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往往習慣於日復一日、按部就班地活著。一切都好,無災無難的,還算滿意吧。生活本來就是這樣的,我們如此認為。有那麼一天,四平八穩的生活出現變數,比如疾病,伴侶提出離婚,失業或者其他影響深重的事,忽然間,一切不再是那麼理所當然,心中也不再那麼安穩。我們不得不去面對這一切。


我們對此的第一反應往往是恐懼或憤怒。我們想回到從前,回到自己業已習慣的模式。然而,危機的出現並不是偶然的,我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有原因的。或許舊有生活模式已是一種"停滯",存在著等待我們去啟動的潛能。


當然,並不見得必有"大事"發生,我們才會做出改變。有時我們會於內在感到,是時候體驗新事物,踏上新徵程或迎接新挑戰了。亦或,我們只是感到空虛,感覺內在的某些面向尚不充實。這種情況下,我們也同樣站在十字路口上。


站在十字路口的另一個原因是,新能量想要誕生於這個世界。十字路口的力量是新生事物的力量,未來的力量。


因著外在事件—有時甚至可能是頗為激烈的外在事件—而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同時,我們於內在也站在十字路口上。就是說,我們面臨著選擇,是依然將自己看作是受害者,緊抓舊有模式不放,還是將此類外在事件看作是成長的契機,接受"新能量新事物想要在我們之內誕生"這一事實。


繼續留在恐懼中的話,我們往往會從外在權威那裡尋求解決方法。這種現象在世界上並不鮮見。這正是舊有體系—比如傳統宗教信仰—的運作方式,它們運用恐懼來維持地位。


此外,危機來臨之際,我們也常常想要在某個"強大的人"那裡尋求幫助。不改變這種態度的話,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我們會不知不覺地踏上歧路。


接下來,本文首先將討論影響到我們每個人的,人類整體所面臨的十字路口(譯註:這一部分主要聚焦於西方發展史,因此僅摘譯其中的一部分文字)。然後則是個人層面,亦即對於站在十字路口的我們,起作用的都有哪些個人性能量。最後所討論的是,站在十字路口時,該如何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人類整體所面對的十字路口


人類整體正處在十字路口上。我們必須做出選擇:與大自然、地球及宇宙合作,和諧共處,還是繼續緊抓一種破壞性的男性能量不放。後者可能會導致各種災難,而災難將迫使我們改變存在與生活的方式。


(譯註:下面開始聚焦於西方歷史,包括宗教史,暫不翻譯。)



無愛的能量無法為這個世界所面對的問題提供解決方法。為此,我們需要更為純粹的靈性能量,它助我們與女性能量重建連結。當前,人類整體正站在十字路口上:墜回舊有的較低的男性能量,任其提供聽起來相當不錯其實卻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解決方法",還是選擇新能量,亦即更高男性能量與女性能量共舞所產生的創造力。作為單獨的個體,我們在人生中所面對的十字路口也往往具有相似的性質。


個人性十字路口


人類整體所面對的十字路口也反映在我們每個人所面對的十字路口上。


人類意識中深藏著一種機制,就是說,一旦心生恐懼,便會從較低頻的男性能量那裡尋求支持。而這從來都不是無償的,而是以個人自由、個人綻放,甚至人性—這是最糟糕的情況—為代價。選擇較低頻的男性能量,這其實也意味著對女性能量的拒絕。


一生中,我們一直都在面對著選擇:是繼續延續還是放下舊有模式。因著恐懼或憤怒而選擇舊有模式的話,我們在成長之路上會停滯不前。我們縮回靈魂想要衝破的繭。幼蟲有時害怕破繭成蝶。


舊有模式總與較低頻的男性能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這種能量想要對他人施展權威,不肯賦予人們思想與運作上的自由。此能量總想讓人們相信,自己離開它就不能活。以前的教會便是如此。那時,自孩提時代起,人們便被灌輸了恐懼,以及各種思想與信念,以從心理層面上抹殺人們脫離教會的可能性。教會本身與靈性並無甚關聯,它只是一個組織結構,以保障自己以及建基於恐懼的體系的存在。


從更深的層面來講,作為人類的一員,你面前的每一個十字路口都是一個選擇:是選擇基於恐懼與權力的舊有架構,還是選擇靈性。


選擇靈性即是選擇屬於自己的獨特之路,意識成長之路。這是光之路—你的內在之光,也是人類集體從黑暗走向光明,從恐懼走向愛的路。


十字路口形形色色。比如,面對疾病或者讓你實在不知如何是好的子女,你會怎麼辦?辭職或離婚?總之,無論於外在是何種情形,這其實都是一種內在危機。你不得不去面對,苦思冥想,甚至輾轉反側,夜不成寐。


對於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人而言,起作用的有如下幾個因素。


一 舊有模式


放下舊有模式並非易事,因為它往往已被深度內化,獲得認同。若你堅信自己就是某種人,便很難去改變。舉例而言,作為女性,你為自己設定了某一角色或形象,且認為這"本就如此"。只是,你心目中的這一女性形象其實源自於社會、父母等的教育與熏陶。認同於此角色或形象的後果可能是,壓抑自己的內在男性、內在小孩或內在的睿智老者等等。就是說,你戴著一副"自己(該)扮演什麼角色"的眼鏡,並透過這副眼鏡看世界。你可能會認為男人與孩子是完全不同於自己的存在。對你來說,摘下這幅眼鏡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你認為自己就是這副眼鏡。


二 恐懼


恐懼,有時我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它的存在。當我們即將採取會帶來嚴重後果的行動時,心中常常會升起充滿恐懼的預感,這是對我們的提醒或警告。然而,恐懼往往是不合格的參謀,它背後是想要掌控與壓制,阻礙個人成長與綻放的舊能量:若你的思想與行為不符合我們的意願,你就是不對的,遲早會出問題。千百年來,人們一直被灌輸著這種思想。


人類社會中,靈魂的受歡迎程度並不高。恐懼是被用來阻礙靈魂綻放的工具。我們所有人都被灌輸了形形色色的恐懼。父母往往是我們將恐懼內化的渠道。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下)

 

 

 


傳訊:Gerrit Gielen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2yk6d.html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