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日時間無法提供解答

 

所有的宗教傳統都主張解脫是需要時間的,這裡指的是心理上的時間感。因為天堂遙不可及,所以我們必須透過漸進的演化、壓抑、成長或認同某個更超然的對象來轉化自己。我們的問題就在於恐懼能不能立刻解脫,否則恐懼勢必會助長混亂。心理上的時間感確實會助長內在的混亂。

 

我所質疑的是整個進化的概念。我們的思想已經認同了某一種在時間之內的存在形式。我們目前的腦子是經過長期演化而成的,它很可能會進一步地演化和擴大。身為一個人,我已經在這個充滿各種理論和概念的世界裡活了四五十年,眼前的社會儘是貪婪、忌妒和競爭。我就是這些東西的一部分。

 

對一個身處痛苦的人而言,透過時間逐漸地進化是徒勞無益的事。我們已經不能再花兩百萬年的時間來逐漸成長,然而我們有可能立即解脫恐懼和心理上的時間感嗎?物質界的時間是必須存在的,你不能擺脫掉它,因此我們的問題是,心理上的時間感能不能為個人和社會帶來秩序?我們就是社會的一部分,我們跟社會是一體的,只要個人的內心有了秩序,社會自然有條不紊。

 

十月二日超越時間的境界

 

我們所謂的時間並不是外在的時間。外在的時間必須存在,你才能趕公交車、趕火車或是與人約會。但心理上的時間感或心理上的明天真的存在嗎?還是這種時間感是由思想捏造出來的?思想發現自己沒辦法立即改變,於是就發明了這種逐漸演進的觀念。

 

身為人類的一員,我很清楚地看見我必須為自己的生命帶來立即的變革,包括思想、感受和行為在內,但是我卻告訴自己說:「明天或一個月後我就會不一樣了。」這便是我們所說的心理上的時間感,亦即明天或未來。昨日的一切延續到今日,然後製造出了未來,這是顯而易見的事。一年前我有過一次經驗,它在我的內心留下了印記,於是我按照那個經驗和制約來詮釋當下所發生的事,便創造出了明天。我一直卡在這個惡性循環裡,而這就是我們所謂的生活,我們所謂的時間。

 

你即充滿著各種記憶、制約、希望、絕望和孤獨的妄念,這一切都涉及時間。若想瞭解那個超越時間的境界,就必須探索心智有沒有可能徹底擺脫經驗和時間感。

 

十月三日思想的本質

 

時間就是思想,思想即是創造出昨日、今日和明日的一種記憶的活動,然後我們又把思想當成追求成就的手段及生活的方式。時間對我們而言有著無比的重要性,我們一世接著一世地輪迴,只不過是把習性稍微修正一下,接著又轉到了下一世。

 

很顯然思想的本質就是時間,只要我們把時間變成一種演化的工具,心智就無法超越自己—只有超越時間的心智才能轉化自己。時間之中一定有恐懼,我指的是心理上的時間感一定會帶來恐懼,同時會製造挫折和矛盾,但是直接洞察到眼前的事實,卻不需要時間這個元素。

 

因此若想瞭解恐懼,就必須覺知到心理上的時間感—由思想捏造出的昨日、今日和明日,以及距離、空間和自我。恐懼是我們大部分人的真相,然而一個被恐懼纏身的人是永遠無法解脫的;如果不瞭解錯綜複雜的時間感,心就無法認清恐懼的整體。

 

十月四日時間製造出了思緒

 

時間意味著從眼前的真相演進到某種理想的狀態。我現在很恐懼,但是有一天我可以完全沒有恐懼,因此我們必須透過時間才能解脫恐懼—這是我們大部分人的想法。從眼前的真相演進到某種理想的狀態,必須涉及時間。我不喜歡有恐懼,所以我必須努力地瞭解它,分析它,找出它的原因,或者完全避開它。這一切都涉及努力,我們對努力已經習以為常,而我們所設定的「應該怎麼樣」也只是一種虛構出來的概念,它並不是我們眼前的事實。若想改變眼前的事實,必須去瞭解時間製造出來的思緒。

 

我們有沒有可能徹底擺脫恐懼,就在當下這一刻?如果我讓恐懼延續下去,勢必會不斷地製造混亂。我發現時間感便是製造混亂的元素而非解脫恐懼的手段,因此我們不能逐漸擺脫恐懼,也不能逐漸解除國家主義所帶來的毒害。如果你信奉國家主義而同時提倡兄弟愛,就會製造出戰爭、仇恨和痛苦,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界分。因此時間只會製造失序和混亂。

 

十月五日時間是一種毒素

 

你的浴室裡放著一個瓶子,上面寫著「有毒」,你知道這瓶東西有毒,就會小心翼翼地使用它。你會對它一直保持戒心,而不會說:「我該怎麼躲開這瓶東西?」你自然會對這瓶有毒的東西存著警戒之心。時間就是一個有毒的東西,它會製造混亂,如果你很清楚這個事實,自然會試著去發覺如何才能立刻從其中解脫出來。如果你仍然把時間當成一個解脫的工具,那麼你我就沒有交集了。

 

你知道嗎?也許還有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時間,到目前為止我們只知道有外在的時間和心理上的時間感。外在的時間嚴重地影響了我們的心境,而我們的心境也會影響物質。我們必須有外在的時間才能趕公交車或火車,但如果你全盤拒絕了心理上的時間感,就會碰到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時間,我很希望你能跟我一起進入這種新的時間中!這種時間是井然有序的。

 

十月六日剎那間出現的實相

 

實相或悟境會在剎那間出現,因為它不在時間的範疇之內,所以沒有延續性。你不妨親自去實證看看。悟境是瞬間發生的,它不是任何東西的延續。已知的一切根本無法帶給你這種了悟,只要你還在追求一種延續性—渴望關係、愛或祥和的境界能恆久不變—你就是在追求一種時間之內的東西,如此一來就無法體悟到超越時間的境界了。

 

十月七日徒勞無益的追尋

 

只要我們的想法中還有時間感,勢必會恐懼死亡。我竭盡所能地學習,仍然無法發現終極實相,在死亡之前我必須發現它;如果不能發現,來世也必須找到它。你看我們所有的思想都是奠基在時間之上的。我們的思想都是一些已知的事物,而已知便是時間的活動。我們想透過這樣的心智來發現那超越心智的不朽,這種追尋的方式顯然是徒勞無益的。哲人和理論家卻認為這是有意義的事。

 

如果我想立刻發現實相,那麼這個不斷在搜集、掙扎、想透過記憶讓自己延續下去的自我,就必須停止活動。人有沒有可能在活著的時候就讓記憶的活動停止下來—不是因為喪失記憶或得了健忘症?活在時間裡的心智有沒有可能在不強制的情況下停止經驗者與經驗的對立性?只要有一個觀察者、思想者、經驗者,勢必會恐懼自己不存在。

 

因此心智有沒有可能認清這一切?如果心智能覺知到意識的整個過程,看見時間和延續性的意義,知道透過時間不可能找到那時間之外的境界—如果它能覺知到這一切,便可能發現超越時間的創造泉源。

 

十月八日洞見就是解脫的行動

 

你看得見真相而我看不見,為什麼會如此?我認為這是因為你不透過時間來看事情。你是用整個生命在看,因此你不受制於時間;你可以立即看到眼前的真相,所以你的洞見就是一種解脫的行動。但是我看不見真相,因此我很想知道原因是什麼。什麼東西能立刻讓我看到完整的真相,使我立刻瞭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你立刻能看到生命的整個結構,其中的美、丑、痛苦、喜悅,以及各式各樣的感受—你看得到整個的結構,可是我辦不到。我只看得到其中的一部分。

 

一個能看見生命完整真相的人,很顯然已經超越了時間感。先生,請仔細地聽我說,因為這件事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這不是一個宗教或哲學議題,而是跟日常生活相關的事。如果我們能瞭解這件事,就能看透日常的例行公事,以及其中的乏味、痛苦、令人作嘔的焦慮與恐懼。因此不要立刻把它推開,然後說:「這跟我的日常生活有什麼關係?」你會發現你確實可以跟一個外科醫生一樣,立刻切掉痛苦的根由,所以我才想和你們探討這件事。

 

十月九日思想的臨界點

 

你有沒有突然洞察到某個現象,在產生洞見的那一刻,你所有的煩惱都不見了—我想你應該有過這樣的經驗吧?在你洞察到煩惱的那一刻,煩惱便止息了下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先生?

 

假設你的心中有一個問題,你左思右想,不斷地跟自己對談,並且竭盡所能地去瞭解它,最後你說:「我沒轍了。」那時沒有任何人能幫你解決這個問題,既無上師,也無書本,在沒有出口的情況下,你只好面對它。因為已經竭盡所能地去探索這個問題,所以你決定丟下它不管了。你的心不再擔憂,也不再說:「我必須找到一個答案。」於是你的心就安靜了,對不對?然後在安靜的狀態裡你突然有了答案。這樣的事經常在發生,沒有什麼了不得。許多偉大的數學家和科學家都有過這樣的經驗,一般人在日常生活裡也經常發生這樣的事。

 

但這件事有什麼意義呢?心智如果竭盡所能地思考,就會來到思想的臨界點,這時它就安靜了下來—不是因為它累了,也不是因為它想借由安靜來找到答案,而是它已經竭盡所能,因此自然而然地安靜了下來。這時會出現一種無揀擇的覺察,其中沒有任何要求,也沒有任何焦慮,這樣的狀態會產生洞見。只有洞見才能解決我們所有的煩惱。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摘自:生命之書-365天的靜心冥想
作者:克裡希那穆提 
譯者:胡因夢
轉載:http://book.qq.com/s/book/0/24/24196/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