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性只是體內一股無意識的機械化衝動,它就是錯誤的。記住,性本身沒有錯,錯在機械化。如果你能把智慧的光帶進性行為,這種光就能改變它。它不再只是性而已—它成為截然不同的東西,不同到西方人根本沒有詞彙足以表達它。印度人為它取了個名字:譚崔(Tantra)。西方人卻無以名之。當我們以智慧為軛,把性結合在一起時,就產生了一種全新的能量—這種能量叫譚崔。

 

如果你太重視技巧,你會錯失譚崔的秘密。譚崔清靜無為,絕對不能牽涉到技巧。你可以學習技巧—你可以學習某種技巧使性交延長。如果你以非常非常緩慢的速度呼吸,如果你一點也不趕忙的呼吸,性交就能一直持續。但如果你刻意控制,性就不會進入狂野而天真的境界。它不會成為一種冥想,而完全出於理智。

 

真正的譚崔不是技巧,而是愛;不是技巧;而是祈禱;不以理智為中心,而是發乎內心的鬆弛。譚崔的性交可以持續好幾個小時。我們要進入一種完全靠我們的直覺、不滲一點理智的境界,使我們與最高的自然合為一體—女人消失無蹤,成為通往永恆的一道門戶。這是譚崔對性的定義:回歸到純然的天真,純然的合為一體。

 

譚崔帶給你至高無上的鬆馳,使你獲益無窮。性伴侶交換生命的能量,融化在彼此之中。他們形成一個圓,他們的能量循著一個永無盡頭的圓運動。他們互給對方生命,新的生命。能量不會因而損失,相反的,能量會逐漸增加,因為經由與異性接觸,你的每個細胞都受到挑逗,變得興奮。

 

如果你沉浸在這種興奮的感覺之中,不急於把它導向巔峰,如果你在開始的階段留連,而不一下子變得太熱烈,只保持溫暖的感覺,讓雙方的「溫暖」接觸,你們就可以持續很常很常的時間。

 

不要射精,不要把能量放出來,讓它變成一種靜心,經由它你們會成為一體。

 

有兩種高潮,兩種類型。一種大家都已經知道,你到達亢奮的巔峰,然後就再也不能前進。結束了。譚崔卻以另一種高潮為中心。如果我們稱第一種高潮為中心。如果我們稱第一種高潮為巔峰式高潮,譚崔的高潮就是深谷式高潮。你不會從而到達亢奮的峰頂,而是到達鬆弛的最深最深的谷底。兩者都必須從亢奮開始。因此我說兩者開始時是一模一樣的,但結局卻截然不同。

 

首先,亢奮之感必須非常強烈—越來越強烈。你必須在這種亢奮中擴張,你必須幫助它到達巔峰。其次,亢奮不過是開始。一旦男主角進入,男女雙方就該放鬆。不需要動作。他們可以放鬆而滿懷愛意的擁抱在一起。只有當男人或女人開始感覺勃起即將消失時,才可以有輕微的動作或挑逗。但目的一達就該恢復放鬆的狀態。你們可以使這樣的擁抱持續數小時而不射精,然後一塊兒沉沉睡去。這樣—就是這樣—就構成深谷式高潮。雙方都放鬆,他們以兩個放鬆的個人而接觸。

 

一般的性高潮看起來像神經病,譚崔高潮卻是一種既深沉又鬆弛的冥思。

 

你可以隨心所欲的沉浸其中,因為能量完全不慮流失。相反的,你會從中獲得能量。只要相反的兩極接觸,能量就會源源不斷得誕生。

 

譚崔式的愛可供你盡情享受,一般的性卻必須有節制,因為它會剝奪你的精力,身體必須經過修養才能復元。

 

精力恢復快,你會再度失去它。

 

當我說「性行為時」時,聽起來似乎是必須花力氣去做的一件事。事實不然!只要一直在玩耍,連想都不要去想性行為。它可能會發生,也可能不會發生。

 

如果在單純的玩耍中發生,它會使你更容易進入深谷。如果你一直記掛它,那麼就是你在誘導他:你在跟心愛的人玩耍,可是你心裡想的是性,那麼玩耍不過是個假動作。你人在此刻,心卻已進跳入未來,這樣的的心思只會朝未來發展。

 

只是玩耍就夠了。忘掉性行為。他會發生的。到時讓它發生就好,那樣才特別容易放鬆。它發生的時候也只是放鬆就夠了。依偎在一起。全心全意相互廝守,並因而感到快樂。

 

性行為分為兩部分—開始和結束。停留在開始的階段。開始的時候比較放鬆而溫暖。千萬不要急著步入結束。把結束的事完全忘掉。

 

如何停留在開始階段呢?有好幾個訣竅:第一,不要把性行為當作通往任何地方的手段。根本不要把它當作手段,它本身就是目標。它沒有目標可言;它絕不是手段。

 

其次,不要想到未來,讓自己留在現在。如果你在性行為開始的階段就無法停留到現在,那麼你永遠不可能置身於現在;因為這種行為本身的特色就是你必須處在現在。

 

停留在現在。停留在這一刻,不要想到任何地方去,讓自己融化。性行為當中,閉上眼睛。感覺對方的身體,感覺對方的能量流向你,包圍你,在其中融化,該來的一定會來的。繼續保持放鬆、放鬆、放鬆,即使不射精也不代表出了問題。一點問題都沒有!不要以為自己做錯過什麼;什麼都不會錯過的。

 

深谷出現之前,你會覺得好像錯過了什麼,但這不過是種舊習慣罷了。只要等一段時間,一個月或三個星期,深谷就會開始出現。深谷一旦出現之後,你就會完全忘記巔峰了。巔峰相形之下遜色太多了。但你必須等待,不要勉強,不要試圖控制它。只要放鬆就夠了。

 

跟心愛的人如此的擁抱,如此深刻的溝通—你的感官會像樹葉般顫動,讓自己加入這樣的顫動。一般人甚至變得恐懼,做愛之中不敢讓身體動的太劇烈,因為身體運動太過度,因性行為就會散部到全身各處。

如果它集中於性中心,你就可以控制它。理智能繼續掌握一切。

 

當它們散佈到全身,你就無法再加以控制。你會開始發抖,你會開始尖叫。一旦身體取得控制權,你就無法再控制自己的身體。

 

強風吹起,樹木就會不斷顫動。甚至樹根也被撼動,每一片樹葉都顫動不已。就讓自己像一棵樹,一陣強風平地而起。性正是一陣強風—強大無比的能量自你身上吹過。

 

顫抖吧!震動吧!讓全身的每個細胞都舞蹈。心愛的人也同時在舞蹈,每個細胞都在震動。只有這一刻你們雙方接觸,這一刻你們的接觸不是出於理智。這是你們生命能量的接觸。

 

加入這場震顫,震顫時不可高高在上,不可以旁觀者自居,因為理智始終是旁觀者。不可置身局外!你是成為顫動的一份子;忘懷一切,與顫動合而為一。顫動的不是你的身體,而是你自己,整個的你。你變成了顫動本身。你們不再是兩個身體,兩種心靈。

 

開始的時候有兩股顫動的能量,結束時成為一個圓—不再分二。儘管在性行為中動作,盡情的運動,不要省略任何一步。完完全全什麼都不想。

 

只有在這一刻,你會發現自己與某人已經合而為一。這種合而為一可以從性伴侶擴散到整個宇宙之中。

 

你可以跟樹木、月亮、任何東西發生性行為。一旦你學會如何創造這個圓,你就能跟任何東西—甚至「空」—合力創造這個圓。

 

你可以在自己本身之內創造這個圓,因為男人既是男人也是女人,因為女人既是女人也是男人。你兩者兼備,因為你是男人與女人結合所生。

 

你是男人與女人共同的創作品,因為你是一半一半。你把所有的一切都忘記,圓就從你裡面創造出來。一旦圓從你裡面創造出來,你的內在會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只有在這樣一個圓創造之後,才能達到真正的禁欲。當這樣的一個圓在你裡面創造出來以後,你就自由了

 

經驗過一場譚崔式的性,你獲得提升,而不是墮落。你自覺充滿了能量,更多的生命力,更活躍,更滿心喜悅。它帶來的狂喜可持續數小時,甚至數日之久。看你進入多深而定。

 

一次譚崔式的性經驗可使感覺鬆弛好多天—輕快舒適,擺脫一切暴力、憤怒、沮喪。譚崔說,如果你在靜心中動作,性會完全消失無形;它可能全然消失無蹤。

 

全部的能量由位居較高處的中心吸收,而你的身體有很多個中心。性器官是最低的一個中心,人存在於較低的中心。越多居於較高處的中心。越多能量往高處移動,越多居於較高處的中心就開始興旺。

 

當同樣的能量湧到心裡,它就成為愛。當同樣的能量來到更高處,新的空間與新的經驗就開始發展。當同樣的能量到達最高點,你身體的頂點,它就來到了譚崔所謂的「天靈」。

 

性器官是最低的中心,天靈是最高的中心,性的能量在兩者之間運動,它從性中心釋放出來。當它從性中心釋放出來的時候,你成為繁殖其他人類的「因」。但是當相同的能量從天靈釋放出來的時候,它從頭頂進入宇宙,你為自己帶來了新生命。

 

這同樣是繁殖,但不是生物性的,它是一種精神的繁殖。你從中獲得再生。印度人把這種人稱為「重生者」(檀惠吉)。現在他已賦予自己新生命。

 

譚崔不是教你如何進行性行為。它只是告訴你,性可以成為幸福的來源。你一旦得知這種幸福,就能繼續向前探索,因為從此時開始你立足於現實之中。一個人不可能永遠停留在性之中,但你可以用性作為一個跳板。這正是譚崔的本意:你可以用性作為一個跳板。你一旦了解性的狂喜,你就會懂得神秘主義者談論的事—更大的高潮,宇宙的高潮。

 

討論譚崔的書很多,但它們所談的都是技巧。真正的譚崔跟技巧一點關係都沒有。真的譚崔不能形諸文字,你一定要攝取它。直到目前為止,全人類都對性懷有成見,如果我們不改變整個的心態,情況就不可能改變。

 

直到目前為止,心態一直是壓抑—放縱、放縱—壓抑,在兩者之間循環不已。我們必須在正中間停止。

 

你可曾試過使鐘擺在正中間停止擺動?

 

發生什麼事?

 

鐘停止了。時間停止了。

 

這就是我努力要做到的事。我不要你放縱,也不要你壓抑。我希望你剛好在中間平衡。只有在中間才有可能超越。沒有必要只把性當作生殖的手段。任何一種創造都會用到性。正因如此,偉大的詩人或偉大的畫家可能沒有那麼強烈的性衝動。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創造了更偉大的東西,他的需求已得到滿足。

 

佛陀不是畫家、不是音樂家、也不是詩人,但他也超越了性。他是怎麼辦到的?

 

最高的創造是自我的創造,最高的創造是內在創造完整的自覺,在內在創造一個整體,一個統一與和諧。這就是巔峰,喜瑪拉雅山的絕頂。佛陀就位於這絕頂;他創造了他自己。

 

性的三種基本元素使你進入幸福的一刻。

 

首先是永恆性:你完全超越了時間。不再有時間。你渾忘時間;時間對你而言不再存在。不是時間不再存在,而是它對你而言不再存在;你已跳出了時間。

 

其次,你在性當中會初次失去自我意識;你變得沒有自我意識;你不是你,別人也不是別人。你和心愛的人都在另外一種東西裡迷失了。

 

第三,你在性當中初次與自然合一。你成為自然的一部份—樹的一部份,動物的一部份,星宿的一部份—一個部份!你沉浸在一個更大的整體當中—宇宙、道。你甚至不能在其中游泳;辦不到。你只是漂浮—讓潮流帶著你。

 

就是這三種東西帶給你狂喜。性不過是這樣的事情自然發生的一種過程。一旦你得知這些元素,感覺到這些元素,你就能不經過性自行創造這些元素。

 

所有的靜心基本上都是不經過性而產生的性經驗。但你必須先經過性。它必須成為你的經驗的一部份:它不可以停留在感官、觀念或思考的層次上。

 

你的性能量是你靜心的營養料。在性的泥沼中將開出冥思的白蓮。絕對不要壓抑它。絕對不要跟它做對;相反的,以無比的清明與愛深入其中。

 

像一個探險者出發吧!探索性的每一個細微末節,你會驚訝、變得更充實、從中獲益匪淺。了解自己的性,有一天你會碰到自己的靈魂。然後你就自由了。

 

未來的性觀念將完全改變。它會更好玩、更快樂、更友善,更像一場遊戲而不像過去那樣是一本正經的「辦事」。

 

性只是開始,不是結束。

 

但如果你錯過開始,你一定也會錯過結束。

 

 

轉載:http//blog.yam.com/ss123123/article/699911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