,所以那個人應該已走了至少六十個街口。我們回家途中,看過很多灰頭土臉的人,但是這個人最特別,他身穿一套剪裁合身的昂貴西裝,手提公事包,臉上戴著電視上看得到的那種呼吸面罩。他整個人非常灰暗-整個頭、西裝、鞋子、公事包,全都佈滿灰土,而灰土仍像剛剛落下的樣子。他好像一具殭屍,一逕往前走,不東張西望。他必定還在受驚之中,而且很明顯地,他是從世貿中心一路走到這裡的。在市中心裡,一切依舊明亮,看起來很正常,卻迎面走來這個遊魂。那天對我衝擊最大的,莫過於這個人了,我當場一潰不起。我想:「現在,它已走入我的世界,而且迫在眼前了。」

 

凱蒂:親愛的,很好。現在我要跟你一起來看看它。「他很像一具殭屍」,那是真的嗎?

 

埃米莉:他確實看起來很像。

 

凱蒂:當然看起來很像:看看是誰在說這故事啊!這男士隨身帶著公事包,他會想到拿公事包或許只是想回家而已,當時已無地鐵可搭,而他可能想盡早趕回家人身邊,讓他們知道他沒事。

 

埃米莉:是的。

 

凱蒂:他腦子清楚得很,因為他還記得戴上呼吸面罩,而你沒有。

 

埃米莉:嗯...

 

凱蒂:根據你的描述,他的狀況比你好多了。

 

埃米莉:(停頓一下後)可能是吧。我離災區很遠,只能坐在那裡感受那種極度的疲累和害怕。

 

凱蒂:「那男士很像一具殭屍」,當你持有那個想法時,會作何反應呢?

 

埃米莉:我覺得很恐怖,好像世界末日到了。

 

凱蒂:當你看著那個人,倘若沒想到「他很像一具殭屍」,你會如何呢?

 

埃米莉:我只會想:「那個人全身佈滿了灰土,我希望他快到家了。」

 

凱蒂:他是一個聰明人,而不是一具殭屍。他匆忙逃離大廈,甚至還記得拿他的公事包,他當機立斷作了那件事,我不認為他有應變計劃:「如果遭到飛機擊中,而我能僥倖逃離的話,我想我該拿我的公事包作為應變措施,然後走路回家。」 

 

埃米莉:他已走過六十多個街口了。我想,那一瞬間的他,在我心中成了整個事件的象徵。

 

凱蒂:是的,可能是他提醒了你如何有效率面對災難。他帶著公事包,而且走了六十個街口。但是,你看到他時,你的心情如何呢?

 

埃米莉:我好像整個人嚇呆了。

 

凱蒂:是的。他當時做得很好,而你像一具殭屍,卻把這形象投射到他身上。如果你在危急當中需要找人協助時,你看到自己站在那裡,而他也站在那裡,你會向誰求助呢?

 

埃米莉:(笑)我會向他求助,真不可思議啊!我一定會向他求助。

 

凱蒂:親愛的,很好。所以,請溫柔地把那一句反轉成「我願意‥‥」

 

埃米莉:我願意看到另一個全身佈滿灰土的人。 

 

凱蒂:是的,即使只在你心裡看到-因為自從那次之後,除了在你心裡之外,再也沒看到任何一個那樣的人。所以「事實」和「故事」從不相符,而且事實永遠更為仁慈。看著這一切如何在你的生活裡演出,尤其是跟你的孩子,那會是很有趣的事。他們會從你身上學會無需防衛和計劃,而且也學會他們永遠知道要做什麼。他們會看到他們當下所在之處沒有問題,他們所去的任何地方也沒有問題。沒有「我需要一套應變計劃」的可怕故事時,你便會想起一些不錯的點子,例如:萬一電話斷訊時,事先約好在何處會面。當你的孩子超過蹣跚學步的階段,學開車或許對你很有用,車內隨時放幾張地圖和一些應急物品。誰知道一顆冷靜的心會想出什麼好點子呢?

 

埃米莉:謝謝你,凱蒂,我明白了。

 

凱蒂:喔!親愛的,不必客氣。我喜歡看到你能面對赤裸裸的真相,而不屈就於謊言。

 

當你相信自己痛苦得合情合理時,

 

你就完全悖離了事實真相。

 

 

 

需要詳細內容請參考書籍或與thework相關網站聯絡,謝謝!

 

 

 

一念之轉(Loving what Is)
作者:拜倫.凱蒂Byron Katie、史蒂芬.米切爾Stephen Mitchell
譯者:周玲瑩
Byron Katie的網站:http://www.thework.com
線上閱讀: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item/3eb83df1fbb1dcc47831aae3.html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9a711b01018xk6.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