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日如實觀察真相

 

大部分的人都發展出了一些智能—我們讀過許多書,心中充滿著別人的觀念、理論和想法,並且有能力瞭解事物之間的關係,將它們詮釋出來,但很少有人具備原創的想法。就因為我們一直在培養智能,所以才喪失了對事物的感受力。我們最高的智慧,亦即如實觀察真相的那份能力—不是提出一堆的理論、準則或意見,而是親自去發現真假—已經消失了。這似乎就是我們最大的困難:如何看見內心與外境裡的真相。

 

九月二日所有的思想都會分心

 

總是在競爭、想要變得更好的心,是沒有能力揭露真相的。只有全神貫注的心才能不斷地自我揭露—因為能不斷地揭露自己的真相,所以是富有創造性和解放能力的。

 

這樣的自我揭露可以使我們從貪得無厭之中解脫出來,進而擺脫掉複雜的智力活動。造成我們上癮的便是這些複雜的智力活動,其中充滿著好奇、揣測、膚淺的知識和閒言閒語,這些障礙會使我們的生命變得過度複雜。心智的上癮活動雖然能磨礪我們的頭腦,使它變成一個專注的工具,卻不能幫我們發展出見到真相的智慧。

 

若是無法瞭解思想和感受的整個過程,我們就很難讓分心的活動停止下來。不完整的思想和感覺雖然有好奇的傾向和形成概念的能力,卻會製造出幻覺和阻礙,使我們無法覺知到真相。因此它就是自己的敵人和造成分心的原因。既然心智會製造幻覺,我們就必須徹底瞭解它,才能從各種分心的活動中解脫出來。心智必須徹底安靜下來,因為所有的思想都會使我們分心。

 

九月三日理性與情感的結合

 

智能的訓練不會帶來智慧,只有在理智與情感達到和諧時,智慧才會產生。智能與智慧有很大的差別。智能是獨立於情感之外的一種活動。頭腦只要受到特定的訓練就可能變得十分聰明,但不一定有智慧,因為智慧是理智與情感的結合,這兩種能力在智慧中都能平衡地呈現出來。

 

現代教育一直在拓展人們的智能,它提供了越來越多的解釋和理論,卻無法帶來情感與理智的平衡。我們發展出了各種逃避衝突的世智辯聰,我們對科學家與哲人提供給我們的解釋已經心滿意足,我們的頭腦對這些東西已經很滿意了。但若想瞭解什麼是智慧,我們的理智和情感就必須在行動中完整結合。

 

九月四日理智會敗壞情感

 

我們有理智,我們也有純粹的情感—純粹的愛和豐富的情感。理智只會推理、算計、衡量和對照,它總是在問:「這值不值得?它能不能帶給我利益?」另外還有一種純粹的情感—對天空、對鄰居、對自己的妻小、對樹木的美、對整個世界的一種強烈的感受。當這兩者結為一體時,自我的活動就熄滅了。你瞭解我的意思嗎?只要純粹的情感被理智所敗壞,人就會變得平庸,而這正是大部分人的情況。我們不斷地算計,問自己值不值得,能得到什麼利益。我們不但對金錢抱持這樣的態度,對精神層面的事也是如此—這樣的修持方式到底能為我們帶來什麼好處?

 

九月五日理智無法解決我們的問題

 

大部分的人對這不可思議的宇宙都漠不關心:我們對風吹葉動視若無睹,我們看不到地上的小草,也不會去觸摸它們的質感。不要以為我是在濫情,我要強調的是,我們必須擁有深刻的感受力而不受制於各種流派的思想、檢驗和探討。

 

理智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理智也不能帶給我們真正的滋養,它或許能推理、探討、分析、作結論,等等,但它畢竟是有限的。我們的感受力卻沒有任何限制,它能夠使你從恐懼和焦慮中立刻解脫出來。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培養智力和辯證的能力,我們不斷地掙扎、探討,想要變成某種理想的狀態,卻忽略了眼前這個美妙的世界及豐盈的大地。這個屬於你我的大地,跟那些心智上的荒謬言論是截然不同的,它就是眼前活生生的事實。不幸的是,我們一直用瑣碎的思想和狹隘的地域觀念來劃分它。我們基於安全的理由,譬如想得到更好的工作或更多的機會,而將它劃分成了不同的區域。這便是世界各地都在玩弄的一場政治遊戲。因此我們已經忘了如何快樂地活在這塊大地上。

 

九月六日剎那的了悟

 

當心非常安靜的時候,即使是一剎那,都可能產生一些了悟。實驗一下你就會發現,當心非常安靜的時候,便可能在一瞬間產生不凡的洞見—洞察到一幅畫、你的妻小、你的鄰居或是眼前的真相—只有當心非常安靜時,這種情況才會出現。這種安靜的狀態是無法培養的,刻意靜心只會讓心變得僵固。

 

越是對某個東西感興趣,越會有意願去瞭解它,然後你的心就會變得單純、清明與自由。那時喋喋不休的念頭完全止息了下來。畢竟思想只是一些語言文字,而造成干擾的便是這些語言文字。面對眼前的挑戰所產生的反應就是我們所謂的思維作用,因此喋喋不休的心是無法瞭解真相的—關係中的真相,而非抽像的真理。

 

真相是非常隱微的,它會在黑夜裡悄悄地降臨。

 

九月七日理智會阻礙自發性

 

只有當你沒有自覺意識的時候才能認識自己。如果你的心不抱持任何想法,完全敞開,沒有準備要面對什麼,你就會不經意地看到自己的真相。那時你的心中沒有任何的防衛、算計、掌控、壓抑或想要改變的慾望。

 

如果你的心早已有了準備,那麼很顯然你是無法認識那未知的。如果你對自己說「我即上帝」或者「我只是一堆社會制約下的反應罷了」,你就無法領略那自發的未知了。

 

因此只有在理智不設防的時候,這種自發性才會出現。這件事只能在內心裡發生。這份自發性是新鮮的、未知的、不算計的、富有創造力的,而且必須得到你的關心,但是由理智所主導的意志卻必須停止運作。觀察自己的情緒你就會發現,喜悅或至樂的狀態往往是不能預謀的,它們會在出乎意料的情況下發生。

 

九月八日不留下經驗的殘渣

 

你所謂的思想是什麼?什麼時候你會產生思想?顯然思想只是一種神經系統或心理上的反應,對不對?當感官接觸到外境而生起立即反應時,就會產生思想,它也可能是從累積的記憶裡所產生的心理反應,包括種族、團體、家庭、傳統或上師所帶來的影響。因此思想的過程就是從記憶裡產生的反應,不是嗎?如果沒有任何記憶,就不會有思想活動了。面對某個經驗而產生的記憶反應會促使思維產生作用。

 

那麼記憶到底是什麼?觀察一下你自己的記憶,你會發現其中有兩種形式,一是累積技術性的信息,譬如數學、物理、工程方面的知識,另一種則是由未完成的經驗殘渣所累積成的。如果能徹底完成一個經驗,那個經驗就不會留下心理上的殘渣;如果無法徹底瞭解一個經驗,就會留下殘渣。我們總是透過以往的記憶來看待眼前的經驗,因此從未煥然一新地面對過嶄新的經驗。很顯然地,我們的反應永遠是受限的。

 

九月九日老舊的意識活動

 

仔細地觀察就會發現,念頭與念頭之間是有空當的而不是連貫的。雖然空當出現的時間極為短暫,意義卻非凡。

 

我們會發現思想永遠受制於過往的歷史,然後又會投射到未來;若是承認了過去,就必定會承認未來。但根本沒有所謂的過去和未來,而只有意識與無意識所組合成的一種狀態,其中包括了集體歷史和個人歷史。集體歷史和個人歷史面對當下這一刻的情境而產生了反應,於是就創造出了個人意識。因此意識永遠是老舊的,而它便是我們存在的整個背景。一旦承認了過去,勢必會承認未來,但未來只是修正後的過去延伸而成的,所以仍然是老舊的。我們的問題就在於如何為這個過程帶來轉化,而又不製造出另一種制約,另一個老舊的東西。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摘自:生命之書-365天的靜心冥想
作者:克裡希那穆提 
譯者:胡因夢
轉載:http://book.qq.com/s/book/0/24/24196/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