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照顧一個事業,持續、承諾和責任是必須的,但是這些跟內心所渴望的活在當下、自由和自發性是十分相反的,請你告訴我們關於這兩種品質能夠和平相容的方式,如果有這種方式的話。

 

如果你想要同時騎兩匹馬,那將會是一件很困難的工作,你必須瞭解一件事:如果你渴望自由、自發性和活在當下,你就必須不像在做生意,你可以繼續那個生意,但是你必須改變你做生意的態度和方法,你無法妥協這兩者,你無法綜合這兩者,你必須犧牲其中的一個來照顧另外一個。

 

我想起我的祖父,我父親和我叔叔不希望他老人家在店裡,他們會告訴他說:"你可以去休息,或者是去散步。"但是有一些顧客一定要找他,他們會說:"當他回來的時候我們再來找他。"

 

問題在於他不是一個生意人。他會很直截了當地說:"我們進貨的成本是十塊錢,我只賺你百分之十,換句話說,我必須賣你十一塊,你難道連給百分之十的利潤都覺得遲疑嗎?那麼我們要怎麼生活?"人們就會立刻跟他成交,但是就我父親和我叔叔的眼光看來,這是一項損失,因為他們會從二十塊錢開始叫價,然後一陣討價還價,如果客戶能夠還到十五塊的價錢,他會覺得很高興說他省了五塊,但是事實上他多付了四塊,所以很自然地,他們會把我祖父趕走:"走開,去河裡好好洗一個澡,或是去公園休息,你已經老了,不需要再看店。"

 

但是他會說:有一些顧客認識我,也認識你們,他們知道我不是生意人,而你們是生意人,我告訴我的顧客說,如果你們來剛好我不在,那麼就等一等,我很快就會回來。我告訴那些顧客說:記住一件事:不管是西瓜掉在刀子上或是刀子掉在西瓜上,永遠都是西瓜被切開,而不是刀子被分開,所以要小心生意人。

 

他有他自己的顧客,他們來的時候甚至都不提他們要幹什麼,他們就坐在那裡,他們會說:等他老人家回來再說。

 

生意也可以用真誠和真實來做,不一定要狡猾、剝削、或欺騙,所以不要要求要把"持續、承諾和責任"與"內心所渴望的活在當下、自由和自發性"合併在一起。

 

聽命於你的心,因為到了最後還是要由心來決定你本性的表現、你意識的成長,以及最後的超越-那個超越死-還可以引導著你和你的覺知。其他任何事都是世俗的。

 

你的承諾是什麼?一個具有瞭解的人會避開愚蠢的承諾。你的持續是什麼?因為你父親和你的祖先一直都在經管那個生意,所以你也必須以他們的方式來做它嗎?你在此只是為了要重複過去嗎?

 

你難道沒有勇氣帶進新的東西,而拋棄過去舊有的和陳腐的東西嗎?你難道沒有勇氣將新鮮的微風帶進你的生活,以及帶進在某方面跟你有關的人的生活嗎?你的持續是什麼?那是沒有問題的…事實上,每一個片刻你都必須不連續,不僅是跟別人-你的父親或你的祖先-不連續,還要跟你自己的過去不連續。一個片刻過去就過去了,你沒有任何義務要去繼續,或是要去攜帶那個已經死掉的片刻的屍體。(每一刻都是全新的開始)

 

承諾永遠都是由無意識產生出來的。比方說,你愛上一個女人,你想要她跟你結婚,但是她要求承諾,而你是那麼地無意識,所以你很容易就對未來承諾,但未來並不是你所能掌握的。你怎麼能夠說任何關於明天的事?明天並不是你所擁有的東西,你或許會在這裡,也或許不在這裡,誰知道明天會怎樣?

 

那個突然佔有你的愛或許會消失,然而幾乎每一個男人都會把自己承諾給他的女人:我將會一生都愛你。女人也會承諾她自己:我將不只愛你這一生,我將會對神祈禱,在每一世我都會找到你當我的丈夫。但是沒有人覺知到,甚至連一個片刻的未來都不在你的掌握之中,所有的承諾都將會產生麻煩。明天你的愛或許會消失,就好像它突然出現一樣,它也會突然消失,它是一個發生,它不是你主動的行為,它不是你的作為,明天,當那個愛消失,而你發現你的心完全乾掉了,你要怎麼辦?

 

責任…你一直被責任的概念所重壓-你對你的父母有責任,你對你太太或你先生有責任,你對你的小孩有責任,你對你的鄰居有責任,你對社會有責任,你對國家有責任,似乎你在這裡就要對每一個人負責任-除了你自己之外。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

 

有一個女人在教她的小孩:"我們的宗教最基本的一件事就是要服務別人。"那個小男孩說:"我瞭解,但是有一件事我無法瞭解:別人要做什麼?"

 

那個母親說:"當然,他們也會服務別人。"那個小男孩說:"這就奇怪了,如果每一個人都在服務別人,為什麼我不服務我自己,你也服務你自己?為什麼要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而使它成為一個負擔-我必須服務別人,而等他們來服務我?"

 

在他的天真當中,那個小孩是在說一個真理,那是所有的宗教都忘掉的。事實上,在宗教、政客、老師、父母和所謂行善的人手中,責任的意義已經變質了,他們改變了責任的意義,他們已經把它看成是義務:那是你的義務。我要你們知道,那種義務是一句髒話。

 

你永遠不要因為那種義務而做任何事。要不然就是你因為愛而做某些事,要不然你就不要去做它。使你的生活成為一個愛的生活,如果因為愛而你有所反應,那個我稱之為責任(responsibility)。將這個字分成兩個部分:反應-能力(response-ability),不要使它成為一個字。將這兩個字連在一起已經在世界上製造出很多混亂,它並不是責任,而是"反應-能力"。愛能夠反應,世界上沒有其他力量能夠反應。如果你愛,你一定會反應,沒有負擔,責任是一個負擔。

 

有一個住在非洲的印度教聖人,他來到印度的喜馬拉雅山朝聖,他尤其希望拜訪印度巴德裡那斯和卡德那斯的聖廟,那些是最難到達的地方,在那個時候,要去那些地方的確非常困難,有很多人一去不回--道路非常狹窄,而且道路的旁邊是一萬英尺的深谷,終年積雪,只要腳稍微滑一跤,你就完了,現在情況比較好了,但是我所說的那個時候,它的確非常困難。那個印度教的門徒嘗試了,他帶很少的行李,因為要帶很多行李在那些高山上行動非常困難,那裡空氣非常稀薄,呼吸很困難。

 

就在他上方,他看到一個女孩,年紀不超過十歲,她背著一個很胖的小孩,她一直在流汗,而且喘氣喘得很厲害,當那個門徒經過她的身邊,他說:"我的女兒,你一定很疲倦,你背得那麼重。"

 

那個女孩生氣地說:"你所攜帶的是一個重量,但是我所攜帶的並不是一個重量,他是我弟弟。"我在讀那個人的自傳,他記得那一次的遭遇,他感到很震驚,那是對的,這之間有一個差別,在磅稱上當然是沒有差別,不管你背的是你弟弟或是一個背包,磅稱上將會顯示出實際的重量,但是就心而言,心並不是磅稱,那個女孩是對的,她說:"你所攜帶的是一個重量,我可不是,這是我弟弟,而我愛他。"

 

愛可以化解重量,愛可以消除重擔,來自愛的任何反應都很美,沒有愛的責任是醜的,那只是表示你具有一個奴隸的頭腦。

 

就我而言,如果你真的渴望自由、自發性和活在當下,那麼就沒有要去綜合的問題,你將會改變你對生意的整個做法,你的生意將會變成你的靜心、你的真誠和你的真理,它將會停止成為一種剝削。你的持續會消失,你會將一個新的情況帶入存在。承諾是完全荒謬的,你無法承諾你自己,因為時間並不是你能夠掌握的,生命並不是你能夠掌握的,愛也不是你能夠掌握的。你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來承諾你自己?

 

為什麼要用承諾來封閉你的生命?為什麼不敞開它來接受各種驚喜?為什麼不敞開它來冒險?為什麼要封閉在一個墳墓裡?這樣的話,你將會受苦,因為你會開始想:"我已經答應了,我已經承諾了,現在不管我想不想履行那個承諾,那並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我的信譽。我會假裝,但是我無法接受我以前承諾時的愚蠢。"

 

問題不在於去綜合不真實的和真實的,或是去綜合真實的和虛假的,你必須拋棄那虛假的,你必須聽命於你的心,而且跟著它走,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那個代價永遠都是便宜的。任何你必須失去的,你就讓它失去,但是如果你聽命於你的心,你將會是最終的勝利者,那個勝利是你的,但是如果你想要欺騙別人和欺騙你自己,那就另當別論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1fdpm.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