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是帶著利刃的抱怨,通常是針對某人而發出,意圖貶低此人。有些人認為批評能有效地改變另一個人的行為,其實,批評倒是比較可能造成反效果。

 
我在第一章提過,我和家人住在彎道邊,而令人難過的是,我家的狗金吉爾就在彎道上被撞死了。由於我們家離速限從二十五英里變成五十五英里的交接處並不遠,所以車子駛過我家門前時,通常都是速度飛快,而我對這一點非常感冒,尤其是金吉爾去世之後。

 
通常,車子疾駛而過時,我都是開著除草機在割草。我會對駕駛人大喊"開慢一點",有時候則不只大喊,還會揮動手臂,想叫他們不要開快車。讓我愈來愈火大的是,我發現他們幾乎很少減速,還在飛車行經時別過頭去不看我。有一輛黃色的跑車最可惡,無論我怎麼高聲尖叫、用力揮手,那個年輕女郎還是在我家門前危險地飛速疾駛。

 
有一天,我在後院割草,桂兒在前面種花,我注意到那輛黃色的跑車逐漸駛近,速度飛快依舊。我什麼也沒做,因為我覺得不管用什麼辦法叫她減速,都是白費力氣。然而,當車子經過我家門前時,我注意到剎車燈亮了一下,車速放慢到了安全程度。

 
我很驚訝,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部跑車不是以要命的速度呼嘯而過。我還注意到那個看來總是沉著臉的年輕女郎在微笑。在好奇心驅使下,我關掉除草機,走到前院問桂兒,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而讓那個女人減速。桂兒頭也不抬地說道:"很簡單啊,我只是微笑,對她揮手。"我說:"什麼?"桂兒說:"我對她微笑,把她當成老朋友一樣對她揮手,她也對我微笑,車速就慢下來了。"
 

連月以來,我試圖用批評這個女人的方式讓她減速慢行。我想要讓她知道,她這樣開快車是錯的。桂兒則用善意對待她,而她也回應以善意。我仔細想想,覺得這很合情合理。開車經過的女郎可能被除草機的聲音干擾,而沒有聽到我的抨擊,我的手勢也可能只是讓我看起來很蠢。對她而言,我是一個坐在除草機上發脾氣的傢伙,難怪她想避開眼神接觸,急忙駛過。相反地,桂兒看起來則像是待她如友的和善鄰居。我之前都在批評,而桂兒卻以正面肯定的方式對待她。我再也沒有見過那輛黃色跑車從家門前飛速駛過,反而總是減到安全速度,直到過了我們家附近才又加速。

 
沒有人喜歡被批評。而且我們的批評往往只會擴大、卻不會消弭被我們批評的事端。傑出的領導者都知道,人們對於欣賞的回應,要遠比對批評的回應更為熱烈。欣賞能激勵人們表現優越,以獲得更多賞識;批評則使人耗損,當我們貶低別人時,其實也是在默許此人往後依然故我。例如,如果我們批評某人懶散,當他們和我們接觸時,便會接受自己是懶散的事實;這等於給了他們默許的權利,可以表現出與"懶散"這個標籤相稱的舉動,懶散的行為便會反覆出現。
 

每個人共有的頭號需要,就是獲得認可、受到重視,能感覺到自身的重要。即使我們天性內向,也還是需要他人的注意,特別是我們視之為重要的人。即使這種注意是負面的,像是批評,我們也會重複同樣的行為,以獲得自己心中渴求的注意。這種行為鮮少是有意識地發生,而是在不加思索下完成的。我們都喜歡被注意,也會以各種方式去取得注意。如果這種注意帶有批評意味,我們則會向下修正,以達到批評者的負面期望。

 
我們都知道有些父母,只會注意孩子不理想的表現,而非去讚賞他們所拿到的好分數。當孩子把得了四個A和一個C的成績單帶回家,父母會說:"怎麼會拿C?"父母注意的焦點,就只是那一個普通的分數,而不是其他四筆優異的成績。不久前,我女兒莉亞的成績開始退步,而我和桂兒便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難看的成績上,企圖驅策她進步。讓我們驚訝的是,她的其他科目成績反而也開始退步了。所幸我和桂兒及時領悟過來,她的成績就只是"她的"成績。我們開始稱讚她在哪些科目上表現優異,然後只是問她滿不滿意自己的成績單。如果莉亞說:"滿意。"即使她的成績低於我們認為她應該達到的標準,我們也不會干涉。沒多久,她的成績就逐漸好轉了,到現在已經好幾年都全部拿A。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不抱怨的世界
作者:威爾•鮑溫Will Bowen
譯者:陳敬旻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9/19699/1.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