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位與此不相干;體位沒什麼意義。真正重要的是態度—是心靈的定位而不是身體的位置。舉個例子,男人在上,女人在下—男人在女人之上。這是一種自大狂的體位,因為男人總以為他比女人好,比女人優越,地位比女人高。他怎麼可能屈居女人之下?

 

但全世界的原始社會都採取女人在男人之上的體位。因此非洲人把男人在上的體位稱為「傳教士姿勢」,因為基督教的傳教士第一次到非洲時,土著根本看不懂他們在做什麼。他們以為這樣會害死女人。

 

男人在上的姿勢在非洲被稱為傳教士姿勢。非洲原始人認為這樣太殘暴—男人竟然在女人上面。女人比較軟弱嬌嫩,因此她應該在男人上面。但要男人覺得他比女人低—在她下面—是很難的。體位可以改變,但不要對體位太計較,調整自己的想法就行了。

 

向生命力屈服,漂浮其間。有時候,只要你全心全意屈服,你的身體會自動在適當的時刻選擇正確的體位。如果伴侶雙方都深深的屈服,他們的身體就會按照需要選擇正確的體位。

 

愛你的女人,在她的溫暖之中溶解。暫時忘記快感,忘記你的理智,也忘記一切你幻想的東西。暫時在真正的女人裡面融化。

 

不要在腦子預設一幅春宮畫面,不要用理智考慮快感。讓快感成為純感性的、肉感的、發自肺腑的感覺。

 

融化在女人裡面,好像你再變回母體子宮裡的嬰兒。除非你能從心愛的人身上得知這種感受,否則你就不是真正了解心愛人。

 

像一個又回到母親子宮的孩子,與她完全結為一體,讓所有的距離完全消失。在那一刻你就會知道屈服是怎麼回事。

 

和一個女人做愛,不要嘗試證明任何事。不要嘗試證明任何事—因為你一開始嘗試證明,你得理智就界入了。在你跟一個女人做愛當中,忘記你是一個男人而她是一個女人。彼此的界限相互滲透而合為一體。不要堅持做男人,否則你會錯過交會的一點—因為男女之分會再度出現;你是男人而她是女人。

 

很多人以為自己性無能,但真正性無能的人很少見。我很同情這種人—因為他沒有能量可以轉化,沒有能量可供做轉化之用。他會錯過那種歡樂。他會錯過來自性的歡樂,也會錯過超越性的歡樂。他實在太可憐了。

 

但真正的性無能很少見。一百個性無能的人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因為相信自己性無能才變得性無能。各種動物都有高潮—從最小的生物以至最大的大象;牠們不擔心,因為他們不看馬斯特(Masters)和強森(Johnson)寫的書。他們都在享受歡樂。

 

事實上,人類是唯一會發生性無能的動物。沒有一種其他的動物會變的性無能,因為他們根本不擔心這種事。

 

擔心使人變的性無能。

 

早發性射精也根本不構成性的問題;這毋寧是一種心理上的問題。生理上而言,一點問題都沒有,不過你一心想趕快辦完事而已,就是一因為趕快才造成早發性射精。將近七成的西方男人有這種困擾。七成是相當可觀的多數。事實上,已有少部分人開始認為早發性射精是正常的,因為七成一定是正常的。事實上一定是剩下的那三成有問題;所謂正常指的是一般人。七成不久會增加為八成九成。他們的人越來越多。

 

人類歷史上,早發性射精從未像在現代西方構成這麼大的問題—在美國尤其嚴重。因為它是第一個趕時間的文明,第一次出現一個如此重視時間的文明。東方人很少為早發性射精所苦,因為事情進展的比較慢,沒有人趕時間。

 

時間絕對是夠的,甚至還有更多;永恆在等待你。東方人相信死後有輪迴,人可以轉世投胎,在永恆中生生不息。

 

認為人只有一世可活的西方觀念使人非常緊張。只能活一次?—那你應該馬上把所有的事做完,否則生命就遛走了!因此一切都得趕時間,動作要快。那樣的心態造成了這個問題,那樣的心態催著人凡事都要趕快。它從內心深處發號施令:快點做,加緊腳步,早點結束。

 

只要這種要求趕快的熱望存在一天,以最快的速度趕辦一切就好像是生命中唯一的大事。但所有的大事都必須審慎從事,以免出錯。這樣的事需要時間,讓你慢慢達到飽和。

 

人為什麼也那麼多相互接觸的方式—同性戀、雙性戀、一對一或集體行為?

 

人有選擇的自由。選擇能使你墜入地獄,也能使你成佛。一切都靠你自己,看你如何運用你的自由。我不過是說,如果你的生活中必須有性,你至少可以選擇你的風格,你有選擇風格的自由。如果你決定當笨蛋,至少你該有選擇當什麼樣的笨蛋的自由。

 

我努力想幫助你超越性,如果你是同性戀者,你必須超越同性戀;如果你是雙性戀者,你必須超越雙性戀。還有些人兩者都不是,他們自戀,進行自體性行為。他們也必須超越這種自體性行為。

 

人必須超越性,不論是什麼樣的性。因為只有超越生物的本能,你才能了解自己的靈魂。一個人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自己的風格、自己的生活後,性的問題就會不藥而癒。性問題之所以一直存在是因為你的生活精力正朝一個令你不快的方向前進。 

 

就好比從事一件你非但不喜歡、而且打從心底裡厭惡的工作,這會變成一種慢性病,因為每天你都在做同樣的一件自己討厭的工作。

 

然後忽然之間,有一天你開始做自己喜歡做的工作,你很驚訝它給你帶來偌大的狂喜。然後一且切都源源擁至—愛、祈禱、冥想、親情—所有的一切!這是我的觀察—處理性的態度極具象徵性;你整個人生中的每一件事都從而顯現。

 

性被稱為「原罪」—其實它既不「原始」,也非「罪惡」。直到今天,社會一直反對性—宗教與教會反對它—它們製造出一種非常非常無意識的仇恨。你或許不曾意識到,你可能在心裡找不到它的蹤跡,對它一無所覺。

 

它處於身體最基本的層次,純屬於感官,因為人類被教導仇視性已達數個世紀之久。這種仇恨必須解除,恨與譴責必須消除,只有在你開始學習尊敬性時,恨才可以消除。

 

很多擁有充滿性壓抑的童年的人都是如此。小孩子不許—因為社會不允許,他不能觸摸自己的性器官,他不許玩弄它。

 

一切發生的太早,你根本不記得。

 

搖籃中的嬰兒玩弄自己的性器官,母親就會過來拿開他的手。要知道這對孩子而言是一大驚嚇,他開始害怕觸摸自己的性器官。

 

觸摸它是多麼的快樂啊!好舒服啊。孩子經由它獲得一種與性無關的高潮;它帶來高潮。觸摸和玩弄性器官是自然的本能。孩子完全不知道這有什麼不對,他還不知道罪惡感!他只是在做一件發乎自然的事。

 

他一次又一次被阻止,一次一次受到譴責。他看得出母親臉上的不悅,父親臉上的不悅,漸漸能力就萎縮了,他開始恐懼。

 

性能力約在十八歲時達到巔峰。

 

男人從未有如此強壯的精力,女人將滿十八歲的時候,享受性高潮的能力同樣達到最高點。但我們嚴禁他們做愛。我們強迫男孩子住在男生宿舍裡。男孩和女孩在警察、官員、校長、老師、舍監嚴密防守下,壁壘分明,不得擅越雷池一步。他們毫不讓步的阻擋在中間,不許男孩向女孩接近,也不許女孩向男孩靠近。

 

為什麼?為什麼如此小題大作?他們想閹割一頭兇猛的公牛。所謂「生命的真相」不過是一種刻意美化的說法,它不過用來掩飾一個很簡單的事實—不許提起性。他們甚至不願意使用「性」這個自眼,因此編出一個暗號:「生命的真相」。

 

生命的什麼真相?就是絕口不提性嗎?人類的過去一直容忍這個謊言存在。孩子早晚會發現—事實上他們老早就發現了。但他們是經由一個錯誤的方式發現,因為沒有適當的人願意教授導他們,他們只得靠自己摸索。

 

他們搜集線索,他們成了偷窺狂—你們要為他們落到偷窺狂的地步負全責。他們從錯誤的來源,從邪惡的人那兒蒐集情報。

 

因為性在它正常的部分遭受到壓抑,它就從腦袋裡湧出來,造成了春宮。這有很多重的危險。其中之一是:如果你對春宮過於著迷—這是全世界都有的現象—真正的女人就此失去了吸引力,真正的男人也失去了吸引力。

 

接著就會發生一件嚴重的問題,你的幻想需要你在花花公子雜誌裡看到的那個女人才能滿足,但你找不到那樣的女人—不論你找到誰,她都有缺點。現在什麼都滿足不了你。漸漸的,漸漸的,現實就變得不真實,而假象確變得愈來愈真實。

 

壓抑性的男人可以當個好軍人,因為他有精力,而且他渴望進入別人的身體。刺刀不過是性器官的象徵。殺人是一件猥褻的事—你可知道?在我看來,暴力是世間唯一的猥褻。插進女人的身體是一件絕美的事,讓一個男人的身體插入—美妙無比。但是一把刺刀?—太醜陋了。

 

如果你壓抑性,你就能成為一個好軍人。所以所有的軍隊都壓抑性,壓抑性最厲害的軍隊將成為最強大的軍隊。

 

達到高潮就是失去控制的能力。

 

你可以永遠的控制,坐在自己的精力之上,控制住它。「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這是對的,那是錯的。」你一直在那麼做,禁止,壓抑。你只許到某個限度,再過去就危險了,只准適可而止。那麼你怎麼能有高潮呢?

 

如果你做別的事不能有高潮,性方面當然不可能達到高潮。如果你發怒時能控制自己,你在性方面就不會有高潮。唯有你發怒達到高潮,才能在性方面也達到高潮,人是完整的一體,如果你沒法子大發雷霆,又怎麼可能全心全意去愛?不可能的。

 

一個自然的人所有感情方面都會達到高潮。

 

我們壓抑動作。尤其全世界都壓抑女人在做愛時移動或扭動。他們像死屍一樣靜臥不動。你對她們採取行動,她們不對你採取任何行動。她們是全然被動的伴侶。為什麼這樣?為什麼全世界的男人都這樣壓抑女人?

 

因為恐懼—因為一旦女人的身體著了魔,男人就很難滿足她;因為女人能有連續性高潮,男人確不能。女人至少能有三次連續性高潮,男人卻只能有一次。男人的高潮會使女人更興奮,渴望進一步的高潮。那真太困難了。那該怎麼辦呢?她立刻需要另一個男人,但集體性行為是項禁忌。

 

我們在全世界建立了一夫一妻制的社會。我們似乎覺得壓抑女人是好的。因此真的有八成到九成的女人從不知道高潮是怎麼回事。她們會生孩子,那是另一回事;她們能帶給男人滿足,那也是另外一回事。但她們自己卻永遠不滿足。因此如果你發現全世界的女人都在受苦受難—悲傷、痛苦、沮喪—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她們的基本需求得不到滿足。

 

吃喝能帶給你性的愉悅,因為性中心和嘴巴是連結在一起的。所以接吻才是那麼性感的一件事。除此之外還有什麼理由可以解釋?如果你熱烈的吻一個人,你立刻會覺醒性慾高漲。

 

你問為什麼?—你想嘴巴和性器官距離那麼遠?事實不然,它們相接,它們是同一種能量的兩極。因此當性的一極感到饑渴時,全部的能量都擁向口腔,你會吃的更多。嚼口香糖或其他的東西。

 

再不然的話,你會不斷的講話,讓嘴巴不斷的運動。因此之故,有些人會一整天說個不停。甚至白天還不夠,如果你晚上還坐在他們身旁觀察,你會發現他們還在說話。

 

如果能量的一極被堵塞,另一極就必須發動,因為能量必須發散,你不能把它封閉在體內。如果性能量運行流暢,一切都毫無阻滯,一切都和諧無間。你就能保持良好狀況,達到某種平衡。

 

一旦性能量被堵在某處,體內各處都受到影響。它們自然而然先湧向頭部,因為性器官和頭部恰為兩極—兩者是相對的。漸漸的,性衝動轉變進入更高的層次。你變得更有創造力—你開始創造—繪畫、寫詩、演奏樂器等。這不叫壓抑。這是表現。

 

西方尤其是在佛洛依德開啟了心理學的奧秘後,把性視為生命的同義字,堅持人要始終有「性趣」的觀念就興起了。即使你已七老八十,還是該對性感興趣。如果你失去「性趣」,就等於失去生趣,那麼就不再有需要你,你已經老朽無用。

 

性與生命具有相同意義的觀念根本無憑無據。性與生命在某些階段確實具有相同的意義。它們在兒童時期不具有相同意義;但在青壯時期,它們是同義的;而到了老年,它們又不具相同意義了。老年有它獨特的美,它獨具的寶藏,正如同青春擁有它獨特的美與寶藏一樣。

 

十四歲時性已成熟。從出生到性需要十四年。人生的另一個盡頭也完全相同。從性到死亡也需要十四年。因此如果你六十五歲,「性趣」自然而然的慢慢消褪—-太棒了,好得很!!現在,如果你要為另一場旅程做準備,渡向彼岸,你可能只剩十四、五年的光陰。八十歲時你將不在人世。

 

性的撤退給你暗示—為死亡預備的新開始。總有一天你要超越性,但一定要經過性才能達到超越,如果你進入的方式就錯了,達到超越的境界將格外困難。因此,過程本身就是超越的一部份。

 

轉載:http//blog.yam.com/ss123123/article/699911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