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一日突破習性

 

人如何能瞭解習性的形成及突破,譬如抽煙這件事,不妨親自做個實驗,看看這個習慣要如何突破。只有當我想放棄抽煙這個習慣時,它才會變成一個問題;只要我對這個習慣仍然有滿足感,就不會變成一個問題。只有當我想對治它的時候才會變成一種困擾。我想停止抽煙,我想去掉這個習慣,因此我的對治方式就是排斥它和譴責它。因為我不想再抽煙了,而我採取的方式就是壓抑它、譴責它或找到一個可以咀嚼的東西來代替它。但是我能不能不帶著譴責或壓抑來看這個問題?我能不能觀察自己抽煙的習慣而不帶著任何排斥的感覺?對一個東西既不排斥也不接納,是很困難的事。因為我們的傳統和整個背景都在驅動我們去排斥或合理化某個東西,所以很難保持單純的好奇。我們的心無法被動地觀察,它永遠想對治問題。

 

十一月二日在一天中過完四季

 

不斷地更新和重生是非常重要的事。如果當下必須承擔過往的經驗,就不可能更新。更新跟生死無關,它是超越兩極的;只有從累積的記憶裡解脫出來才能重生,而又不留下對當下的記憶。

 

心若想瞭解當下的真相,就不能比較或譴責;想要改變或譴責當下的真相而不試圖去理解,就會使問題延續到未來。只有透過當下這面鏡子去反映過去的記憶,又沒有任何曲解,才會帶來真正的更新。

 

如果你充分而徹底地完成了一個經驗,還會發現任何殘留的痕跡嗎?只有當經驗尚未徹底完成時,才會留下痕跡,令自我認同的記憶延續下去。我們把當下視為通往某個結果的工具,於是當下就失去了它的意義。當下即永恆,但是一個被虛構出來的心智,如何能瞭解那個超越價值及虛構的永恆呢?

 

當某個經驗出現時,你要徹底而深刻地去完成它;你要思考它,深入地感覺它,覺知其中的苦樂,以及你對它的批判和認同。只有當經驗徹底完成了,心智才能更新。我們必須在一天中過完四季:你要敏銳地去覺知,去經驗,去瞭解,從每一天的因緣聚合中解脫出來。

 

十一月三日不具名的創造性

 

我們都想變成著名的作家、詩人、畫家、政治家、歌唱家等,可是為什麼?因為我們對自己眼前所做的事都不喜歡。如果你真的愛唱歌、畫畫、寫詩,你就不會去考慮出不出名的問題。想要出名是俗氣、愚蠢而不足取的念頭,它沒有任何意義;就因為我們不喜歡自己所做的事,才會渴望名聲所帶來的滿足。我們目前的教育所以會如此腐敗,就是因為它只教導我們如何功成名就,而沒有教我們如何去愛我們的工作,因此結果就變得比工作本身還重要了。

 

你知道,收斂你的光芒,讓自己變成一個無名氏,愛你所做的事而不炫耀,是非常美好的事。匿名行善也是美好的事。你不會因此而成名,你的照片不會出現在報紙上,政客也不會來造訪你。你只是一個具有創造力的無名氏,這種創造性才是豐富而美好的。

 

十一月四日技術不等於創造性

 

不要把創造性和技術視為等同。你彈鋼琴的技術也許已經臻於完美,可是不一定有創造性;你的鋼琴技術也許非常傑出,但並不一定能成為真正的音樂家。你也許很能掌握色彩,並且知道怎麼把顏料巧妙地塗在畫布上,但不一定是真正具有創意的畫家。你或許可以從大理石中雕出人像來,因為你已經學會了其中的技術,但不一定能成為真正的大師。創造性才是最重要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如此不幸的原因。

 

我們都有一些技術—如何造房子、造橋、組裝馬達,或是透過某個體系來教育我們孩子—這些技術我們都學會了,但是我們的心和腦卻是空乏的。我們是第一流的機器,我們知道如何完美地操作這具機器,卻不知道如何去愛一個生命。你可能是一個訓練有素的工程師或鋼琴師,你可能善於用英文或其他文字來寫作,但是你的技術之中並沒有創造性。如果你有某些話想說,自然會創造出自己的風格;如果你根本沒有想法,那麼即使有美妙的風格,寫出來的東西仍然是老調重彈。

 

因此,心中沒有了歌,才會去追隨歌者。我們從歌者那裡學到了歌唱的技術,但歌卻不見了;我認為歌才是最重要的,享受唱歌才是真正有意義的事。有了喜悅,技術就可以慢慢地發展出來;你會發明自己的技術,因此不必去學習發聲法或任何一種風格。有了喜悅,你自然懂得如何去看。能夠看得到美,就是一種藝術。

 

十一月五日知道何時不該合作

 

除非人能瞭解心智運作的模式,否則那些改革者—包括政治、社會或宗教—只會為人類帶來痛苦。在瞭解心智運作的過程中,自然會產生根本的內在革命,從這種內在革命裡就會生起真正的合作行動,但不是跟某個榜樣、權威或聲稱自己已經「知道」的人合作。因為你的內心已經產生了突變,所以自然懂得如何合作,同時也知道何時不該合作。後者可能更重要一些。現在任何一個提供改革方案的人都能贏得我們的合作,這樣只會助長衝突和不幸,但如果我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合作—因為瞭解心智運作的整個過程而從自我中解脫出來—就可能創造出一個文明,一個不再有貪婪、羨慕和較量之心的新世界。這不是一種烏托邦的理論,而是當人類的心智能夠不斷地探索和追求真相時,恩寵自然會降臨世間。

 

十一月六日人為什麼會犯罪

 

人要不是在社會模式裡反叛,就是在社會範圍之外帶來徹底的革命。社會之外的徹底革命便是我所謂的心靈革命。凡是心靈之外的革命都仍然在社會的範圍裡,因此根本不是真正的革命,而只是把老舊的模式稍微修正一下罷了。我認為現在世界各地發生的現象,只是在社會之內的反叛,而這種反叛經常以犯罪的模式呈現出來。只要我們的教育仍然在訓練年輕人適應社會—謀職、賺錢、貪得無厭、擁有更多的財物、向社會妥協—這種反叛的現象一定會發生。

 

我們所謂的教育就是在做這些事—教導年輕人如何妥協,包括宗教上、道德上、經濟上的妥協,很顯然他們的反叛並不具有任何意義,雖然他們一直受到壓抑、改造或控制。這樣的反叛仍然局限在社會的框架裡面,因此並沒有什麼創造性。但是借由正確的教育也許可以帶來截然不同的理解,幫助我們從所有的制約中解脫出來—鼓勵年輕人去覺察心智所受到的局限。

 

十一月七日人生的目的

 

有許多人都會告訴你人生的目的是什麼,他們會拿經典裡的話來指導你,聰明的人甚至會發明新的人生目的,譬如政治團體有他們的人生目的,宗教組織也有他們的人生目的,云云。但是當你自己處在困惑的狀態時,你的人生目的又是什麼?當我在困惑時,我會問:你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因為我希望借由這份困惑來找到答案,但是一個充滿困惑的人如何能找到答案,你瞭解嗎?如果我有困惑,我得到的答案一定是不清楚的。如果我的心智有困擾,它不是美好而安詳的,那麼我的答案勢必是透過困惑、焦慮和恐懼的屏障而產生的,答案一定會被扭曲。

 

因此重點不是在問:「人生的目的是什麼?」而是要釐清內心的困惑,這就像是一個盲人在問:「什麼是光明?」如果我告訴他光明是什麼,他一定會根據自己的眼盲經驗來聆聽這個答案;如果他能夠見到光,就不會問什麼是光明了。同樣地,如果你能釐清內心的困惑,自然會明白人生的目的是什麼,你不需要再問什麼,也不需要再尋找它,只要從造成困惑的原因中解脫出來就對了。

 

十一月八日做個無名氏

 

我們有沒有可能毫無野心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只是單純地做自己?如果你能開始瞭解自己的真相而不企圖改變它,你的狀態就會得到轉化。我認為人可以大隱於世,完全不為人所知,也沒有任何野心或殘忍的傾向。在毫無重要性的情況之下,還是可以快樂地活著,這也是正確教育的一部分。

 

整個世界都崇尚成就,你一定聽過某個貧窮的孩子如何熬夜苦讀,最後變成一名法官,或者一個人如何從賣報紙起家,最後變成了百萬富翁。你從小就是被這種對成就的崇拜餵養大的,但是偉大的成就也會帶來巨大的傷痛。然而大部分的人都耽溺在成就欲裡面,因此成就的重要性才會超過對痛苦的瞭解與消融。

 

十一月九日只有一小時可活

 

如果只有一小時可活,你會做什麼?你會不會安排好外在所有的事宜,譬如你的遺囑?你會不會把家人和朋友都找來,請求他們寬恕你在他們身上所造成的傷害,同時也原諒他們在你身上所造成的傷害?你會不會徹底止息所有的心念活動以及對這個世界的慾望?如果這些事可以在一小時內完成,那麼你的餘生也應該可以辦到這些事。試試看你就明白了。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摘自:生命之書-365天的靜心冥想
作者:克裡希那穆提 
譯者:胡因夢
轉載:http://book.qq.com/s/book/0/24/24196/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